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最终的赌注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14字
  • 2022-05-25 23:07:45

“这才有点意思嘛,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看着鬼谷二人,玄翦脸上流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

其实在玄翦的内心里,还是比较欣赏盖聂卫庄二人。

少年剑客,天赋异禀,能与他纠缠这么久,而且还是黑白双剑在手的情况下,不得不说,十分难得,玄翦在这个年纪,与他们相比,相差甚远。

如果不是因为立场不同,玄翦倒是很乐意与他们成为朋友。

可是一但涉及到了立场恩怨,该杀还得杀。

卫庄看着玄翦几乎毫发无伤,身体坚韧程度,难以想象,他对着盖聂沙哑开口道:

“师哥。”

盖聂环顾四周,整条街道,被打的分崩离析,周围尽是残垣断壁,紫兰轩更是几乎被夷为平地,只留有几根木头,在那里歪斜着。

王上所在的庭院,倒是没有被波及到。

原本盖聂心中还有一丝侥幸,可现在看来,他与小庄再次联手,可还是难以抵挡……

真的到了性命攸关,生死存亡的时候?

卫庄察觉到盖聂的心境变化,语气沉重的道:“被这狭小的地方束缚住了。”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不是因为庭院中还有人,他和盖聂,绝对不会如现在这样狼狈。

而玄翦似乎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只要鬼谷二人离得稍微远一些,就马上向紫兰轩后面的庭院递剑,直接逼迫盖聂卫庄无奈挡在前面。

盖聂平静的道:“有数。”

卫庄犹豫了一下,还是试探性说道:“要不要赌一把?赌那个人会不会出手?”

盖聂直接否决,“不行,现在还未到时候,这里不光只有玄翦,我还感觉到了另外的几股气机,若隐若现,在暗中窥探着我们。”

盖聂也想过许多办法,可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会付出不小的代价,这是他难以接受的。

卫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烦躁,这种被人束缚住手脚的感觉,真的令他很不爽。

不远之处的天泽,看着重新又站起来的玄翦,嘴里喃喃的道:

“黑白玄翦这家伙,很能打,不是一般的能打。”

天泽他要是与玄翦互换位置,很大的可能,就是在那两位年轻人的联手合击之下,估计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白亦非在那个位置,也是一样。

焰灵姬忍不住说道:“黑白玄翦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天泽抬手指向了那座庭院,对焰灵姬平静的说道:

“白亦非虽然不说,但那里应该就是答案。”

焰灵姬举目眺望,只是一个庭院而已,要是里面有人的话,听到外面这么大的响动,应该早就出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座庭院,那两位青年剑客,最起码能与黑白玄翦,在缠斗厮杀一会儿,如果他们真要想逃,黑白玄翦是拦不住的。”

天择的眼力何其敏锐,三言两语之间,就点出了事情的真相。

焰灵姬点头应是,“主人,现在是不是快要结束了?”

看着玄翦身上越发高涨的杀意剑气,感觉这场惊天动地的厮杀,应该快要结束了。

天泽微微皱眉,语气有些不确定,棱模两可的说道:

“可能要结束了,但是也说不准。”

这两位年轻剑客,天泽总感觉很不一般,他们的师承,一定大有来历渊源。

焰灵姬虽心有疑问,但也不会在天泽面前有僭越,她反而问道:“主人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天泽没有说话,只是身上的蛇头锁链,在空中一个个的逐渐浮起。

————

墨鸦白凤在通知所有的夜幕杀手之后,便再次汇聚到了一起。

“墨鸦,你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要说吗?”

白凤坐在一处屋檐上,双腿悬空,一副悠闲放松的姿态。

对于白凤而言,将军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没有烦恼,也没有忧愁,墨鸦所在的地方,就是他最放松的地方。

墨鸦也是罕见的共同坐在白凤身边,双腿同样悬空,“今夜过后,夜幕也许就可能不复存在了,白凤,你有什么打算没有?”

白凤脸色微变,实在是由不得他故作镇静了。

“真的吗?……夜幕会输?”

墨鸦盯着白凤,然后叹了口气,有些神色恍惚,自言自语道:“白凤啊,姬无夜把我们当做一棵田间垅边的稗草啊。”

稗草,生长于农田间,一年生草本,近水,稻田间沟渠旁,遇水则生,所以就会有老农寻稗草,与稻苗区分开来,见到了就随手拔除。

白凤沉默,不在说话。

墨鸦在沉默片刻后,拍了一下白凤肩膀,然后沉声说道:

“我在大人那里,要了三个席位,你,我,还有鹦歌。”

白凤在听到鹦歌这个名字后,扭头看向墨鸦,面容上带着质疑,但是眼神中却充满着希翼。

墨鸦那张邪魅的面容,微笑的点了点头。

“鹦歌那边,我已经给她通过消息了,估计用不了多长时日,她就应该能到新郑了。”

说起这件事,墨鸦就不由得感到一阵牙疼,为了让鹦歌相信他所说的,鬼知道他对她做出了多少的承诺。

在得到墨鸦的确认之后,白凤高兴之色溢于言表,不过很快他低头,神色沉寂了下来。

墨鸦问道:“怎么?有心事?”

白凤眼眸黯然,“那位大人不会让我跟着他的,我几次对他出手,已经惹怒了他。”

墨鸦听到后哭笑不得,这傻小子,“以那位大人的脾气,要是真的惹怒了他,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吗?”

白凤稍加思索,仔细翻检记忆一番,好像确实如此。

墨鸦忍不住笑道:“好了,好了,这个问题不用再纠结了,没什么好想的。”

白凤轻轻地点点头,“那现在我们是不是,就可以静待结束了。”

墨鸦面色肃然,然后用警告的语气对白凤沉重的说道:

“这种想法不要再有了,不论现在还是将来,从古至今,左右摇摆者,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