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人性本恶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42字
  • 2022-04-19 14:16:15

白亦非听到姬无夜最后一句话后,面无表情,眼神幽幽,淡淡的说了一句。

“韩非是个人才,可惜不能为我们所用,武力和思想,相较之下,后者才是那个更为危险的存在。”

姬无夜点头,白亦非的这句话,不可不谓的说到了他的心底。

从古到今,形式先于蛮力,而思想又先于形式。

在这片天下,发生的任何天翻地覆,影响深远的事情,往往最开始的,都是从最初的那个想法开始的!

韩非这个人,想法,言行,风度,手腕,习惯,以及每个关键时刻的决定,在姬无夜看来,始终都太……危险了。

不同与那个人,韩非的危险,已经触及到了,夜幕在韩国的统治根本。

而那个人,也就只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一个人而已……

“那就这样决定了,天泽那边,就交给侯爷你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老夫要召集夜幕所有高手。”

姬无夜当下敲定了所有事宜,他和白亦非心里都明白,真不这样做,夜幕在韩国的处境,就会愈发的尴尬。

除非姬无夜,和他手中的夜幕,彻底解散,就算这样,他也敢说,到最后韩非也大概率不会放过他。

更何况以姬无夜的脾气,肯定不会这样做,因为这比杀死他,还要离谱。

————

韩非跟着紫女,来到了紫兰轩后面的别院。

他刚进去没几步,就看到一个手持长剑,面容俊秀,气质又有些清冷的人,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他。

韩非扭过头看了紫女一眼,虽然无声,但其中的意思很显然,就是在问紫女,这是怎么回事。

紫女把韩非的小动作,看在眼中,也是很配合的,给对方一个放心的眼神。

韩非心领神会,率先向前一步,准备去打声招呼,可还没等他开口,就见那人,同时举起右手与持剑的左手,对他一礼,并用十分清淡的语气说道:

“在下盖聂,见过九公子。”

盖聂?!

刚准备回礼的韩非,听后一脸的讶异,饶是他此前心中已经做好了准备,仍是有些吃惊。

盖聂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很快韩非他就恢复如常,似笑非笑,对盖聂说道:“盖聂先生,初次见面,剑尚未出鞘,就已经让我受伤了。”

盖聂似乎没有听到韩非话里的玩笑,直视着韩非,一丝不苟的问道:“此话怎讲?”

韩非假装叹了一口气,神色表现得有些落寞,“我和卫庄兄,做了这么久的朋友,又请了他喝了这么长时间的酒,盖聂先生来了,他竟然也不提前给我说一声,真是宛如在我心口,狠狠扎了一剑。”

紫女在旁边,听着韩非又开始在胡言乱语,也是头冒黑线,一阵无语之后,脚步微微朝后退了几步,离他远了一些。

盖聂没有回答,只是神色淡漠,面无表情的看着韩非。

气氛有些尴尬。

韩非:“呃~”

鬼谷传人都一个样吗?卫庄给盖聂,都这么高冷( ̄へ ̄)韩非在心中暗想。

沉默了片刻,盖聂这才慢慢的说道:“鬼谷传人,也可以成为九公子的朋友吗?”

韩非凝神,脸上面露微笑,“盖先生,那是自然。”

“九公子师从小圣贤庄荀夫子,又对鬼谷传人称兄道弟,但是在阁下《五蠹》一文中,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这两句可谓是历历在目。”

这个年轻面容,持剑的年轻男子,他的脸色与那炯炯的眼神,好像是在诚信发问,却又好像是在说,想清楚再回答,否则后果自负……

练剑的人,都这么吓人吗?

韩非暗自摇了摇头,把脑中的杂念甩出,这必须要认真的回答了,“百家学说,亦有分野,就比如鬼谷绝学,分纵与横,儒也是如此,分为腐儒和王儒,而侠又分为义侠和凶侠。”

盖聂:“请指教。”

韩非嘴角掀起,微微一笑,那种由内而发的自信,让人忍不住为之侧目,“腐儒一味强调圣人治天下,从而轻视律法的作用,忽视了人性的善恶,未免有些不切实际。”

盖聂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道:“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看来九公子,也是深得荀老夫子的教诲。”

韩非顿时神色收敛,变的谦逊恭敬,“韩非的学识,比不上老师的十之一二。”

盖聂能看出来,韩非对他的老师荀夫子,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韩非接上面的话又继续说道:“侠为执剑者,凶侠以剑谋私欲,义侠以剑救世人,孟子曰:虽千万人吾往矣,乃是剑之豪者也!”

韩非说这话的时候,心中不自然的想到了计余。

按照自己的说法,那个人应该算是凶侠吧?!而且还是穷凶极恶的那种。

盖聂眯眼说道:“看来九公子对剑也是颇有研究。”

韩非连忙对着盖聂摆手说道:“在秦国首席剑术教师面前论剑,韩非岂不是贻笑大方?

不过,庄子有一篇说剑,倒是颇得我心。”

盖聂:“愿闻其详。”

ps:事情都办完了,更新开始一天一更,不会像这几次一样了。对不起了,读者姥爷们。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