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你和他们,有区别吗?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11字
  • 2022-06-20 22:47:58

墨鸦看着姬无夜,面容带着些许的微笑,虽是微笑,但是在姬无夜眼中,那明显就是嘲弄和讽刺!

此时计余和玄翦二人的交手,愈演愈烈,就连上方的云海,也被双方剑意牵扯,随之剧烈晃动起来,然后整座云海被轰然搅烂,如破絮般纷飞。

所有人再次把目光,放到了二人交手的战场。

这种情况下,谁愿意靠近?谁能靠近?

卫庄冷眼旁观,因为他知道,双方此时还未真正的动用全力……

一旁的姬无夜,面无表情的看了白亦非一眼,最后将自己身后的披风一把扯下,然后松开手,任由披风垂落在地。

“老夫纵横于世三十多年,从一个无名小卒,到官至韩国大将军,在这过程中,死的人可谓是堆骨如山,血流成河,虽是有私心,但也是为了韩国能强够盛,不被他国所吞并。

而且这天下战乱频起,将来数十年的时间,是真正的霸主与枭雄并起的时代,我姬无夜自当不甘落后,又怎能任由尔等欺辱。”

身披甲胄的姬无夜,看着从庭院出来的人,声音低沉,眼中再看不到任何情绪波动。

生死威胁,心腹背叛,他早已无退路。

真的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虽有心有些后悔,就算让姬无夜重头再来,可能也是一样的选择,不一样的是,他会不顾一切后果,带禁卫军入城!

“在朝堂上排除异己,又暗自蓄养恐怖的杀手组织,以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态度,大肆屠杀忠臣良将,还有无辜的平民百姓,这就是你姬无夜的护国之道?”

韩非这时也从庭院内出来,并且以一种质问的语气,对姬无夜说道。

姬无夜听到这话,面露嘲笑,“读书人就是读书人,以为读了几本书,就可以惟精惟一,看透世间道理真相。”

韩非微微皱眉,他搞不懂姬无夜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姬无夜脸色归于平静,神色冷漠,沉声道:“韩非你真的以为,如果没有老夫,韩国会比现在更好?实话告诉你吧,如果不是老夫坐镇于新郑,杀光一切宵小之徒,光靠你口中的忠臣良将,韩国恐怕早就被他国的势力,所渗透入侵了。”

事实确实如此。

有什么样的王,就会有什么样的臣子,以韩王安那软弱昏庸的性格,保不齐下面就会出现滥官污吏,为了自身丁点的利益,就选择出卖自己的国家。

而姬无夜在韩国大肆铲除暗杀异己,在某些情况下,也算是权力的集中统一的表现,以一己之力,使得韩国近乎只有一个声音。

他又身为韩国大将军,自然明白,想要实现心中的野望,韩国的存与亡,与自己是唇亡齿寒,荣辱与共的关系。

说罢,姬无夜不再言语,深吸了一口气,双膝弯曲,同时自身的威势,一涨再涨,气机涟漪震荡,随后握紧双拳,冲着庭院前的众人,欺身而上。

姬无夜心里很清楚,趁那个人被黑白玄翦托住,他和白亦非联手,尽快将其余人等先斩尽杀绝,才是此时最正确的选择。

姬无夜动手的同时,白亦非亦然出手,六条散发着森然寒气的荆棘藤蔓,向着庭院绞杀过去,所过之处,地面崩裂,冻结成冰!

“你们退后。”

盖聂一脸凝重,同时对韩非紫女说道。

韩非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站在原地不动,他在思考姬无夜刚才说的那句话。

也亏的紫女反应迅速,一把拽住韩非的衣袍,将他向庭院内拉去。

卫庄转头看着盖聂:“一对一。”

他们现在要面对的处境,无疑是比对上黑白玄翦更加的凶险。

一位是这让韩国十万兵力的白亦非,一位是夜幕的话事人姬无夜。

从刚才他们对计余出手的表现来看,虽然和黑白玄翦无法相比,但是他们二人,也绝对可以算的上是江湖的顶尖高手。

尤其是那个血衣侯白亦非,他一手凝结成冰的能力太过诡异,恐怕不在玄翦的实力之下。

盖聂点头嗯了一声,沉声对卫庄说道:“白亦非交给我。”

随后盖聂一弯腰,一掠先前,瞬间拔剑出鞘!

卫庄心中不悦,他看不惯盖聂这一副自作主张的样子。

他横剑鲨齿,剑意凝聚为实质,丝丝缕缕金黄色剑气,萦绕于手臂和剑柄四周,剑气森然,然后身体骤然腾空飞起,直直的砍向姬无夜。

姬无夜看着迎面飞来的卫庄,吐了一口唾沫,冷笑道:“过来送死?你以为你是他!”

卫庄?

姬无夜在他身上,连黑白玄翦那样的压迫感都感受不到,更何况计余本人了。

墨鸦看了旁边的白凤,然后大喊一声。

“鬼谷的两位,我们在旁边掠阵!”

另外一处战场上,伴随着玄翦再次被计余一剑劈飞,这一场声势浩大的“捉对厮杀”,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计余一袭青衫,轻轻的落在紫兰轩废墟的最高处,刚才那巍峨如山岳的恐怖气势,顿时如白云般飘忽不定,就好像路边的石子一样,毫不起眼。

一道剑光闪至在计余身旁,正是被他劈飞的玄翦。

玄翦用手擦干净,嘴角渗出来的鲜血,“十三,实话实说,刚才用了几成实力。”

计余看着前面正在不断厮杀的六个人,眼睛微微眯起,语气平淡的说道:

“在我的剑下,你和他们,有区别吗?”

玄翦听后一脸的无语,论装逼的能力,我玄翦愿称你十三为最强。

不过玄翦也不得不承认,十三确实有这个实力,说这样的话。

就如同玄翦所看到的一样,这几年未见,无论他的实力在进一步,还是剑术更高一筹,在十三面前,就永远不可能算是最高。

这是玄翦最真实的感受。

因为刚刚那一场对决,玄翦在计余身上,看到了那种,技压当世,近乎无敌的感觉……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