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布局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03字
  • 2022-03-19 23:19:21

秦韩交界处,一辆四轮马车,由两匹骏马,牵引着从秦国境内,慢慢的走向韩国境界,马车还上悬挂着秦国的旗帜,看其模样,应该是出使韩国。

让人有些奇怪的是,除了这一辆单独的马车之外,旁边就再也没有其他的随从人员了。

“尚公子,我们已经到了韩国境内。”

驾驶马车的人,在这时突然开口说话。

“王上,千金之子,不坐垂堂,就这样去韩国,万一是出了什么差错,我等就算以死谢罪,那也是难辞其咎啊!”

马车上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在听到马夫开口说话之后,也是连忙跪下劝说道,也幸亏马车空间极大。

另一个身席白色锦衣,平静的对跪下之人说道:“李斯,之前给你说过,出了秦国之后,要叫寡人尚公子,你是没有听明白吗?”

平淡的声音中,蕴含着令人难以想象的巨大威严。

谁又能可以想到?

一辆小小的马车内,里面竟然坐着秦王嬴政,还有前不久刚拜入吕不韦麾下的李斯。

“王……尚公子,李斯罪该万死!”

李斯额头紧贴马车地板,身体轻微的抖动,冷汗淋漓。

嬴政低头看着脚下的李斯,声音低沉道:“你要是死了,难道让寡人去当那使者吗?”

李斯声音都有些变形,颤抖的说道:“李斯不敢!”

第一次去韩国,并隐藏身份,也许嬴政心情不错,并没有过多的计较李斯的言行得失。

“起来吧,到了韩国之后,你还有点作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李斯恭敬地慢慢起身,但是心里却越发的冰凉,什么叫到了韩国之后,还有点用?

看着李斯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嬴政的眼神毫无波动,仲父身边的人,纵然是有些才能,也不能为我所用。

不管你李斯是什么想法,你的师兄弟韩非,寡人一定要见!

嬴政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还是因为他在咸阳的这些时间,看了韩非的书,《孤愤》、《五蠹》、《说难》等。

韩非的书中,把商君的“法”,和申不害的“术”,给结合起来,引起了嬴政的浓厚兴趣,并且想要见到韩非的想法,一发而不可收拾起来。

一开始,他还是有些犹豫,毕竟现在秦国暗流涌动,虽然他是秦王,可是他的话语,似乎并不怎么可以上下通达……

李斯其实说的也对,他就这样离开秦国,那可真是犹如,龙遇浅滩,纵然有天大的威势,恐怕也是难以施展!

但是秦国历代先王的遗愿,再加上,还有他那一统天下的野望,还是让嬴政有了如此冒险的决定。

除了韩非的才华,是嬴政非常渴求的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计余此时也在韩国。

嬴政相信,他和盖聂二人,绝对可以保证,他在韩国的自身安全。

想到这里,嬴政对着外面开口说道:“先生,大概还需要多久的时间,可以抵达韩国新政?”

驾驶马车的那个人,在听到后嬴政的话后,也是开口说道:“尚公子,以我们目前的行进速度,大约还需要两日,就可以到达韩国的都城新郑。”

能够被嬴政称为先生的人,也只有他的首席剑术教师——盖聂。

嬴政听到盖聂的回答后,点了点头,自秦国出发开始,算上今天的话,已经过了七天的时间了。

这次他出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仲父和母后,也只有盖聂和李斯知道。

韩国的使节来了之后,秦国也肯定要派出使者,进行一个友好的回访,毕竟礼尚往来,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于是吕不韦做主,派出了李斯作为使者,嬴政也是看准了时机,搭上了李斯这个使者的马车,准备去韩。

盖聂熟练地驾驶着马车,行驶在平整的路上,尽量不让马车出现一丝颠簸。

盖聂他面无表情,只是眼神有些犀利,含有杀意,只因为计余与他的最后一句话,再次浮现他的脑海。

想到了计余,盖聂就想到了卫庄,他心中暗道,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也不知道小庄过得可还好。

此时的他是宁静的,杀意内敛,目光也恢复了平和,也不在犀利。

————

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一座清静幽雅的别院内,玄翦把手中的黑剑,从一个刚死去的尸体中,抽离了出来。

放眼望去,整个别院内,尸骸遍地,血液横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大人,名单上的人,全部都在这里了,一个都没有漏掉。”

身姿曼妙的黑寡妇,走到玄翦面前轻声道。

玄翦甩干净剑上的残留血迹,声音淡淡的说道:“很好,走吧,开始下一个任务。”

黑寡妇说道:“玄翦大人,咸阳传来命令,说让您即刻动身前往韩国新郑。”

玄翦问道:“韩国新郑?”

黑寡妇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韩国新政。”

“什么任务内容?”

“配合另一位天字一等大人,刺杀秦王嬴政。”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