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紫兰轩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17字
  • 2020-03-13 16:58:32

计余没有过于的探查,不过就算用脚趾头想,那些人也一定都是夜幕之人吧。

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他有一种预感,恐怕这里迟早会成为是非之地,毕竟秦灭六国,第一个就是韩国,算算时间,已经不多了…

正牵着马行走的计余,忽然听见莺莺燕燕之声,由远到近不绝于耳,他抬头望去。

好大的一座阁楼似的建筑,矗立在道路右侧,紫金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的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

“紫兰轩”

走到门前向里望去,只见里面有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美女成群,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不绝于眼,莺燕之声回荡不绝,更有其者,赤足踏行,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

计余只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去,不做任何停留。

计余这一举动,被阁楼上的某人看的清清楚楚。

也许是观察的时间长了一些,计余便感觉有人在窥视自己,抬头向上望去。

站在阁楼之人,是紫兰轩真正的主人,没人知道她的真正的姓名。

她的真实姓名与来历无人知晓,似乎是突然从天而降,只因其总是身着紫衣,所以人人以

“紫女”称呼。

久而久之,她本人也默认了这个名字。

也许是闲来无事,她刚打开窗户,便看到了有意思的一幕。她还从没有见过,有人能够在紫兰轩门前,不停下脚步,而不入的男人。

也许是她看的时间久了些,那个男人转过头,望向了她。

两人四目相对的一刹那,紫女看见那人的眼眸,似乎闪烁了一下。

一把苍白之剑,逐渐浮现在空中,悬停在那人头顶之上,她望着下面的路人神色如一,随即恍然大悟,似乎只有她可见!

那悬空之剑,散发的无形锐利,洞穿空气,刺入紫女的心神,她想要立刻离去,但是一股气机将她锁定,全身动弹不得。

剑身微微向上扬起,向着她所在的方向斩去。

剑气浮动!

天际为之一动,无视空间距离,瞬间到达她的眼前。

紫女眼中的世界,变成了黑白之色,她知道这一剑下去,自己段然没有存活的可能,只能无力的闭上双眼,一滴眼泪,从她那精致的脸庞滑过。

在与阁楼上的女子,四目相对一瞬间,计余是用精气神做剑柄,剑心做剑身,剑意做剑刃。

凝成了一把元神之剑,此剑可伤神。

一击过后,悬在半空的那把剑,便消散于天地间,计余也是感到了阵阵疲倦。

“果然,维持它需要消耗,自己大量的精力。”

计余转身离去,没有在看向阁楼之上的人。

良久过后,紫女并没有感到丝毫不适,于是缓缓的睁开双眼,发现那人已不见踪迹。

低头一看,只有一缕紫色的秀发,安安静静的躺在地面上,如果不是那断发上,还留有残余的可怕剑气,恐怕她以为这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一样,这个人的实力太过于恐怖!

而此时在她眼中,还呈现黑白之色的世界,犹如一面镜子般,不断的崩碎瓦解,化为点点晨光,消散与空气中。

紫女的眼睛逐渐恢复正常,她眼中的世界,依旧是那个绚丽多彩的世界。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秀色掩今古,罗兰羞玉颜。”

在最后一点黑白之色消失的瞬间,在她耳边忽然传出了一句话,这声音仿佛来自天边,又好似在她耳边轻声喃语,随光而逝。

紫女久久不能回神,心中的惶恐不安,随着一句话,顿时消散了一大半,但还是心有余悸!

随之而来的,便对计余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她已经把计余的面容,深深映入眼眸,并且相信还会有在见面的那一天。

“兰儿,你把这三个时辰内,进出新郑的所有陌生人,给我查清楚,我要知道所有人的详细信息!”

就在紫女把门窗关上的一瞬间,再三犹豫下,她还是想要弄清楚,那个人的来历。

………

已经走出新郑的计余,心情反而有些沉重,就刚才的情况来说,自己的杀心,似乎越来越重了。

虽然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暗合天道,但是终究是人心,是人就会有七情六欲。

看来自己以夺命十三剑为剑心,其中的戾气,对如今的他,竟然也会产生一点影响。

对于刚才的那个姑娘,计余感觉自己似乎太过分了,希望她心里不要留下阴影,好在自己对她,也做出了一点点补偿……

在计余不急不慢的赶路下,两天后,他终于到达了阴晋。

他刚刚踏入熟悉的地方,发现王伯在前面站着,似乎是在等他?他怎么知道自己回来啦?

随即便释然了,如果不知道,那才是不正常,恐怕自己的行踪,罗网早就了如指掌。

“王伯。”

王伯看着眼前之人,心里还是不敢相信,就在几天前,他才知道这次任务的来龙去脉。

并且和传说中的黑白玄翦有关,很难想象他竟然活了下来!

那十三的实力,起码触碰到了天字一等的境界。

怪不得咸阳的那位大人,点名要见十三,年纪轻轻,就如此锋利的剑器,谁不想握手中呢?

“十三,这次任务你完成的很好,只不过你需要亲自去咸阳一趟,直接向那位大人复命!”

罗网之人不喜欢拖泥带水,王伯也是如此,直接开门见山,向计余说出这次见他的目的。

计余知道此时该问什么,不该问什么。

“王伯,十三知晓,我何时动身启程?”

王伯很是满意计余的回答,开口说道:“越快越好,最好这一会你就动身去咸阳!”

计余难以想象,究竟是何等人物要见自己,罗网之人独立于国家之外,外人想要召见罗网之人,根本就不可能!

除非想要见自己的人,也是属于罗网,罗网的等级制度森严,杀手之间除非任务一样,都是各司其职互不干扰。

除非是那个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