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内心抉择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43字
  • 2022-01-13 22:48:35

他,也就是计先生,罗网的天字一等杀手。

杀手杀手,毫无疑问,是以暗杀目标人物为准则的夜行者。

而计余又是其中塔尖上的人物,绝对的支配者!

能让他出手,应该不是政策上的事情,那种朝堂之事,是无论无何也轮不到他。

把那种种可能,都想过来一遍,也只有去杀人这一种可能了。

“就在刚才,他即将离去,我问计余去干什么,他只是回答了两个字“杀人”。”

紫女见他们二人沉默不言,也把计余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也说给他们听了。

听到紫女这么一说,韩非直接从思考中抽身出来,既然有了紫女姑娘的敲定,像这种推敲之事,从来不是什么,省心省力的功夫。

卫庄沉吟了一下说道:“杀人?就是不知道是那一个人。”

韩非眯了眯眼睛,面容开始变得有些莫名奇妙起来,“紫女姑娘看到的政字,你们说会不会是,嬴政的政!”

韩非的嗓音很平淡,可是落在紫女和卫庄他们二人耳中,犹如钟鼓敲击,震人心魄!

这时的气氛异常的凝重。

韩非挠了挠头,你们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好伐,然后装作一脸无辜的说道:“喂喂喂,我这只是推测,当不得真的。”

卫庄撇了韩非一眼,政?嬴政!韩非这家伙真的是敢想,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大,可以当做一条线,来进行推敲。

紫女用手掩嘴,有些不敢信的说道:“假设公子说的是对的,那计余将行的可是弑君之事!如果真的成功了,这诺大的七国之内,还有谁能够容下他?”

弑君者?韩非先是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紫女看着韩非又点头又摇头的样子,十分不解,“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韩非向其耐心的解释道:“紫女姑娘,假设归假设,我大概率觉得这件事,不太可能发生。”

卫庄突然盘腿而坐,闭上眼睛,静心凝神,开始轻轻呼吸吐纳,此时的他,心有不静,并不是因为嬴政,而是因为嬴政身边的盖聂。

假如计余真的当一位弑君者,以他对师哥盖聂的了解,他肯定会尽全力所阻止,纵然卫庄心高气傲,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和盖聂任何一个人,单打独斗的情况话,绝对不会是那个人的对手。

紫女反问:“为什么不可能?你的理由?”

韩非直视紫女的眼睛,目光清澈,然后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心窝,“没有理由,是直觉,这种感觉很奇妙,无法用言语形容,就像计余之前给我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一样。”

紫女点了点头,在她的内心潜意识里,其实也不希望,计余能做出弑君之事。

不过韩非又接着说道:“不过事事无绝对,紫女所说的假设,也并不完全无可能,毕竟这世间从来没有,十成十的肯定。”

这时卫庄睁开了眼睛,吐纳也已经结束,他的周围因吐纳而产生的气机涟漪,也渐渐的平复下来。

随后对韩非的话,进行了反驳,“哼!世间上所有的事,包括难以揣测的人,看似复杂,难以寻觅,但只要得见其细微之处,却皆有脉络可寻,这就是纵横之道,捭阖之理。”

韩飞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他怎么把这事儿忘了,这位仁兄可是鬼谷的嫡传弟子。

唉,自己在他面前,说那些话干什么。

看着卫庄面色颇为不善,韩非嘴角暗自一撇,心中颇不以为是,但是嘴里却奉承道:“是是是,在鬼谷传人面前,那自然日星象纬,在其掌中,占往察来,言无不验。”

看到韩非暗地里的动作,紫女摇摇头,忍俊不禁的在旁边笑了笑。

————

计余在离开紫兰轩之后,确实如紫女所看到的那样,一路朝西行走,直奔秦国的都城—咸阳城。

不过在走到一半,即将出新政城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了,在韩国新政,他还有一个手下墨鸦。

需不需要和他打声招呼呢?

平时极易能做出决定的计余,此时却罕见的有些微微犹豫起来。

他的犹豫,并不是担心墨鸦的安危,以墨鸦的能力,再加上给他的那一个令牌,在新郑城中,除非他自己作死。

计余他犹豫的是,自己此行一回秦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结局的好坏,一概不知。

想要杀掉,执掌秦国多年政权的文信侯吕不韦,这一路,绝对是灾厄不断,关隘重重,纵然以他现在的实力,也不敢有万全的把握,恐怕稍有不慎,恐怕一样有可能会身死剑折。

就算最后杀吕不韦,恐怕秦国也不会放过他,嬴政不会为了他,用王权压下,刺杀秦国重臣的罪责。

不过对于这一切,计余并不在乎。

只是他无法保证,在如此光怪陆离的战国时期,历史的轨迹还会不会,会像之前一样。

因为未知是可怕的,计余不敢赌,也不会去赌,他只能用自己的手段,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ps:昨天加班到11点,实在没力气了。₍₍(̨̡‾᷄ᗣ‾᷅)̧̢₎₎)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