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你欲赴死,易如反掌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976字
  • 2020-11-29 23:24:15

看着玄翦离去,盖聂发现,无形剑气的源头,并不是他手中的黑剑。

“小庄,不要轻举妄动。”

时间流逝,看着远处魏家庄,燃起的大火将天际都染红了,他们知道玄翦的血腥杀戮,现在才刚刚开始。

看着身体上的伤口,盖聂陷入了沉思:“几处伤口,方向,角度,深度,完全一致,无形剑气的攻击,来自固定的方向,它是静止的。”

“我们被误导了,我们一直以为,玄翦用一种特殊的剑法杀死了村民,杀伤你我,其实这根本不是剑法!”

卫庄此时也明白了,一个剑势如此刚猛之人,怎么可能同时具备两种剑法。

“这是一座,事先布置好的,精妙剑阵。”

盖聂说完话,催动手中的剑,一股成圆形的剑气,以盖聂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树木上的树叶,受到冲击纷纷飘落,有的树叶,竟然在空中四分五裂,十分诡异。

卫庄思索了一下道:“能够困住你我的剑阵,必定有操纵之人,那人不是玄翦。

楚国杀手毒鸷,魏家庄的人与他的死状太过相似。”

盖聂:“斩断情丝,杀人如麻,无情丝阵。

听说她在一次任务中,失败被杀,没想到她是加入了罗网,斩断情丝的绣娘,很符合罗网的标准。”

“没有织锦的绣娘,只有编织仇恨的黑寡妇。”

戏谑的声音,在盖聂卫庄耳边响起,很妩媚又很阴毒。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卫庄:“刺杀失败后,看来是玄翦救了你。”

黑寡妇信心十足:“就算你们识破了我又怎么样,没有人能从我的无情丝阵中活下来!”

“剑阵是固定静止的,这就是它的致命之处。”

黑寡妇拨动手中的丝线,嘲笑道:“我会让你们如愿吗?”

“她收网了!”身上的血痕在增多,卫庄对盖聂道。

生死命悬一线,盖聂孤注一掷,他送开手中的长剑,双手悬在半空微微一握,用真气驱动,丝线割破手掌所流出来的血液。

顷刻间,四周用肉眼难以发现的无情丝,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并逐渐在空气中浮现了出来。

卫庄观察的很细致,血红色的无情丝,源头是十丈开外的一棵大树,那里是它的根基,只要将这个大树毁掉,这个剑阵就会不攻自破!

盖聂:“就在此时,动手!”

蓄千仞之势,卫庄全身劲气四散弥漫,剑意如鸿,凛厉无匹,金黄色剑气在鲨齿上环绕,侵人心脾!

“横贯八方!”

一声低喝!

黄金色剑芒自鲨齿斩出,锋芒所触之物,皆成两段,其势霸道无双!

失去了核心的支撑,剑阵顿时化为乌有,黑寡妇见状不妙,迅速逃离这里。

盖聂卫庄也不做停留,等到他们赶到魏家庄时,已然成了一片火海。

魏庸以为玄翦会被那两位少年杀掉,没想到他安然无事,看着一步步逼近的玄翦,他从未想过,死亡离他如此之近,他还不想死啊!

“魏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啦!”

魏庸跪倒在地,想说些什么,可是玄剑,已经到达了他的面前,下意识闭上眼睛,伸手去阻挡,却什么疼痛都没有。

“呃?”

睁开眼睛,魏庸发现之前的两位少年,此时正站在他的面前,挡住了他必死的一剑。

“二位少侠,你们终于来了!”魏庸说话的同时,也在向后面慢慢的逃离。

玄翦面无表情:“你们逃离了无情丝阵,就是为了过来送死?”

盖聂:“我只是过来确认,我的选择是否正确。”

一而再,再而三,玄翦对他们,已经没了任何耐心:“所有你们有了觉悟,死的觉悟!”

就在玄翦准备动手的时候,一股无形的气机,将他们笼罩。

盖聂:“好强的杀气!”

“掩日?你来干什么?”玄翦看着眼前,出现的异像问道。

“魏庸不能死,你的任务是杀死鬼谷纵横,并保护魏庸!”

玄翦脸色一变:“保护他,罗网对于魏庸,一直都是斩杀的抉择。”

掩日:“只要利益一致。敌人也能成为朋友。”

“魏庸与我只能是敌人,只有一人倒下,方可休止!”

“你是罗网的凶器,凶器只能服从,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因为私怨而背叛罗网,你想清楚后果了?”掩日想用罗网来压制玄翦。

为了这一天,玄翦已经等了许久,只要能够亲手杀死魏庸,什么结果他都能够接受。

“我很清楚后果,动手!”

之前逃离的黑寡妇,在玄翦的命令下,不停的拨动着丝线,无情丝阵慢慢向着魏庸笼罩过去。

忽然房顶传来一股清脆的笛声,这笛声却让黑寡妇感到痛不欲生。

这时一个背插六把刀,脸上有伤疤的罗网杀手,从空中一跃而起,手里的短剑,向着黑寡妇斩去。

玄翦看着黑寡妇命悬一线,自己却无能为力,瞪大了双眼,急不可恶!

“住手。”

一股蝼蚁不可撼动苍穹的滚滚压力席卷而来。

携带着阴森和冰冷,但却如此的浩瀚无垠。

在如此威压下,艮师动弹不得,他的剑刃离黑寡妇只有一寸之遥,却犹如天堑一般!

“什么人,胆敢阻拦罗网行事!”知道掩日就在身边,乾杀也是底气十足。

“你欲赴死,易如反掌。”

话音刚落,天空中浮现了数十道透明剑气,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着灭杀一切的气息。

“这!”

盖聂卫庄眼中尽是惊骇之色,比之刚刚过来的掩日,更是强的不知道多少。

而被剑气锁定的乾杀,惊在了当场,不过很快缓过神大喊道:“掩日大人!救我!”

“十三!”

玄翦听到声音后,就知道是他,没想到竟然十三也来了。

掩日看情况不对,就知道大事不好:“十三,手下留情!”

可惜还是慢了一句,透明剑气,将掩日带来的乾杀瞬间洞穿,生机全无!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