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全新的韩国?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20字
  • 2021-12-21 23:31:36

张良一语落地。

韩非很认真听张良说的这些,同时也在心中推敲了一二。

随后韩非畅意极致,轻微摇晃手臂,对着其余人感叹道:

“子房思辨如神,心细如发啊!这一招斡旋安抚之策,实在是高啊。”

很快韩非就做出决断,对张良说道:“子房这最后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张良欣然一笑,很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韩兄言重了,你们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最迟不过清晨。”

韩非笑呵呵的道:“子房,多迟也等你!”

张良正了正衣衫,对着韩非卫庄紫女三人,作揖行礼,“子房就先行离去了。”

看着张良眉宇之间的神采,卫庄在心中不免有些感慨,不愧为张开地之孙,怪不得韩非对他如此的念念不忘。

张良也是一个很果断之人,说完就立即出门而去,最后也不忘把木门再次关上。

待张良走后,韩非走到卫庄身边,放着紫女的面,恭敬的弯下腰,双手一揖,丝毫没有一个身为公子的架子。

“如果没有卫庄兄的惊天绝杀,纵然知道了军饷的藏匿之地,那也是鞭长莫及,可望而不可求!”

紫女对于韩非的表现,明媚的眼眸里,复杂眼神,一闪而逝。

“以张良的行事,这司寇执掌的刑法大权,你可谓是伸手可及,何必再弄这些虚情假意,这只是你们这些王室贵胄的权力游戏,我没有兴趣。”

也不知道韩非的这句话,是触到了卫庄的禁忌,还是怎么着了,卫庄他把青铜酒樽,猛的往桌上一掷,声音冰冷!

而一旁的紫女,则是一种冷眼旁观的态度,谁也不劝,谁也不帮。

看着卫庄起身,朝着门外走去,韩非面无表情,对着他的背影说道。

“卫庄兄留步,还有一件事请教。”

即将一只脚迈出门槛的卫庄,听到这句话后,把脚给放了下来。

“你对姬无夜这人怎么评价?”

卫庄收敛脸上的冷意,沉声道:“他能活到现在,还能执掌大权,可见你父王的昏庸无能。”

韩非会心一笑,毫不在意,自己的父王是什么样,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卫庄口中的昏庸无能,算是最轻的,也算是给他留了些情面。

“我想让你在帮我一个忙。”

卫庄转过身,眉毛微挑,“哦,什么忙?”

“姬无夜不除,韩国必亡!”

韩非的这句话掷地有声,紫女在傍边为之侧目。

“你想让我杀了他?”

韩非默然注视这卫庄,沉重的说道:

“我既然执掌刑法,当然明白,杀人是犯法的,一定而是也不会允许其他人这么做。”

“哈哈哈。”

卫庄发出了一阵冰寒的冷笑。

“也许你可以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说给那个人听,说不定他能听得进去。

姬无夜不死,韩国必亡?这句话放在之前,我承认你说的是对的,可是到了现在,你以为除掉一个姬无夜,就能解决韩国的现状吗?

他背后的夜幕,还有那个来自罗网的人,他们是吃素的吗?”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其实卫庄从将军府出来,那颗悬着的心,才算稍微的放下一点。

计余一剑杀三人时,从他身上流露出的些许剑意,竟然让一旁的卫庄,皮肤产生了实质性的针刺疼痛。

他似乎又变强了!

就好像是那河流中的水,无时无刻不在流动一样。

原本只落后一步的卫庄,现在只能看到计余的背影了。

在这一点上,卫庄不得不承认,假若以今往上逆流而去两百年,像他一样,杀力之大、杀气之盛的剑客,也许会有,但绝对不是名杀手刺客!

对于卫庄的冷嘲热讽,韩非对此淡然的一笑,“夜幕也好,罗网的人也罢,在一国面前,人力终有穷时,在数万数十万铁骑面前,也会土崩瓦解,化为泥尘。

其实我的最根本的意思,是想让卫庄兄取代他!”

卫庄不屑的笑了,“他?姬无夜?”

韩非伸出手指,指着卫庄,一语道破天机,“没错,我发现大将军这个职位,与卫庄兄很是契合。”

卫庄望着这个面前说话的男子,嘴角渗出一丝讥讽,“然后呢?效忠于你的权力游戏?”

韩非肃容,正衣襟,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不管愿不愿意,我们都已经置身于,这个名为天下的权力漩涡中,这已经无法改变。但是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全新的韩国。”

在卫庄紫女面前,韩非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也是他此次从小圣贤庄,回到韩国的最终目的!

“我们?全新的韩国?你就这么笃定,我会答应你吗?”

卫庄双臂抱胸,淡淡的说道。

韩非面容表现的丝毫波澜不惊,“如果卫庄兄不想答应的话,也不会站在这里,听我说这么多的废话,而是扭头就走。

既然卫庄兄站在了这里,而且听着韩非的话,我就有十足的理由相信,这个“我们”一定就是我们,一个人也不会多,一个人也不会少。”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