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都城咸阳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11字
  • 2020-03-21 14:33:09

文信侯吕不韦!

这样一来,什么就可以想通啦,只有他才有此等权利。

“王伯,那我即刻动身,阴晋和咸阳之间的距离,最快也需要两天时间。”

王伯:“你这次不需要带别的东西,你到了咸阳城,自然有人接应。”

“十三谨记。”

………

现在秦王嬴政,执政已有将近六年的时间,但是手中的大部分权利,都依然在吕不韦的手中。

计余看来,这是一次进入嬴政眼中的绝佳机会。

想要获得嬴政的信任,自己必须还要准备一份大礼!

这个礼一定要重,那么自己还需要费一点心思。

………

两天的时光转瞬即逝。

秦国都城咸阳,逐渐呈现在计余眼中。

百丈城墙疑是龙卧于陆,成为山九仞之功,又有鄙夷天下之势。

城垣上的刀剑痕迹遍布其上,黑青之色的墙体,给人一种雄浑厚重之感。

“不愧为七国军事力量中,最强大的国家。”

………

就在计余进入咸阳城的时候。

韩国新郑紫兰轩内……

在排除绝大部分人员外,一份情报送到了紫女面前。

紫女看着桌子上面探查的情报,陷入了沉思中。

“疑似是罗网之人,魏国大将军被刺杀,魏庸之女的死,与他似乎有什么关联。”

紫女这人武艺高强并极擅策术,能够轻易的洞察人心,在加上她的容貌,更是千娇百媚,美艳无方。

使紫兰轩很快成为了一处,七国中,重要的情报往来的中心。

在紫女看来,此等行为必定是罗网所为,因为除了罗网,整个天下就没有第二个!

然而她关心的问题,不是这个,而是那个人是不是罗网之人,这个问题非常关键!

“既然是疑似,那至少存在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

她见过那个人,那种令人绝望的实力,那神乎其神的剑招。

如果真的是罗网的人,那必定是,不对,最少是位列天字一等!

想到这里,紫女那妩媚的娇躯,似乎颤抖了一下。

她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计谋,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她马上把姐妹们,调查的所有信息焚之一炬。

她十分清楚,此时的紫兰轩,万万不能触碰到罗网的蛛丝。

………

咸阳城内虽然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在计余的感知下,比魏国的大梁,韩国的新郑,又显的不一祥。

热闹的同时,又显的规规矩矩,井然有序。

计余暗自感叹:“好一个商君之法,秦能统一六国,功不可没!

可惜的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大一统后,却因为大秦律法的苛刻和严厉,只存了两世。”

正在行走的计余,感觉到有个人朝他走来,那个人发现了计余在看向他,不经意间把脖颈处衣领掀开,露出里面黑色蜘蛛纹身,让计余看到后,又遮掩了起来。

随后给计余做了个手势,便转头离去了。

那是罗网之人才知道的手势,意思是跟我过来,计余自然也是知晓,落后其十几步,不紧不慢的上前跟去。

计余跟在后面,大约走了一个时辰左右,那人在一处茅草为顶,青石为墙的房屋前,停下了脚步。

“先在这里等着,待会就有人来接你,记住不要随意的走动。”

计余看着他,只留下一句话,不等他是不是回答,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罗网的这几年,计余对这种行为,早已习以为常,也没有太过在意。

推门而入,里面的陈设简单至极,桌椅板凳,没有一件是完好无损的,也许是长时间的没人居住,可能房顶还经常漏水,木床上的枕头,棉被早已破烂不堪,散发着一股腐烂的味道。

计余对此情景,只是微微抿嘴一笑,毫不在意,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闭目养神。

金乌西坠,天色逐渐变得昏暗,却还是没一个人到来。

………

在另一处房间内,一位身穿黑色朝服的老者,端坐在柔软的木床之上,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霞光,映照在他脸上。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旁边的人问道:

“从阴晋来的人,到咸阳没有?”

下人听到询问,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大人,今日午时,已经到达咸阳城中。”

“现在人在何处?”

“大人,人在城中的一所房屋内。”

老者略微思索了片刻。

“传我命令,叫罗网派六个杀字一等的人过去,记住不要留手,人没死的话,叫掩日过来见我。”

“是,大人!”

………

计余忽然睁开了双眼,六道不同的气息,正朝着他所在的方向,极速赶来。

人未到,杀气先至。

“看来这吕不韦,有些不相信自己,可惜啦。”

计余伸出右手,聚气成团,凝成一把由真气组成的剑刃。

六人还未靠近,从里面就闪出一道寒光,这一刻整个空间都宁静了下来,仿佛成为了永恒。

其中一人大声的呼叫:“快走!此人不可力敌!快走啊!!!”

可是他惊恐的发现,无论他怎么喊,都发不出一丁点声音,看向其余的众人,发现都和他一样!

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逃跑。

剑鸣之声,在这片小天地间不断的回响,空气都在为之震荡。

那一道寒光扩散成了一道剑气洪流,在他们逃离时,瞬间将他们完全覆盖裹挟!

顷刻之间,几人化做了六团鲜红的血雾!

………

(根据作者君对历史献文的了解,秦国之所以这么快的灭亡,绝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刑法的苛刻,在战争时期,乱世需要重典,自然没人说什么,可是到了大一统时期,多年战乱,百姓需要的是休养生息,可是刑法依旧如一,不曾修改。

这也是历史上的大秦,被称作暴秦最主要的原因。

比如刑法中规定,轻罪重罚,一人犯罪,亲戚邻里都要成为囚徒,死刑斩首者亦不计其数。

这就是秦法中所谓的连坐,意思很简单,一人犯法,全家遭殃,很是可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