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动手?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43字
  • 2021-12-19 23:27:12

数十年来,夜幕杀手刺客,犹如浮萍漂零,死而无坟。

墨鸦看着白凤,在心中暗暗决定,也许这次,我们这根萍草,能于水中漂零而不沉溺。

“我先走了,你...万事小心。”

墨鸦望向紫兰轩的方向,神情肃穆,不忘对白凤提醒道。

“墨鸦你去哪?哪位大人此时在将军府。”白凤一脸不解,带着疑问道。

墨鸦双手环胸,姿态看着很是放松,“你认为以这位大人的脾气性格,会和姬无夜长谈吗?以我的感觉来看,如果不是现在的姬无夜,可能对他还有点用处,将军府有很大的可能,就会易主了。”

将军府易主?

白凤心神失守,易主?他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姬无夜生死,全在那位大人的一念之间。

“大人此时应该回去了,白凤你回去如实的禀报姬无夜就行。”

其实,如果不是偶然间,看见那道耀眼的青虹,墨鸦也不敢如此笃定。

白凤点点头,只是心里有些不自然,至此一别,他和墨鸦走上了不同的两条路,也不知道今后的路,能不能再次相交。

墨鸦仿佛是看穿少年的心思,他邪魅的面容上,带着微笑: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到时候,白凤你自然而然会知道。”

说完这句话后,墨鸦一闪而逝,消失在原地。

摇了摇头,稍作犹豫了一下,白凤的身影一闪,也消失了在原地。

…………

等到了紫兰轩后,墨鸦还是犹豫了。

现实毕竟是现实,和人想的,绝大多数时候都不一样。

第一次以属下的身份,去接近他,要说不紧张,那纯属于是自欺欺人。

第一句话该怎么说呢?

咳咳。

大人,属下墨鸦回来了,有句话要说。

不行不行,墨鸦摇了摇头,太死板了。

“唉。”

墨鸦叹了一口气,就这样吧,随遇而安。

一个轻轻的飞跃,墨鸦就到了紫兰轩的第四层阁楼,他刚一站住脚身,就听到耳边传来了一句话。

“我在最西侧的房间里。”

墨鸦轻轻吸了一口气,稍微一点点的踮起脚尖,朝着最西侧的房间走去。

走到木门前,墨鸦并没有选择叩门,而是恭恭敬敬的小声道:“大人,墨鸦回来了。”

“进来吧。”

再得到允许后,墨鸦这才轻轻地门推开。

待进入之后,墨鸦又轻轻的把门给关上了。

没有丝毫犹豫,也没有向前观看,凭借着练武之人的直觉,立即朝着床榻的地方单膝跪地。

“大人,事已查明......”

还没等墨鸦说完,计余从床榻上坐起,“起来吧墨鸦,以后见我不必下跪,我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墨鸦应然如是,将到了嘴边的言语,默默咽回了肚子,难怪以前书上说,这世间练武之人,以剑客心性最为随意。

计余扶手而坐,声音且轻而缓,“军饷的事,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也毋需理会,回来转告姬无夜即可,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用过多的考虑我的存在,一切照旧,让他等着我的命令。”

墨鸦点了点头,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是放在这位大人身上,也就不奇怪了。

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本以为,离开姬无夜后,起码需要一些时间来习惯,但是这次以下属的身份,单独面见他,并没有那种生涩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

好像在这位大人身上,有一种能让他感到“理所应该”,和“天经地义”的气质。

仿佛墨鸦他就应该是这位大人的属下。

“有什么问题吗?”

计余看着墨鸦似乎有些神离,于是张口问道。

墨鸦瞬间会神,对于自己的反应,他有些哭笑不得,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大人,没什么,只是心中有些疑问。”

计余听后来了些兴致,“说来听听。”

“墨鸦想知道,大人您为什么要选择我做为属下?”墨鸦说出了作中的疑惑,这个问题他必须解开。

像墨鸦这种人,其实无论是杀手刺客,还是正道人士,都讲究个“意与心合”,有些事情,是必须要知道的。

计余从床榻上下来,走到墨鸦面前,把手搭在后者的肩膀上,“其实原因很简单,我只是觉得,墨鸦你比较对我的胃口,而且在我的感知中,你这个人很特殊,特殊的人,会在特殊的场合,有这特殊的作用。”

墨鸦把这句话记在心中,他的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人,是不屑于说谎的。

“明白了,大人,能跟在您的身边,是墨鸦的福份。”

计余摆摆手,“这种话以后少说,没有任何意义。”

墨鸦恭敬地回答道:“是,大人。”

“事情办完之后,给我详细的整理一份夜幕的资料,记着,我要的是全部。”计余把手从墨鸦肩头拿开,再次回到了坐榻上说道。

听到这句话后,墨鸦神色异然,这么快,是要动手了吗?还是说另有目的。

不过既然大人吩咐了,那他只能照办,说来也怪,他心里没有一丝负担,反而有些期待,期待后面的事情,到底如何发展。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