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诚于剑,诚于心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028字
  • 2021-03-28 16:59:48

此时千斤闸门已经打开,玄翦一脚踢退典庆,抱起毫无气息的魏纤纤,向着城外逃去。

典庆抬头望向夜空,一片片的雪花飘落,典庆望的出神。

………

白雪越下越大,顷刻之间整片大地变得茫茫一片。

计余站在庭院中,看着漫天大雪,一股莫名的悲伤笼罩在心头。

到了他这个境界,应该不会突然的感到莫名其妙,这绝对是有事情要发生!

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朋友,没有亲人,问题出在哪呢?

计余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两个面容。

“不好!”

计余心中暗道。

此时的他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也不完全耽误他运气吐纳。

天色虽暗,为了不影响赶路,计余体内真气浮动,一脚踏出踩在空气之上,竟然腾空而起,空中几个闪烁消失在庭院中。

计余乘风而行,虽然达不到列子的御风而行,在空中也不能一直停留,但是如此行为被行人看到,还是会惊叹一声:“此乃仙人是也!”

………

玄翦抱着魏纤纤,一步一步走到了记忆中的那个小湖。

这里有着他们的誓言,有着他们的喜怒哀乐,有着他们共同美好的记忆,可是这一切都不存在了!

湖面已经被完全的冻结,就犹如此时此刻的玄翦,玄翦走上冰面,怀中的人儿早已没有了往昔的温暖。

一脚踏碎冰面,玄翦和魏纤纤同时掉入了冰水中,他一心只想求死。

就在玄翦即将完全没去水中时,他突然感受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禁锢住,无法反坑,动弹不得。

忽然一道剑光闪过,在岸边激荡出去,犹如绚丽的晚霞,又宛如耀眼的晨光。

剑气一变三,三分九,九化百。

剑气如雨落!

整个冰面在剑气的冲击下,纷纷崩开消散,玄翦惊骇万分同时,发现自己在剑气的笼罩下,居然没有伤到分毫!

与此同时,岸边传来一声低呼!

“世间万物皆可一剑斩之。”

“是他!他怎么来了?他的伤在身体的各个筋脉,怎么可能好的这么快?”

玄翦听到熟悉的声音,猜到了是谁,一丝动容之色,在玄翦脸上一闪而逝。

站在湖边的正是计余,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看着玄翦慢慢从水中走出,计余有些沉默,不知道该对玄翦说些什么。

计余能感觉的到,魏纤纤的尸体已经沉在了湖底,他没有问玄翦为什么这样做,入土为安不好吗?

看着玄翦,计余说一句:“需要我出手吗?”

“不需要,从今天开始,真正的玄翦已经死去,留下的只是一个复仇的亡魂。”

玄翦的声音沙哑且没有一丝情绪包含在内,宛如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计余看着玄翦不在说话,只是低声轻轻喃语。

“剑来。”

一把漆黑的长剑破水而出,一声声剑鸣不断响起,在空气中震颤着划出一道长长的涟漪,在玄翦惊骇的眼神中,落在了计余手上,正是黑白玄翦两剑中的玄剑!

“你最忠诚的朋友,希望你不要再一次抛弃它。”

看着近在咫尺的黑剑,玄翦神情复杂,有悲伤,有庆幸,有惆怅,更多的是浓浓的后悔………

计余再次警告玄翦:“心中有太多的杂念,是不利于剑道的修行。

剑道一途,是单纯的,是纯粹的,心中的杂念过多,会消磨你的精气神,更会瓦解你的意志!

最终的结果就会是,一条通天大道,在你的手中,就会慢慢变成一条死路!

剑道修炼的即是手中之剑,但更重要的是心态意志的变化。

诚于剑,诚于心。弃剑者,必有余殃!”

听完计余说的话,玄翦更加的后悔自责,后悔的是,为什么会弃剑于湖,他本就善于双手持剑,如果时间能够重来,双剑在手,谁能挡我!

接过计余手里的剑,他的四周顿生黑气,在玄翦周身环绕弥漫,杀机更盛,并在空气中散开,飘落的雪花一接触到,瞬间消失与无形。

计余看到此等情形,眉头微微皱起。

“心中的仇恨,使玄翦的杀气更浓烈了,可是刚过易折……”

随着玄翦逐渐平复下来,开口问道:“十三,你的伤完全恢复了?”

“还没有彻底的回复,不过已然没什么大碍。”

玄翦心中疑惑未减,张口想继续问道,却被计余打断了。

“我的身体破后而立,全身脉络重塑,后来悟出了一点用剑道理,已经能够完全驾驭自身的力量,到达了人力能所触碰的极限!

一招一式,一呼一吸,契合天道,估计也就差一步,达到传说中天人合一的境界。”

玄翦不由得无限感慨:“天之妖孽!”

计余:“我要走了,你跟我回秦国?”

“不,我要亲自手刃了魏庸!”

“你的机会有点渺茫,魏庸知道你没死,肯定会加紧防护的,说不定会直接在军营中不出来。”

“放心,有一处地方他必定会回去,我在那里等着他。”

计余沉思了一下:“魏家庄?”

玄翦流露出一丝残忍。

计余知道他无法阻拦玄翦,像魏庸这样的人死不足惜。

计余:“你自己好自为之,明天我就要回秦国,罗网那里我要过去复命,也许以后我能帮到你什么。”

玄翦反问:“以你现在的实力,脱离罗网易如反掌,为何还要过去?”

计余慢慢吐了一口气:“只是为了心中一个梦。”

“梦?”

“对,一个梦。”

………

次日清晨,大雪已经停止下落,天上的乌云还没有散去,街道上的行人都感受到了,空气中的压抑沉重,看来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已经都互相传开了。

大梁城外的郊区。

计余骑着快马,正赶往秦国,他继续留在这里,已然没有了任何意义,不如早点离去。

………

这一路上风平浪静,当计余再次到达新郑时,在他的感知中,城内分布的暗哨多达几十处,似乎都是以韩国大将军府为中心点,逐渐向周围扩散开来,其中的各个交通要道,或者说来往韩国必经之路,尤为密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