第30章 东君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965字
  • 2021-03-09 12:25:22

剑势浩浩荡荡,犹如天崩,诸子百家之中,除了阴阳家与道家天宗,什么时候出现了,如此恐怖之人!

难道今日我南公,要命丧于这山谷之中?

计余没有因为他是个老者,就心生怜悯,杀人者,人恒杀之,既然做出了选择,就必定要承担其后果。

计余悬立在半空,天空中无数漆黑的剑雨,随着他的一呼一吸,无规则的上下浮动。

“迎接死亡的报复吧!”

计余话音刚落,体内的精,气,神,猛然全部爆发,剑气在其引导下,汇聚成了一条黑色怒龙,巨大的龙口朝下,要将老头完全吞没于口中。

“唳!”

这时,突然一声尖锐的鸣叫,在计余耳边响起。

看着忽然出现在空中,只有三只爪子的怪鸟,计余皱起了眉头。

“三足金乌?”

不过随后,计余便察觉,这类似三足金乌的怪鸟,只是用真气幻化而成的,构成的基本元素也是阴阳五行。

计余也反应过来了,这似乎是,来了一个帮手。

计余看着,挡在剑气洪流前的三足金乌,开口道:“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三足金乌与之接触的一瞬间,立马化为了乌有,变成了点点荧光,消散于空气中,黑龙其势不减,带着灭杀一切生机的恐怖威势,直冲下来。

“轰隆!”

一声巨响从地面传来,泥土翻滚,漫天浓厚的烟尘久久不散。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地面上,一个直径十余米的巨大坑洞,呈现了出来。

计余这才从空中慢慢落下,站在了坑洞的边缘之处,向下望去,洞内深有三十尺。

计余一脚踏出,下落到坑底,里面生机全无,只有点点斑斑的血迹,散落在坑底四周。

“逃走了吗?

还真是命大,阴阳家的人,我们一定有再见面的机会!”

忽然一股淡淡的幽香,飘入到了计余的鼻尖,久久不散。

“女人吗?”

………

距离计余,只有两里之外的树林中,逃出生天的楚南公,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尽是狼狈之像。

他的整个左手臂齐根而断,虽然被他封住了穴道,但还是有鲜血,从被剑气斩断的位置缓缓流出。

“东皇阁下要见你,时间不多了,尽快出发吧,要是那人追上了,后果你应该很清楚。”

这声音冷若冰霜,芝兰其馨,清冷而平淡。

听到声音后,楚南公站起身抬头,看见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位女子,看清容貌后,忍着剧痛道:“南公,多谢东君出手相救。”

暗蓝金色的霓裳长裙,绣满了璨金色的纹路,洁白如玉的双肩裸露在外,高挺的双峰藏匿其中,长发低束,一根与三足金乌形象相似的发簪,别入其中,另缀暗蓝色宝石首饰。

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一双眼眸滢滢如水,璨若晨星,皎洁饱满的容颜,此时却有些惨白。

此人正是阴阳家,两大护法之一的东君。

东君的语气有些冰冷孤傲:“要感谢的话,就当面向东皇阁下说吧,是他让我来的。”

她的心里此时非常的郁闷不快,如果刚刚她在稍慢一下,估计她也会和这个老头一样的下场!

为了救这个老头,她现在体内的真气寥寥无几,与之相比的是,那人的剑气入体,这才是很严重的事情!

越想越气,越想越气!

冰染的容颜如无霜花盛开,目光幽幽转寒,眼眸中蕴含着寒霜。

“哼!”

好在她已经看清楚了,那人的全部面貌,下次在见到他,一定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东君的这一声冷哼。

让楚南公也是感到莫名其妙,不过自己之所以能够存活,全是靠东君搭救,更何况他此时,也只剩右臂,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默默的不做声。

………

计余从坑洞下面上来之后,并没有跟着追过去,第一次动用如此威势的剑招,他并没有感到很轻松,反而有了一丝乏力。

刚才那个三足怪鸟,只是徒有其表,没有丝毫的杀伤力,触之即散,只是为了逃离,而施展出来拖延时间用的,如果现在贸然的追过去,危险倒不至于,就恐怕会陷入接连不断的麻烦之中。

自己的经验还是有些不足,如果不是自己多此一举,将所有剑气凝聚于一点,要不然仅凭借着,调动天地之势,汇聚成漫天飞舞的剑雨,就可以将其绞杀殆尽。

计余也没有过于后悔,毕竟现在任务要紧,根据自己查阅的大量古籍资料,阴阳家的地址,似乎是在秦国境内,等自己回来在慢慢查找吧。

由于之前,想要引出跟在自己背后的人,计余所有走的路,都是一些隐秘偏僻的小道,所以就导致了计余,费了好大一阵功夫,才重新回到了大路上。

这次计余的行程路线,和上次的有一些不一样,先路过韩国的新郑,在往东走,到达魏国的大梁之后,还要再往东走,才能到达信陵,路途比较遥远,骑快马也要大概一周的时间。

到达新郑之后,繁华热闹景象,没有丝毫的改变,不知道怎么回事,他鬼使神差的,又来到了紫兰轩门前。

计余牵着马绳,从玉砌雕阑的紫兰轩经过时,抬头一看,阁楼上面的窗台前,一个熟悉的面容,映入计余眼中。

那人心生感应,与计余四目相对,对视的那一刹那,计余能够清楚的看到,那人的瞳孔猛然收缩,身体紧绷,同时表情充满了惊讶和不可置信!

只是对视一眼,计余便转过头,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玄翦的任务似乎是失败了。”

………

(注:战国时期,韩国的都城新郑,在现代就是河南的郑州,而魏国的都城大梁,则是如今的开封府,信陵属于商丘的下属县城宁陵,作者君就是商丘的~~~٩(๑^o^๑)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