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抉择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20字
  • 2020-03-31 20:05:32

离去的时候,计余突然心生所感,为了防止意外发生,离去的时候,在玄翦的身上,特意留有了自己的一道剑意。

………

剑道本就是主杀伐,而计余他的,夺命十三剑的剑意,更是有着破坏生机,伐戮一切的性质!

森冷死亡的气息,还在周围弥漫不散,那道剑意却蓄而不发。

盖聂卫庄犹如芒刺在背,裸露在外的皮肤,被散发的剑意,刺的格外生疼。

刚刚才有一丝放松,此刻心又悬了起来,手中的剑,又重新紧紧握在手中。

刚才突如其来的声音,今他们二人不敢轻举妄动,时间一点点过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玄翦对这周围发生的一切,都置若罔闻,就在刚才,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曾经碧波荡漾的小湖前,与纤纤互相依偎在一起。

缘起缘灭缘飘散,人来人往人未还。

“十三!为什么要救我!啊!啊!啊!”

玄翦仰天长啸。

如果计余在这,看着这一幕,也会心生感慨。

唯有剑道,方可忠诚。

盖聂卫庄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尤其是卫庄的脸色,异常难堪。

只是堪堪的一道剑意,就让鬼谷纵横的两位弟子,举步不前。

“走,我们的选择,已然完成,玄翦的生死,对我们来言,毫无意义。”盖聂心里也是十分不甘,但他明白,此时绝对不能意气用事。

“剑意留形,悬而不发,他这是在威慑我们!”

卫庄牙关紧锁,狠狠的吐出了一句话。

盖聂:“此人绝不可以轻易招惹,不过我有一种预感,我们和他,还会有下一次相见。”

“师哥,你我都是十分的清楚,他是罗网之人,也许下一次见面,恐怕我们就会被,冠以猎物的身份。”

很显然,卫庄对于罗网杀手,没有什么好感。

盖聂:“人未出现,仅凭一道剑意,就破了我们联手施展的合纵连横,在加上之前的种种,我不得不怀疑,他是否到达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卫庄:“是不是我不知道,他看我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蚂蚁,这一点,今我很不爽!

不过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就算师傅亲至,后果恐怕也是难以预料的。”

计余的面容,重新在盖聂脑海中浮现,他一直以来忽略了一件事,他转过头对卫庄道。

“你有没有注意到,他的年龄?”

听到话后,卫庄眼神恍惚了一下,缓缓的说道:“太年轻了,年轻的令人可怕!”

两人都沉默不言。

“走小庄!我们回谷,此事必须立刻告知师傅!

我有预感,此人绝对不会,就此沉寂下去,罗网三位天字一等杀手一齐现身,这是绝无仅有的。

我相信,真正的动乱,也许就要开始了,我们也许成为了,历史的见证者。”

………

等到鬼谷二人走后,一直都在旁边窥探的黑寡妇,从一侧走了出来。

看到玄翦,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她心里也是比较焦躁,可是玄翦身上浮动的剑意,让她难以上前,微微靠近,都难以呼吸!

这时玄翦身上的那道剑意,突然从下至上,直冲天际,天空中的乌云被撕开一个大洞,这一刻风息停止,四周燃起的大火,也纷纷熄灭。

魏家庄外的盖聂卫庄两人,看着从乌云中间,穿过的道道霞光。

卫庄久久不能回神:“我收回刚才的话,就算师傅亲至,也奈何不了他。”

………

一处幽静的山谷中。

盖聂卫庄两人,盘腿跪坐在一处木屋的门楼下面。

从里面传出一道老者的声音,其音浑厚,透露出了岁月的沧桑感。

“三位天字一等?罗网的成立,已有上百年,这种情况我也不曾听说过。

按照你们所说,其中一人的实力,恐怕与师也相差无几,不过你们也不需担心,这天下大势,非一人之力可以改变。

这一次的修行,你们都有何感悟?”

卫庄:“我还要变得足够强,我讨厌这种,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任人宰割的感觉!”

从木屋内缓缓走出来一个人,他白须飘然,三千银丝束于脑后,广袖无风自起,气质凛然出尘,正是当代的鬼谷先生。

“小庄,你说的是也不是,实力固然重要,但更要深明刚柔之势,通晓纵横捭阖之术,将天下看成一场棋局,而你们则是掌控局势的旗手,左手执黑,右手执白,旋转乾坤。

看来你们还没有领悟!”

盖聂卫庄也是疑惑不解:“老师,我们这次的修行又有何意义?

这次考题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鬼谷子:“为什么你们认为一道题目的背后,必定会有一个答案。

寻求答案,就是等于让他人来帮你做选择,而你,放弃了自己的选择。

寻求答案,能重复先辈上一次的正确,但是却无法走出一条新路。”

听到这里,盖聂和卫庄也是大悟:“也永远无法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鬼谷子:“未解的题目,遍存于乱世,我们的鬼谷之道,就是要给天下,创造答案。”

知道了师傅此行的用意,盖聂知道是时候该做出选择了。

“师傅,是时候我该下山了,秦国,我再三思索,哪里是我选择要去的地方。”

卫庄听后讽刺道:“师哥,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这次在修行的路上,我看到了许多,为了逃避战乱,背井离乡的人。

七国之间的战争打了几百年,目光所及之处,满目疮痍,也许由秦国统一,并不是一件坏事。

其次,我还是想要在见一见,那个人。”盖聂并没回答卫庄的话,只是向他的老师鬼谷子,说明的心中所想。

鬼谷子转过头看向卫庄。

卫庄目光闪过一丝阴霾:“我要去韩国,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师哥,也许下一次见面,我们就不光是对手那么简单了!”

………

秦国,吕候府。

掩日站在吕不韦面前道:“十三的实力远不止于此,如若背叛,罗网无人与之抗衡!”

吕不韦面沉如水:“六剑奴,可否将其斩杀?”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