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凶戾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30字
  • 2022-04-30 23:59:31

罗网的天字一等杀手,此时却成为了嬴政的人。

所有人都在消化这个疑问。

嬴政入屋率先落座,韩非仅次于嬴政,只不过在进入房屋内的时候,韩非对着旁边站着的计余,双手一揖,然后坐在了嬴政的左手边。

盖聂好像护道一般,选择坐在嬴政的右边。

卫庄紫女紧随其后。

经过时,卫庄面无表情,紫女则是深深的看了计余一眼,秋水般眼眸中,所带有的情绪,有些复杂。

进入房间之后,紫女和卫庄二人,先后落座,不过离嬴政的距离,还是稍微远一点。

外面的李斯,也在此时恰如其分的推门而入,轻轻跨过门槛后,双手笼袖,坐下之后,仔细打量起屋内的一切。

待等到所有人都落座之后,也就只有计余却没有落座,进去后,而是站在了嬴政身后,目光低垂,俯视除嬴政之外的所有人。

计余他一如既往的眼神冷漠,甚至都不屑给一种不屑的神色。

卫庄坐下之后,撇了一眼,站在嬴政后面的计余,顿时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

(不是因为其它,而是同身为剑客的卫庄眼中,计余身上内敛的剑意之盛,他几乎前所未见。)

卫庄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人,尤其是李斯这个单纯的读书人,自然而然的无形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气势磅礴的压胜,让他不明所以。

房间内寂静一片,似乎是在等待着,能有某个人率先开口说话。

看着众人沉默,又感觉有目光,落在自己身后,嬴政扭头回望,终于率先开口说道:

“你们认识?”

嬴政察觉到,众人诸多细微处的神色变化,似乎都是和他后面的十三有关。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眼睛里,脸上的细微处,那些未说之话,反而比开口所说的言语,更接近真相。

此刻察觉到嬴政的视线,计余终于说了到这里的第二句话:“见过几面。”

嬴政点点头,见过几面,怪不得……

“新郑寡人是待不太久的,李斯,给你明天一天的时间。”

嬴政再怎么心大,也终究不会在韩国新郑滞留太久。

李斯赶紧从座位上站起,然后恭敬的对嬴政一诺,“尚公子,李斯明白。”

“为了大王的安危,韩非还是建议您现在就走,如今也是天色渐晚,正是安全离开的绝佳机会。

姬无夜应该是得到了什么消息,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冒险,去调动一个大队的禁卫军。”

也许是终于消化完了,韩非轻皱眉头,对着嬴政沉声说道。

计余瞥了韩非一眼,然后第一次主动开口说话,面无表情,眼神幽幽,“以卵投石,尽天下之卵,其石犹然,不可毁也。”

一番言语,计余说得不温不火,平淡之极,但依然给人一种剑气凌厉、杀气腾腾的感觉。

这句话让所有人为之侧目,除了嬴政之外。

因为计余丝毫不介意,让他们看一看,什么叫做一千个来,一千个死!

李斯看着嬴政背后的计余,心中不由得暗自遐想,这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说话咋这么牛逼呢?

人家盖聂都没有说话。

只不过说这话的时候,盖聂并没有反应啊。

韩非在心里嘘嘘不已,果然,这样的话还得他说,不然其他人说了容易挨打。

这个人终究和他不是一路啊。

紫女跪坐在做坐榻之上,静静的喝茶,妩媚的面容上,看起来没有丝毫波动。

韩非咧了咧嘴,“既然计先生都这样说了,那韩非就唯有配合就是了。”

“尚公子的行踪,绝对不能暴露。”盖聂在旁沉声道。

对于盖聂来说,嬴政能够平平安安的离开新郑,那才是上上之策,绝不是一路杀戮无数的离开。

要不然,和新政任何一股势力,相碰撞起冲突,都是对王上安危的大不负责!

计余把目光看向盖聂,盖聂瞬间察觉与后者直视,毫不退让。

“既然这样,起杀心者,那便先死。”

计余声音平静,神情淡淡,仿佛是将要碾死一只蝼蚁……

这个声音,让在座的一些人,如忽遇倒春寒。

计余的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了,只要对赢政动杀心者,他必定先一步斩其头颅。

把危险遏制在萌芽之中,确实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

不过这件事,扪心自问,盖聂他自己是做不到的,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太难了!

李斯果断将计余拉入了黑名单,他讨厌这个人,或者是说像他这样的人,他都厌烦,王上后面的这个人,心中那么大的杀意,身上那么重的凶戾气,又太狂妄,让他无法适从,而且离这种人太近的话,与李斯本人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紫女故意看手中的茶杯,把头压得很低,因为她脸上尽是困惑。

她再一次见到计余时,感觉却更加的陌生了,是因为嬴政的缘故吗?

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凶戾,就连脸上那浅浅的微笑,也消失不见了。

她不明白究竟是因为什么,感觉是有什么事情,像是在不断的催促着他一样。

有些焦躁?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