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政”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04字
  • 2022-01-11 23:33:23

他一直都是这么孤独的吗?

紫女眼神复杂,嘴唇微动,想要说一声再见,最终还是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无话可说。

她就这样看着那位头戴斗笠的青衫客,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

紫女转过身,看着房间里的一切陈设,从他入住到至今,都没有发生变动,来的时候是什么样,走的时候还是什么样。

真是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

紫女把两扇木窗关掩,并且在心中打定了主意,这个房间以后就不准备开放了。

她再次环视一周,确定没有收拾的必要之后,然后就慢慢的退出了房间。

随着房门轻轻关上。

这屋内彻底陷入了寂静沉默。

紫女重新回到卫庄韩非面前,捻起一只犹然杯口朝下的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轻声说道:

“那人走了。”

卫庄一挑眉,有些不可思议,他就这么走了?不由得开口问道:“你确定?”

紫女放下茶杯后,点头回答道:“嗯,估计现在可能已经出新郑城了。”

在听到确切的回答后,在一旁的韩非,摸了摸自己的光滑下巴,思索道:“他就这么的匆忙吗?紫女姑娘,知不知道他去了那个方向?”

紫女清声说道:“西面。”

西面?

韩非眯了眯眼睛,略有所思,然后只是给紫女要了杯水,清晨还是不要喝酒了。

“紫女姑娘,给我也来一杯水吧。”

紫女没有拒绝,又捻起一只茶杯在身前,给韩非也倒了一杯茶,然后用手轻轻一推,装满水的茶杯,就滑到韩非身前,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而且没有一滴水洒落。

韩非看到这,伸出了大拇指赞道:“紫女姑娘好手段!”

紫女妩媚嫣然一笑道:“这种小小伎俩,公子就不必挂齿了。”

“西面,那是秦国的方向。”卫庄突然沉声开口道。

韩非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小口茶,眼神熠熠,“是啊,就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能让我们的这位计先生,亲自动身。”

对于韩非来说,不管是什么原因,计余突然的离开韩国,对于他来说,那就是好处,要比坏处多一点。

“他离韩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卫庄对韩非沉声问道。

把茶杯放下,韩非叹了一口气,“还能怎么办,当然还是继续对付姬无夜。”

卫庄脸色有些阴沉,“听你的语气,似乎并不怎么乐意,怎么,雄心壮志就这么快就消磨殆尽了。”

韩非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有的,见卫庄的话,有些不对劲,于是就连忙解释道:

“卫庄兄,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那只是在感慨罢了。”

卫庄双手环胸,目光依旧冰冷,语气不善的回答道:“哦,是吗?”

韩非看了卫庄那种,你不给我解释清楚,就即将拿剑的眼神,也是没好气道:“没有他作牵制,姬无夜肯定会腾出手来对付我们,在军饷一事上,他吃了个闷亏,以姬无夜那睚眦必报的性格,他怎么会善罢甘休。”

卫庄嗤讽道:“你这是怕了?”

韩非白了卫庄一眼,也不再解释,双手就这么一摊,“你就当我怕了,好吧。”

紫女就这样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喝茶,对于这种小场面,她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看韩非卫庄二人,亲切的交流完毕,她也要说些正事了。

“刚才在他的房间里,不经意间发现了,从秦国传过来的一份竹简,而且我可以确定,他的突然离去,和那份竹简有着密切的关联。”

卫庄皱着眉头,似乎发现了紫女话中的漏洞,“你是怎么知道那份竹简,是从秦国传来的?”

韩非也是看着紫女那妩媚娇艳的面容,他心中也是十分的不解,紫女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还是他亲口对她说的不成?

韩非怎么想都不对,于情于理都不符合逻辑,他打死也不相信,计余会是这么随便的一个人,能够这么轻易的告诉别人,别说是因为紫女姑娘一个女人,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他韩非这么的聪明,是绝对不可能相信的!

看着韩非那怪异的眼神,紫女也只好解释道:“只是巧合而已,碰巧看到了竹简上面的字,是用小篆书写的。”

“哦。”

韩非应了一声之后,然后神色微微凝重,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然后沉声的对紫女说道:

“紫女姑娘,你既然看到了上面的字,是用小篆书写的,那你有没有记住上面的内容?”

对此,紫女却摇了摇头,声音清淡道:

“没有看见内容,只是看到了一个字,一个用小篆书写的“政”字。”

“政字?”

韩非用手指,轻一下浅一下地轻扣桌面,脸上一副思考的神态。

他眉头微微皱起,能用上“政”一字的,究竟是什么事情?难道是秦国发生了政变?

不!

这种可能性,微小的几乎等于没有。

韩非心思玲珑剔透,既然从这头想不通,那就不妨从另一方面入手。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