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身前无人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06字
  • 2022-02-28 10:36:39

白亦非那惨白的嘴角微微掀起,原本在烛火的照耀下,还有些温暖的大殿,此时却变得寒冷刺骨起来了。

“已至深夜,纪先生不睡觉吗?”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姬无夜可不相信,这个杀神是来找自己聊天的!

计余对此微微轻笑道:“客以至,何须去安眠。”

白亦非皱眉,计余的反客为主,这让他很不高兴,将军府,这可是夜幕的大本营,他撇了姬无夜一眼,后者感觉到他的目光,却毫无反应。

哼,没用的东西,这样也好,那就亲自试试他的深浅,看看这个人到底有多恐怖。

心念一动,白亦非向前轻轻迈出一步,瞬间无边的森白寒气,自白亦非的身上爆散而出,顷刻之间,笼罩整个大殿!

尤其是计余身处的位置,周围更是布满了无数白霜,而且还在不断地向计余倾轧过去。

此时寂静无声,燃烧状态的烛火,也被冻住,空气中更是白茫茫的冰冷一片,仿佛时间空间都被冻结一样。

与此同时,姬无夜也被白亦非的冰森寒气所波及,他的鬓角与胡须,也渐渐浮现出一层淡薄的白色冰霜。

感受到深寒刺骨的寒意,姬无夜在心中不停的咒骂,他妈的,这白亦非搞什么!敌我不分啊!

就在此时,在大殿之内的这方小天地,凭空响起一声剑鸣。

面对仿佛能把人瞬间冻成冰块的森冷寒气,计余双手依旧负于背后,默不作声。

只是夺命十三剑的剑心转动,灭绝剑意流转,剑气更是浓郁到极致,并且随着周身不断生灭浮现。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剑鸣,计余不在收敛压抑自身的剑气!

只是瞬间,剑气丛生!一变二,二变三,三变无数!倾刻之间,从一条渺小的水流,汇聚作了一条剑气江河!

剑气向前而行,计余周身森冷白霜的寒气,瞬间化作了乌有,咫尺难能进他身旁一丈!

不但如此,周围刺骨的寒气,在计余的剑气之下,不断的向后消退。

最终大殿之内,从冰冷白茫茫的一片,终于恢复了清明,并且一览无余。

此时白亦非的脸上,先前狷狂之色,荡然无存,现在尽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不光如此,白亦非他现在还不敢有丝毫的异动,因为数不清的剑气,正滞留在虚空,交于他的脖颈之上!

他有预感,如果他敢有任何微小的举动,那些剑气,绝对会将他的身体,瞬间洞穿无数。

这倒是其次,白亦非他自己也是用剑的高手,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这种不依靠利器,就能虚空自生剑气的手段,这个人是怎么能办到的?

这可是前所未有,闻所未闻啊!

一旁的姬无夜看到这种情况,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就是感觉结束的未免也太快了。

他白亦非,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吗?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现在最要紧的是,白亦非不能就这样死掉……

“麻烦看在老夫的面子上,计先生手下留情。”

计余面无表情,平淡的说了一句,“既然是客,又看在姬将军的面子上,你可以不死。”

听到这句话,白亦非苍白的脸上,瞬间僵硬无比,异常难看。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点道理,白亦非还是懂得的,不过他还是说了一句。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计余神色如常,淡然的说道:“白亦非,韩国的侯爷,不过,我剑一出,身前无人。”

白亦非沉默不言,不再说些什么,计余的这句话,已经可以充分的说明一切了。

计余心神一动,白亦非周身的剑气,逐渐的涣散,然后慢慢消失在了空气中。

“既然现在都碰到了一起,有些事情不如敞开的说,遮遮掩掩也没什么意思。”

姬无夜明面上是说给所有人听的,实际上是在问计余,有什么事赶紧说,他不相信,在这个时间段儿,计余会无缘无故地来见他?想必也不光是为了白亦非。

计余却对此微微一笑,然后转头看向白亦非,“既是客人,那就你先说吧。”

计余语气虽然平淡,但是表露出了绝对的不容置疑。

白亦非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正常的红润,那是他内心极度愤怒的表现!

白亦非他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脸上的尊严,被人一遍又一遍地践踏。

如果不是刚才,那毫无反抗挣扎的一幕,还历历在目,以他的性格脾气,也绝对不会隐忍到现在!

姬无夜感觉到气氛不对,于是他又赶紧开口道:“忙了一晚上,也别说什么这事儿那事儿的了,我让手底下的人,备一桌好酒好菜,也算是当作宵夜了。”

唉,他妈的,我姬无夜什么时候成了和事佬了?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合情合理的事情吗?

“可。”

计余没有拒绝,点头回复了一个可字。

姬无夜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总算是没有拒绝,要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一旁的白亦非,也是没有异议。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