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谋划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05字
  • 2021-12-24 23:49:01

正在思考的韩非,感到了气氛不对,四下打量的一眼。

“哦豁!”

三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

韩非茫然四顾,不清楚他们这是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啊?

紫女见韩非毫不自知,于是出言提醒到,“公子说话可要留心,紫兰轩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那个人可离这个房间没有多远。”

这时韩非才恍然大悟,翻了个白眼,“你们想哪去了,我韩非再怎么不知天高地厚,也不可能有那种想法,那种杀神,谁敢和他硬碰硬啊!”

张良很夸张的怕了拍胸脯,对着韩非说道:“吓死了我了,要不是韩兄解释,我都在考虑,是不是要退出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虽然这只是张良的玩笑,但是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件事。

计余光是站在那里不动,就无法让人忽视他,他的一举一动,所造成的影响,都是难以估料的。

如果不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那流沙成立的目的何在,处处受到限制,而且还是无形之中,受到的限制。

书中常说,一人敌一国,韩非总算在自己身上有体验。

只不过自己就是那个被动之人,这种感觉十分的不爽。

卫庄冷哼一声,“还想硬碰硬,是用你的口舌?还是用你的拳头?他的剑锋,也是你可以触碰的?”

韩非则是摸了摸鼻子,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此时卫庄的性情,是不是有点急躁了。

但凡关于计先生的话题,卫庄似乎和平时的表现,有些不一样。

该怎么形容呢?

水火不容?还远远没有到那一步。

嫉羡?有一点点接近了。

卫庄本就是一个自负高傲的人,少年时期便得到鬼谷子的真传,凭借这一身剑术,又获得了,被称为妖剑的鲨齿,更是无一人可挡!

于是造就的结果就是,在卫庄的眼里,这天下间的剑客,只分两种人。

第一种人就是那剑术不堪的废物,第二种人就是他的师哥盖聂。

从一开始拿起剑来,他就告诉自己,他的对手,至始至终只有一个,也是盖聂。

不过自从魏家庄一战之后,卫庄的心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输给黑白玄翦也就算了,那毕竟是在江湖中,是享有十几年盛名的剑豪。

可是在碰到与其一样年轻的计余时,心态悄然之间,发生了转变。

如果卫庄不能做出改变,恐怕再过几年时间,论剑术的杀伐高低,卫庄就算踮起脚尖,伸长脖子,也最多够到计余的肩膀上。

对于卫庄的问题,韩非思考许久,才缓缓的说道:“也许对他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以不变而应万变。”

对于像他这种人,绝对不可能硬来,只能徐徐善近,以图谋之。

这位目的不明的计先生,实在是不可以常理揣度,说话行事,截然不同于韩非认知中的杀手。

“怎么个以不变应万变?”

紫女也是比较好奇,韩非这么聪明的人,究竟能想出什么法子。

张良在一旁也是盘坐下来,一脸正经的认真仔细旁听。

韩非一摊手,无奈道:“我要是有一点办法,我也不会说出,以不变应万变这个法子来。”

“切!”

紫女白愣了韩非一眼,他这句话,什么都说了,但是什么又没说,一点用儿都没有。

张良突然在旁边插嘴道:“人无完人,金无足赤,任何人都不可能完美的犹如一面镜子一样,他肯定也会有弱点,只是现在我们不知道罢了。”

韩非的手指,轻轻在桌子上扣响,他在认真思索张良说的这句话。

不是思考这句话的对与不对,而是正在寻找合适的方法,如何发现那个人的缺陷与弱点。

“紫女姑娘,你口中的那个妹妹。是怎么接近他的?难道他喜好美色?”

喜好美色?

这个词刚一说出口,韩非就后悔了,像他那样的人,喜好美色?那天底下就没有圣人君子了。

紫女听到这话后,微微扶额,这个九公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跳脱了,让人跟不上他说话的节奏。

“什么喜好美色啊!是我主动要求,让妹妹去对他弹琴的。”

说到弹琴,顿时来了兴趣。

韩非一脸好奇的问道:“弹琴?紫女姑娘,你口中的妹妹,叫什么名字?能不能让我见识见识?

能让紫女姑娘,把一位琴师,放到那个人身边,看来这个人不光长的秀美,而且琴技必定也是十分的出色。”

听到韩非讲话,紫女的眼神中,神光熠熠,这句话,她喜欢听。

“公子想见,今天就可以,弄玉妹妹,可是我们这儿最好的琴师,凡是听过她琴声的人,都接流连忘返,公子有福气呀。

听琴的时间,公子最好放到午时。”

韩非一脸疑惑,看着紫女问道:“为什么?”

“下午的一段时间,弄玉妹妹是属于计先生的,你最好注意一点,突然暴毙的左司马刘意,就是因为寻找弄玉,打扰到了他,而被震碎了心脉。”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