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玄剑玄翦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2224字
  • 2020-11-15 10:39:21

玄翦讽刺魏庸说道:“这似乎达到了你要的效果,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罗网所为,而你就能独善其身。”

魏庸不以为然。

“不需要让所有人知道,你的身份和行为,只需向一个人解释就可以啦!”

话音刚落,东西两道城门处的千斤闸纷纷落下,发出巨大的声响。

城墙上突然出现了众多士兵,他们快速的列成一排,弯弓搭箭,把带着火的箭头瞄向了下面的玄翦。

察觉到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玄翦正待回头,魏庸的声音便传了下来。

“大将军的爱徒,魏武卒的第一勇士,千夫长典庆!”

典庆双手持镇天刀,看着前面的玄翦,尤其是他手中的白剑,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他的剑势,与师傅的伤口完全一样!”

玄翦:“披甲门的人?”

魏庸添油加醋道:“如果不是和虎狼之师的秦军厮杀激烈,就凭你的剑怎么可能伤得了大将军?”

“持剑之人,对剑以外的任何事物所起的贪欲,都会成为他的弱点。”

魏庸挥了挥手,他的女儿魏纤纤被他手下的士兵带了上来。

“纤纤!”

纵然身陷重围,面对千夫长典庆,玄翦眉头也不曾皱一下,更不会有丝毫胆怯之色,他相信剑在手中,就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

可是当魏纤纤出现在城墙上时,顿时心乱如麻,刚才那种视一切为草齑的神情也消失不见,只剩下对魏纤纤的牵挂和担忧。

魏庸对玄翦的表情很是满意:“放下你手中的剑,难道你还想在纤纤面前行凶吗?”

“不要!”

魏纤纤听到父亲的话,立马出声阻止。

她内心十分清楚,玄翦一旦放下手中的剑,那真的就是任人宰割,她不想看到那一幕。

听到魏庸的话,片刻的犹豫也没有,玄翦把手中唯一的翦剑钉在了城墙头上,直没入剑身三分之二处。

唯一的不确定因素也解决了,魏庸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魏纤纤道:

“很好,纤纤他需要在这里接受魏武卒的调查,此等是国家大事,关乎魏国的未来,你切记不可插手,不要让父亲我为难!”

魏纤纤无力的瘫坐在地,她的心中十分清楚,父亲是什么样的人,玄翦为他做了这么多不好的事,为了永绝后患,玄翦他一定是十死无生!

一个士兵把白剑取了下来,交给了魏庸,看着手中的剑,对着周围士兵沉声说道:“此人乃是秦国爪牙,暗杀朝中重臣和大将军的凶手,务必将他拿下,但是如有抗拒,就地格杀!”

玄翦眼神中没一丝一毫的波动,只要纤纤安全,他便什么也不在乎。

这时典庆突然发难,其攻势刚猛无比,两把镇天刀带着千钧之力向玄翦斩去,势不可挡。

玄翦手无寸铁,只能四处闪躲,用血肉之躯来阻挡,这不是明智的选择。

好在典庆虽然勇猛无比,但速度却不是很迅捷,显得有些笨重,玄翦躲闪起来到是游刃有余。

魏纤纤站在城墙上焦急万分,在她眼中,玄翦稍有差池便是与她天人两隔。

魏纤纤把目光对准了魏庸,尤其是他手里拿的白剑,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起来,她站起身猛然间撞向魏庸。

魏庸被撞了个踉跄,手中的剑也被魏纤纤夺去,稳住身体重心后,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女儿,顿时勃然大怒。

“纤纤!你在干什么?快把剑给我!”

魏纤纤没有回答,只是不断后退,片刻的犹豫,就把剑抛向了玄翦。

翦剑入手,局势瞬间反转,从玄翦身上散发的死气与冰冷,直扑向典庆。

被这种气势冲击之下,典庆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玄翦没有多余的动作,都是最基本的剑招,但是一招一式之间,全部直奔典庆的要害之处。

在玄翦的攻势下,典庆从刚开始疯狂进攻,变成了被动防守!

几个呼吸间,典庆便露出了破绽,被玄翦一脚踢在了胸膛上,向后滑行了十余米。

这个时候,魏纤纤已经站在了城墙上,魏庸见状赶紧上去阻拦,可惜只慢了一步,魏纤纤纵身一跃,向着玄翦的位置坠落下去。

玄翦见状,几个步伐快速在空中连点,在半空中接住了魏纤纤,把她轻轻的放在地上。

魏纤纤刚一落地,就向前一步,双手张开把玄翦护在身后。

“父亲!求求您放过他吧!”

魏庸大怒!

“放过他?你可知道他是何人,是何出身?而且他亲手杀了魏国的大将军!我留他不得!”

魏纤纤面露绝望之色,望着典庆在一步步的逼近,失声向着典庆喊到:

“真正的凶手不是他!是另有其人!”

典庆闻言停下脚步,反声问道。

“凶手另有其人?可是我师傅身上的伤口,与你身后之人的剑势丝毫不差!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还在骗我?纵然你是大司空之女,我也绝对不会姑息!”

“不!杀死大将军的真凶不是他!真的不是他!”

典庆看着眼前的女子有些动容。

“那你说,真凶到底是谁?”

“真凶是……真凶是……我不能说。”

魏纤纤向上看了一眼魏庸,还是没能说出最后几个字。

魏庸眼皮直跳,看来事情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他绝对不能让魏纤纤说出真凶。

“我这个女儿串通敌冦,是家门不幸啊!

典庆!将他们全部正法!”

周围的士兵闻言不敢相信,就连千夫长典庆也是愣神了一下。

魏纤纤见父亲下如此命令,也是睁大了眼眸,知道在拖下去的话,存活下去的几率几乎没有。

指着千斤闸右面的铜制转轮对玄翦道:“看见那个机关没有?把它破坏掉,大门就能打开,我们就能出去啦!”

玄翦不在逗留,抱起魏纤纤就走。

魏庸大喊:“不要让他们跑掉!放箭,快放箭!”

顿时漫天火雨顷刻之间,把玄翦二人笼罩。

即使玄翦位列天字一等,想要保全两个人也是难上加难。

玄翦为了保护魏纤纤,箭雨过后身上还是中了一箭!

“典庆!还不赶快将他们正法!”

魏庸见两人无碍,冲着典庆喊到!

玄翦此时已经,将手中的白剑插入齿轮中,使出全力,闸门也堪堪往上开了一点,卡在缝隙中的翦剑上布满了裂纹。

(奈何千斤闸有千斤之重,寻常都需要十几人共同才能拉动。)

这是典庆已经逼近,看着背对着他的玄翦,手中的镇天刀猛然斩去。

魏纤纤闪身挡在了玄翦的背后。

“不!”

察觉身后的异样,玄翦发出一声悲痛的怒吼!

“咔嚓!”

这时白剑也在千斤之下,崩成了碎片!

剑短人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