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惊鲵叛逃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13字
  • 2020-11-26 09:57:15

行随意走,收放自如,计余显得游刃有余。

当一切归于平静后,计余还是矗立在那,丝毫未动。

吕不韦恍如隔世,背后的衣襟已经完全湿透,神色也是有些萎靡,他的年纪毕竟还是老了。

看着眼前的计余,说没有一点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但更多的是忌惮。

“宛如修罗一般!”

吕不韦缓了缓神,但还是说不出一句话,气氛有点凝重。

“好恐怖的剑意!我手中的剑告诉我,你很危险。”

掩日看着计余,慢慢的吐出了一句话。

“我只是想证明自己,并无意冒犯,掩日大人。

其次我更想知道,相国大人,我是否可以成为,天字一等。”

吕不韦终于恢复了一点精神:

“可以!不过你还需要做一件事!”

计余知道,此时吕不韦的所有要求,他必须全部答应下来。

“大人,属下身为罗网之人,这一切都是应该做的,我责无旁贷。”

“很好!”

吕不韦看了一眼掩日,语气有些不悦:

“这两天我得到了一个消息,天字一等的惊鲵,已经叛逃罗网,这个消息确定无疑!

只要背叛罗网,就算是天字一等,也要将其诛杀。

本来需要,与其同等级别的杀手前去,但是天字一等只有寥寥数位,何况每一个人手中,都有其重要无比的任务,所以我打消了原来的计划。

本来我的打算是,宁可牺牲无数的低等杀手的性命,也要将惊鲵格杀勿论,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用来告诉其余人,背叛罗网的下场!

可是你,让我打消了这个想法,不需要在派些无用之人前去,十三!将惊鲵诛杀,把剑带回来!”

“大人,属下没有任何问题。”

计余说话的同时,心中暗想,这样一位天字一等杀手,竟然会选择叛逃,难道他不清楚下场吗?

吕不韦继续说到:

“十三,任务完成之后,你于掩日就是同僚,不存在上下级之分,今后你就一直待在咸阳即可。

我看你手中并无,利器名剑,那惊鲵剑交给你使用如何?”

计余沉思了片刻,对吕不韦道:

“谢大人厚爱,十三并不需要,因为十三本身,就是一把绝世好剑!”

为了防止吕不韦心生不悦,计余体内的真气,在手中汇聚,瞬间一把由真气组成的三尺长剑,出现在计余手中。

“聚气成刃!阴阳家的聚气成刃!你到底是什么人!”

暗红色的剑气在掩日身上浮动,杀机毕露。

“什么?就是那个五百年前,脱离道家,剑走偏锋,自成一派,追求天人极限的阴阳家?”

阴阳家实在是太过神秘,几百年来,在七国之间的行迹,对于他们知之太少,最近几年的时间,与秦国渐渐有了接触,但罗网对于他们的了解,一直是属于七窍通了六窍。

吕不韦知道他们绝对是图谋着什么,只不过现在还不知道罢了,所以罗网对于阴阳家,一直都是谨慎小心的态度。

计余:“???”

计余他醉心修炼,除非必要,他不会去刻意了解。

掩日:“……”

吕不韦:“……”

他们也是看出了一些端倪,并没有立刻就下定论。

吕不韦摆了摆手:“十三,天色不早了,你先下去吧。”

计余看的出,问题似乎来自他自己,似乎与那个所谓的阴阳家有关系,他也不做停留,便退了出去。

待计余走后,吕不韦打破了沉默:“掩日你怎么看?”

掩日也是沉默不言,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真刚,断水,出来吧。”

吕不韦话音刚落,四周的蜡烛忽然闪动了一下,两道身形逐渐在他面前显现。

随着他们不在刻意收敛自身的气息,肃杀之意遍布整个房间。

“断水,说说看,你怎么认为?”

“相国大人,并非是聚气成刃。”

吕不韦疑惑道:“那是什么?”

断水:“那是一种传说中的剑道境界。

万气自生,剑意留形。”

道家先祖,庄子曾经说过剑道的最高境界:

“剑赋有云,形而上剑,旷古无人,万剑敬仰,奉若天神。”

吕不韦一脸茫然,不知其意。

真刚看出吕不韦的疑惑,随即解释道:

“相国大人,你可以这样理解,刚刚退下的十三,如果他要动手,我们四人,一个都活不成!”

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吕不韦也是心有余悸。

“你们三人一起联手,也不行吗?”

掩日:“……”

断水:“……”

真刚:“……”

看着眼前三人沉默不语,吕不韦有些恼怒。

“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能告诉我,如此危险的人,该用什么来对付他?”

掩日忽然道:“此人非常特殊,如果想要彻底的铲除他,除非动用大批的军队,否则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他现在毕竟也是属于罗网,再说啦,是人就会有弱点,即使没有,我们也可以制造弱点!”

断水与真刚,虽然和掩日同属于天字一等,但是职责的不同,造就了权力的不同,所以掩日的地位在他们两人之上。

吕不韦听后,点了点头,感觉掩日说的有道理,但是他还是比较担心:

“可是人心难测,谁又能保证他对罗网一定是忠心的?对大秦也是忠心的?或者保证他今后不会像惊鲵一样!

毕竟忠心也是需要查证的。”

掩日:“即使那人判逃,如今的罗网,也根本是无力阻拦,无法诛杀。

况且从我对他的感知中,这个人不会说谎,换一句话来说,就是不屑于这样做。

使用得当的话,就会成为我们手中,一把锋利无比的剑!

如果大人不放心的话,那个计划是不是,可以提前开始启动啦?”

吕不韦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再三衡量之下。

“暂时还不需要,这个十三可以先放一边,他毕竟只是一个人。

现在朝堂上的局势不稳定,大秦的铁骑,在魏武卒面前屡屡遭受阻挠。

掩日!当务之急,你当用尽一切的办法,给我铲除大秦军队东出的阻碍!”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