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一剑重伤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22字
  • 2022-06-07 09:43:21

噤若寒蝉,寂静无声。

卫庄紧攥成拳,盖聂松了一口气。

墨鸦一副应当如是的表情,白凤眼中充满着希翼。

韩非脚下的阴影,漆黑如墨,无人得知。

紫女把手中的赤练收了起来。

李斯来到了嬴政身边,只有离王上距离更近,他就不会莫名其妙的死去。

计余几步走到外面,面对姬无夜,白亦非,天泽,还有他身后的焰灵姬,一手负后,一手握剑。

他神色漠然,声音平淡的说道:“一个个都当自己无敌了?”

只是一句话,众人却在刹那之间,察觉到了一股浓重如水的杀机,从那个人身上,朝他们涌来……

焰灵姬看见面前的这个青衫男子,双腿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这次不会认错了,就是他!

面对来者,姬无夜一脸肃然,用聚音成线,对其他人警告道:

“都小心一点,这人非常危险,非一个人可以应付,不要犹豫,一起出手!”

只要将此人斩杀,剩下的根本就不足为患。

其实根本就无需姬无夜警告,天泽如临大敌,面前的这个人,在他的感知中,这又是一个黑白玄翦,与其比之,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作为与那人距离最近,天泽最能直观感受到那股令人窒息的压力。

天泽他的脑海中此时只有一个念头。

难道这人真的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而且还是一名纯粹的剑客!?

天泽只是一个很细微的走神,那个身穿青衫的剑客,没有丝毫征兆,只是瞬息之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人就来到了天泽身旁,然后举起右手的长剑,转眼之间,剑尖就要刺向天泽的眉心处。

计余不动手则已,一动手,便如山岳砸湖,惊涛骇浪,而且动作太快了,根本让人不及做出反应。

天泽如坠冰窟,强提一口真气,才能堪堪让自己强行不闭眼,不撤退,不躲避,反正注定避无可避!!!

会死?

这个人这么年轻,又是一名剑客,绝对不该有,不可能有,不可以有,这种令人窒息和绝望的实力!?

焰灵姬脸色惨白,颤声的大喊道:“主人!”

焰灵姬的这一声主人,就像春雷炸响,让天泽强行催动身上的蛇头锁链,黑气瞬间弥漫周围,并带着自身的全部真气内力,朝着剑尖撞去,蛇头锁链划破空气,发出闷雷震动的惊人声响。

“给我去啊!!!”

倾尽全力,同时天泽身形向后仰,借力倒飞。

速度之快,焰灵姬就算穷尽目力,也都是只能看个模糊大概。

计余面无表情,对来袭的四道蛇头锁链,有的只是剑气如瀑,汹涌倾泻向那天泽。

没有丝毫意外。

天泽倾尽全力,催动的蛇头锁链,被剑气打得四处横飞,几欲崩裂。

计余也懒的继续在出一剑,身形不变,继续刚才的动作,再次把剑尖往天泽身上一递。

天泽见此情景,目眦欲裂,剑尖转瞬而至,无可奈何,只能抬起两条手臂,想要以血肉之躯,来挡住必死的要害。

一旁的白亦非和姬无夜,自然不可能坐视让天泽就这样死去,于是各自齐动手。

白亦非右手虚空一握,两条粗大且散发白色寒气的巨大荆棘藤蔓,在计余周围瞬间凝聚成型,目标明确,就是要阻止计余的攻势,然后再对其进行绞杀。

与此同时,姬无夜深深吸了一口长气,体内真气涌动,两条手臂,逐渐浮现出一条条的粗大扭曲的青筋,他气势攀至顶点,脚下的地面在微微震颤。

真真正正意义上的毫不留力!

在这一刻,姬无夜所散发的气势,万夫不挡!

姬无夜一个大步向前,欺身而上,双拳带着几乎凝为实质的罡气,以一拳带动无数拳,对着计余轰杀而去。

不求能打在咽喉心脏等致命之处,只要能在身体的任何一处,挨上他姬无夜的一拳,就算你是一派祖师,也保证能让你骨断筋折。

面对白亦非和姬无夜的突然发难,就算是计余,也只能暂时收剑规避。

不是害怕,而觉得是没有那个必要。

硬接肯定是能接下的,但计余肯定是不怎么好受,他还没到,那种可以无视白亦非姬无夜,出手的那种境界。

更深一层的原因,就是在计余眼中,现在发生的,就只是一场闹剧而已,他必须让自己保持在一个巅峰全盛的状态,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更大的把握,剑斩吕不韦。

计余虽是准备收剑规避,但心念一动,夺命十三剑的剑气,直接在剑身上炸开,距离最近的天泽,首当其冲,他的一张脸庞,尤其是两条手臂,更是渗出无数条细密血痕。

天泽挨了这一下后,身体直直的砸在了地上,七窍流血,喉咙微动,却只能发出铁片摩擦时候的声响,他用双手捂住喉咙,鲜血从他指缝中渗出,他的咽喉,被四散的剑气,划破了一道小口!

天泽倒地重伤。

随后,计余先是一剑斩碎,向他袭来的荆棘藤蔓,最后身体倾斜,躲过了姬无夜右手的一记重拳。

计余能够躲过这一拳,也在姬无夜的预料之中。

下一刻,他左手拳罡大振,捶向了计余的胸口,与此同时,姬无夜的一脚凶狠踹出,脚尖如刀锋,快如闪电,直凿计余的腰间部位,阴险毒辣!防不胜防!

计余身形不动,手腕翻转,用长剑的剑脊,挡住了姬无夜这角度刁钻的凶狠一脚。

然后左手双指并拢作剑,朝着胸口来袭的这一拳,如出剑样往前一递。

一身的横练功夫,不愧为姬无夜底牌,这让他的体魄坚韧异常,在计余锋利的剑指之下,他的左手也只是被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槽,而并没有被锋利的剑指斩断。

拳脚拳脚,拳在前,脚在后。

姬无夜随后的这一脚,势大力沉,宛如撞钟,砰然一声,计余手中的长剑,被这一脚踹的,骤然弯成了弧度。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