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合纵连横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974字
  • 2020-11-22 09:27:06

旋转的黑色玄剑,带着死亡的气息,向盖聂笼罩过去。

“师哥!”

霎那间回神,险之又险,玄剑擦着盖聂的鼻尖向远处飞去,在空中打了一个弯,又重新飞回到了玄翦手中。

“你的运气不错,可惜到此为止了!”

盖聂洁白的额头上,沁出了许多汗珠,他明白,刚刚如果不是小庄的话,他……必须全神贯注!

玄翦的攻势犹如潮水一般,汹涌且绵绵不绝,盖聂和卫庄只能被动防守,三人之间激荡的剑气,将周围的房屋全部洞穿,化为一片片的废墟。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玄翦连绵不断的进攻,使盖聂卫庄的破绽越来越大。

玄翦手中的黑剑,瞅准了一个时机,直接挑飞了盖聂手中的长剑,一脚将其踹飞。

盖聂身体被踢成弓形,余势不减,撞到一大片房屋砖瓦。

卫庄眉头紧蹙,手中的鲨齿闪耀着黄金色光芒,十成功力!

鲨齿与玄剑,激烈的碰撞在一起,无数的火花四溅。

玄翦右手持剑,左手却抓住了卫庄的衣领,将其拽向半空,化手为肘,顶在了卫庄的腹部,在巨大力量的冲击下,卫庄的嘴角溢出一大口鲜血,并且迎面朝天,狠狠的摔在地面上。

玄翦知道机不可失,玄剑的剑尖直插卫庄的眉心。

“去死吧!”

躺在地面上的卫庄,看着迎面而来的寒芒,他瞪大了双眼。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把青铜剑鞘,与黑色的玄剑,碰撞在了一起,使其偏离了原有的方向。

正是盖聂。

从废墟爬出来的他,看到眼前的一幕,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把手中的剑鞘投掷了出去。

玄翦一击不中,就想再次故技重施,盖聂却不给任何机会,持剑猛冲上来,想要给卫庄一个缓息的时间。

“偷袭,可笑!”

玄翦看着盖聂从背后偷袭,也是感到可笑,在他看来,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卫庄则是抓住了,这个非常关键的时机,立即起身和盖聂同时挥剑。

“可惜白剑不在,不过对付你们也是足够了!”

玄翦认真了!

数不尽的剑影,瞬间将盖聂卫庄二人所覆盖,无数黑白之色的剑芒从玄剑上斩出,方圆百米,皆为虚无。

鬼谷纵横二人,毫无招架之力,剑气入体,贯穿血肉,余势不竭,震荡五脏。

卫庄被击飞出去,连连撞破几面围墙,才翻滚着单膝跪在地面上。

盖聂则是,后背猛撞到一棵大树的树干,才把身形稳住。

他们二人,体内剑气反震,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喷溅而出,点点猩红之色,在被四周火光的映照下,显现得无比艳丽。

玄翦还未停下脚步,手中的黑剑,还在不停的挥动。

卫庄看着远处,还在苦苦支撑的盖聂,心中发问:

“在死亡面前,技术,速度,理念,信条,还有意义吗?

什么才是强者,活下去的才是强者!

怎样才能活下去?

放弃一切,物我两忘,直面恐惧,这样才能够活下去!”

狂风吹舞,鲨齿剑身上,迸发出金色闪烁的电弧,且越发的浓烈起来。

与此同时,盖聂执剑而立,纵剑手起,如渊似水的气息连绵不绝。

盖聂卫庄同时喝道:“合纵连横!”

两股截然不同的剑势,竟然互相融合,化为一体,同时产生的天地异象,将玄翦裹挟其内。

剑气如龙!

两人剑气化为,一白一黑两条水墨巨龙,向着玄翦席卷而去。

“什么!”

玄翦本应该可以轻松躲避,可是却感到,犹如身在泥沼之中,无法自拔!

不光速度变的缓慢,连自己的五感,都有一些迟钝!

避无可避,只有挥剑抵挡,当触碰到的那一刻,玄剑险些脱手而出。

玄翦脸色剧变,怎么可能!

“横贯八方!”

由横剑术而演变出的极致剑招。

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气,向着玄翦横扫过去,又急又猛,玄翦无法躲避,结果瞬间被斩飞到空中!

“师哥!”

“一刃断喉,百步飞剑!”

这是由纵剑势,演变到极致的杀招。

如果横贯八方表现的是霸道和锋利,那么百步飞剑,就是一击致命的果断与抉择!

合纵连横,无物不斩!

犹如两条黑白怒龙,从玄翦面前穿心而过,毫无抵抗之力。

从半空中落下的玄翦,无力的跪倒在地面上,两股剑气在他体内肆虐,破坏着玄翦的生机。

“横剑术与纵剑术的联手合击,比我预想的还要强。”

盖聂感慨道。

“偶尔游戏一下而已,如果你我终究是对手,这样的合击又有什么意义?”听到盖聂的话,卫庄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盖聂:“对手?鬼谷百年不变的规则。”

卫庄:“师哥,你也别摆出一副感叹惆怅的样子,我们本次的修行,除了解读师傅的谜题。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与你的对手保持最近距离的观察。”

“你一直再观察吗?”盖聂反问道。

卫庄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你不也是!”

“所以我在叹息。”

“为什么?”

盖聂继续回答:“你这么好胜的人,如果败了,会不会很伤心。”

“如果你胜了,证明鬼谷又多了一个强者。

不过,你是不会胜的,因为我已经发现了你的弱点,我会利用这一点。”卫庄毫不示弱的反击道。

盖聂却哈哈一笑,直视这卫庄的双眼:“你就不怕,我是故意让你以为,这是个弱点的。”

“这说明你有长进了。”卫庄故意把眼神撇向一边。

玄翦的生机,逐渐被剑气蚕食殆尽,气息不断的衰落消减,就在此时,一道森寒如冰的剑意,从玄翦身上浮现。

合纵连横所产生的异象,在这股剑意的冲击下,冰雪消融,烟消云散。

而玄翦身上的两道剑气,也被逼出体外,消散于无形。

“玄翦你败了。”

正是计余的话音!

剑气留音。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