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怪哉!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09字
  • 2022-01-21 23:19:22

被姬无夜甩在床榻上的美人儿,惊恐地蜷缩在一团,不断的抽噎。

“哼!”

穿戴好披甲之后,看了其一眼,姬无夜冷哼一声,像女人这种东西,除了宣泄欲望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作用了。

姬无夜正欲出门,可还是感觉有些不妥,又转身拿起随身的八尺,做好一切准备好,这才走出房门。

出门之后,他就立即吩咐手下,赶紧去通知白亦非。

正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做好后手之后,姬无夜这才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大殿的方向走去。

只是片刻的时间,姬无夜就来到了大殿门前,明明是自己家,此时他却有一点不情愿,不想进去。

怪哉。

站在大殿门前,姬无夜轻轻提了一口气,做好了突发意外时的应对,虽然可能没什么作用,但聊胜于无。

对于像姬无夜他这种横练武夫来讲,一旦提起第一口气,全身上下,犹如箭矢在弦,一但击发,迸发出来的威势,远超平常,绝非一般人可以抵挡!

而他手中的八尺,则是相当于他拳脚的延伸,不光距离变长,杀伤力也是更甚。

任你能掀起多大的滔天大浪,姬无夜可以始终稳如磐石,与此同时,还能打出连绵不绝的攻势!在加上自身的横练功夫,任谁碰到他,都要先抖三抖。

不过这种状态,并不是能一直持续,如果只是站的不动,像姬无夜这样的,最起码可以坚持一盏茶的时间。

但是如果碰到了势均力敌的人,并且陷入了局势焦灼的状态,那这一口气,会在体内迅速耗尽,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

待这口气,消耗殆尽,就急需要武夫换气,但是远不能与之前所发挥出来的威势相媲美。

这天下任何的修行者,都是一样的,气力终有穷时,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是潺潺小溪与江河湖泊一样的区别。

姬无夜抖了抖身上的甲胄,尽量让自己那有些僵硬的脸,可以稍微缓和一下。

大门缓缓打开。

“这么晚了,不请自来,计先生有何贵干?”

姬无夜还没有看到人,他那粗犷的声音,就已传至了大殿内,随后只见他呲牙咧嘴,快步的走向殿内。

大殿内有烛火照亮,还算明亮,那一袭青衫,头戴斗笠,双目微闭,是那么的显眼,站在原地,看样子是闭目养神已久。

姬无夜不得不承认,这一次在见到计余,不同于以往,之前从他那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除了能让他忌惮害怕之外,还有一种说不清的死寂沉溺之感,令人难以直视,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他面前,故意而为之。

计余此时站在那里,姬无夜竟然在计余一个杀手刺客身上,感觉到了类似于,只有读书人才有的温和。

怪哉!

可能计余真的是故意的,在听到姬无夜的话后,缓缓的睁开眼眸,注视这姬无夜,无形之中,一股死亡灭绝之意,充斥在整个大殿之中。

姬无夜:“눈_눈。”

好嘛!这刚刚绝对是他的错觉。

计余看着姬无夜身披甲胄,手里又拿着把青铜战刀,有些疑惑的问道:“将军,我们之间见面,你也不必手里提着一把战刀吧?”

姬无夜则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老夫能走到如今,靠的就是谨慎二字,毕竟也是以防万一,计先生你说的是吧。”

与表面上不同,姬无夜在心里暗骂,他妈的,你心里不知道吗?老夫提把战刀,不就是为了防你!问你妈的问,罗网的人真他娘的虚伪!

计余点了点头,看样子仿佛是对于姬无夜的说辞,颇为认同。

见计余还是那一副,不轻不慢,不缓不急的模样,姬无夜也是忍不住再次开口说道:

“这个时候来找老夫,不可能一点事也没有吧?说出来看看,老夫既然是加入了罗网,我们之间就不用这么见外了。”

一瞬间。

姬无夜瞳孔剧烈收缩。

一袭青衫极其突兀地站在他身前,他双手负于背后,神色淡然道:“我本来是要离开韩国的,可是路走了不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通了一件事还没有做完,于是我又回来了,这个时间也找不到住房,想来想去,也只有来找姬将军了。”

姬无夜恍然大悟。

计余伸手轻轻拿下头上的斗笠。

随后姬无夜后知后觉,蓦然气笑道:“这么晚的时间,你就是找老夫来寻个地方住!”

计余嘴角上扬,微微一笑道:“对啊,只不过我们再怎么认识,也要跟你这个主人打声招呼,你说是吧?姬将军。”

在听到计余的肯定回答后,姬无夜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阴沉铁青,额上筋脉奋张,青筋跳动,横肉抖动!

姬无夜右手紧握手中的八尺,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计余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姬无夜,他会怎样抉择?姬无夜是会忍不住出手,还是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不过气成这个样子,还真是为难他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