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初次见面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18字
  • 2020-04-03 21:12:10

“没有人,能够在六剑奴的围杀下,活下来!”

在得到掩日的肯定后,吕不韦的面部,很明显从容了许多。

他必须为这把剑,打造一个剑鞘,太过锋利的话,反而会有,反噬主人的危险!

“一个人倘若没有畏惧之心,就会没有底线,漠视规则,他便不会懂得如何约束自己的行为。

肆意遵循自己一时的喜恶,嚣张至为所欲为。

罗网之所以,能够屹立在乱世,对外靠的是,残酷血腥的杀戮,对内则是互相之间的制衡,如果没有制衡,而这张大网,就会从内部分崩离析,从而走向毁灭!”

吕不韦像是在对自己说,又好像是说给身前掩日。

掩日有些沉默,随后向吕不韦,说起了这次的任务:“根据魏国传来的消息,魏庸这次已经全权掌握了,魏武卒所有的兵权,不过………。”

吕不韦闻言顿时大喜,后面掩日所说的话,也被他强行打断终止。

“哈哈哈!我看这次,军中的那几个老匹夫,谁还敢对我阳奉阴违!”

吕不韦看着掩日,似乎有话没有说完,脸上的喜悦之情,逐渐平复下来。

“你还有话要说?”

掩日心中也是泛起了苦涩,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魏庸如此不堪大用,但转念一想,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玄翦。

原来当初在魏家庄的时候,盖聂卫庄二人,被玄翦逼入绝境,他们两人合力,靠着施展合纵连横,才差点险些将玄翦斩杀。

所以玄翦并没有完成,罗网赋予他的任务。

造成的结果就是,鬼谷纵横二人,在了解事情的真相后,直接去了魏国,向被称为战国四公子的信陵君魏无忌,告发了魏庸这个卑劣臣子的行径。

其结果不言而喻!

魏庸直接,被信陵君魏无忌罢免,收走了魏武卒的所有兵权。

盖聂原本是不想去魏国的,但从师傅鬼谷子哪里,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他和卫庄,就一同前去了魏国。

魏庸如此卑劣之人,放任不管的话,也许会造成,更大的混乱!

“大人,魏庸与罗网之间的合作,被魏无忌知道了。

他与魏王,乃是同父异母的关系,手中的权利仅次于魏王,他直接从魏庸手里,接管了魏武卒!”

吕不韦的面容,青一阵白一阵,他阴沉着脸,目光却反而平和。

“也许是我太过仁慈,想用一些简单的谋略,来达成一些目的,看来实事,并非如我所想的一样。

他们似乎忘记,被罗网所支配的恐惧了,或许过于的退让,带来的只有得寸进尺。

掩日,我要让天下人明白,就算是信陵君魏无忌,挡在罗网面前,也只有死亡才是结局!”

在此之前,罗网对于其余六国的权臣贵族,执行的是拉拢分化的策略,找其弱点,为我所用。

之所以这样做,罗网内部也是怕,大规模的暗杀行刺,会刺痛他们那脆弱神经,从而会给秦国带来诸多不利,这其中比较严重的就是,六国联合起来,共同伐兵函谷关。

这一次,吕不韦下达的命令,掩日知道,罗网必须执行,毕竟他才是真正的掌权者。

“大人要派谁过去?”掩日问吕不韦。

“让十三过去,我不想在听到,有什么意外发生!”

吕不韦之所以,这样子下决断,主要是因为,这信陵君不简单!

魏无忌在七国威名远扬,最高峰时,门下曾有三千食客!

想要刺杀此等人物,务必需要出动天字一等。

也许是因为计余的原因,六剑奴开始集体行动,在暗中保护吕不韦,不可能离开咸阳。

掩日任务繁多,惊鲵被十三斩杀,玄翦重伤未愈,合适的只有一个人。

掩日暗自点头,他也觉得这样安排,最为正确。

吕不韦:“有句话说的好,山不向我走来,我便向它走去,罗网是时候,该做出改变了!”

………

从魏家庄回来,已有好多日,计余他并不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事情,当然他也不会在意。

他现在有一件事情,需要去做,比如见一见秦王嬴政。

计余走向窗外,直视着深蓝色的万里长空,没有一丝云彩,太阳高高地挂在中天,耀眼的光芒,刺得计余不由得眯起了双眼。

看来,他必须等到晚上了。

夜幕时分。

咸阳皇宫内,正在休息的嬴政感觉异样,忽然睁开了双眼,却发现自己的床榻边,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影!

“什么人!”

嬴政猛然起身,开口问道。

“罗网天字一等,十三。”

嬴政此时又惊又怒:“你要来杀我?吕不韦要杀我!”

计余知道,此时在不表明身份的话,就不会在有更好的时机了。

计余双手一诺:“秦王陛下,我忠于的是秦国,而非是吕相候。”

过了好一阵子,嬴政才恍然大悟,并非与自己之前,所想的那一样。

“十三,你是何来意?”

“陛下我没有目的,我只是想送给陛下一个大礼。”

“哦?”

此时的嬴政,已经被计余引起了兴趣,他也很想知道,为何一个罗网的杀手,会做出如此举动?

“比如说,整个罗网。”

计余的话,简短而粗暴。

“什么!”

嬴政比之刚才,表现的还要惊讶,不过随即,便反应过来了。

罗网的大名,他早有耳闻,那可是仲父手中的一把利剑,怎么可能交给他,这一定是的阴谋!

不过随后计余的话,嬴政就有些动容。

计余道:“陛下,如果你想要,吕相的人头,我也可以拿来,给你。”

“大胆!”嬴政怒斥。

计余听到嬴政的话,只是站到一旁不在言语。

“你到底是谁?”

嬴政又重复了一遍问计余。

“我是一个孤儿,父母很早就死了,我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也没有见过兄弟姊妹。

秦国给了我生存,所以秦国就是我母亲,所以我讲什么话,我都没有丝毫顾忌。

我觉的只要有利于秦国,有利于母亲的事,我都要说出来,得到什么后果我是不计较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