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难以置信
  • 秦时之大秦护道者
  • 平地秋兰
  • 1720字
  • 2021-12-16 20:22:51

他最信任的朋友与最信赖的上级。

年幼时血潭的初遇,成长中一次又一次的包容与教导……亦师亦友,如兄如父。

看着墨鸦,白凤默然无言。

墨鸦能够轻易的感受到,空气中传来的悲伤,那是属于白凤的,他走过去,想去轻揉白凤那蓝紫色头发。

似乎察觉到了墨鸦的动作,白凤摇头的躲开了。

“唉。”

墨鸦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这小子还是这么的天真单纯。

他现在跟着的这位大人,其中的份量,岂是姬无夜能够相比的。

虽然此人也是杀人如麻,但是和姬无夜一比,在某些方面,要好的多。

这种事情过犹不及,不能强求,需要白凤他自己慢慢接受。

“有什么发现没有?”

墨鸦赶紧转移话题,对白凤问道。

“黑衣人的武功很高,现场的打斗痕迹很少,转移军饷的精骑,没有丝毫抵抗能力,犹如待宰的羔羊。”

白凤从屋檐跳下,低声说道。

“哦,能够看出黑衣人去哪了吗?”

墨鸦哦了一声,接着问道。

白凤在不能和墨鸦相比,也终究是夜幕培养多年的杀手,这种情况也司空见惯了,毫不犹豫的说道:

“黑衣人很蠢,这么深的辙印都看不到吗?”

墨鸦顺着白凤的目光看去,果然,在地面上,他发现有好几道很深的车轴印。

十万两军饷,可不是这么好隐藏的。

这一带,已经非常接近新郑城外的郊区了。

墨鸦看车轴的辙印,似乎是往内城的方向去的。

这就很有意思了,这黑衣人既然敢劫军饷,肯定是知道这军饷是夜幕的东西,想不通的是,他竟然还敢带着军饷去内城。

“白凤,不要大意,对方既然敢这么做,事情肯定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白凤没有回答,只是清逸的面貌,变得慎重了起来,浑身气机内敛不发,然后朝着辙印的方向掠去。

墨鸦对白凤的表现,暗自点点头,见白凤离去,也不耽搁,赶紧起身追了过去。

......

韩非跟着张良,来到了新郑城外的一座山丘之上,正好看见紫女在摆放酒桌。

“此处视野开阔,城中景致一览无余,九公子可还满意?”

紫女看着韩非到来,笑容恬淡,妩媚华贵。

“知我者,紫女姑娘也,这果真是个看景的好去处。”

韩非盘坐下来,端起酒杯,遥看着尽收眼底的新郑。

紫女没看见卫庄,于是问道:“卫庄怎么没跟你们一起过来?”

韩非:“卫庄兄收尾去了。”

“这样啊......”

“公子,那我给你的药粉,可还派上了用场?”

紫女端起酒壶,给韩非倒满酒后,略作思量一下,然后问道。

韩非一饮而尽,哈哈一笑,“没有紫女姑娘的药粉,今夜绝对难以成事!”

“听公子的话,看来是成功了。”紫女面带微笑。

韩非脸色一变,嗓音有些低沉说道:“出了些变数,但是结果是好的。”

紫女一如既往的贴心问道:“变数?什么变数?”

“我在将军府遇到计先生了......”

沉默了片刻,韩非远眺城中的将军府道。

在听到“计先生”这个词后,紫女也忍不住眉头紧皱。

张良:“???”

见韩非紫女一反常态的表现,他感觉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存在。

纵然在面对姬无夜时,他也没见到韩非,流露出这样的神态?

他们的这种表情,让张良恍惚之间,像是回到了年少之时,初次犯错,被祖父责骂,有种战战兢兢的错觉。

“冒昧地问一下,这个计先生是谁啊?”

张良把酒樽放到案桌上,身体微微侧倾,面带疑惑的看着紫女韩非。

紫女回过神来,笑了笑,“也没什么,是不过是一个住在紫兰轩的客人罢了。”

“是啊,这个紫兰轩的客人,敢当着姬无夜的面,杀他的人,而且还是他的女人......”

韩非一脸可惜的感慨道。

不知道姬无夜的人,还以为他是在可惜美人呢。

紫女掩嘴惊叹:“什么。”

张良有些悚然:“这可不带开玩笑的,韩兄。”

姬无夜是什么人?

张家三代为相,张良出生就在韩国,生活这么多年,他心中比谁都清楚,姬无夜在韩国究竟代表着什么。

当着姬无夜的面杀人,而且杀的还是他的女人,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那个...那个客人没事吧?”

张良明显不信韩非的话,将信将疑道。

紫女也是看着韩非,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有没有事,我不清楚,因为我提前先离开将军府了。”韩非如实的说道。

张良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按着姬无夜的性格,那个客人应该是没了吧。

韩非似乎看出了,张良心中所想,于是补充道:“计先生杀人时,姬无夜当时连一个“不”字,都没有说。”

“啊!”

这下张良彻底愣住了。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张良还是愿意,相信韩非说的话。

“你们是怎么碰面的?他又怎会无缘无故的杀人?”

紫女说出了自己心中思考已久的疑问。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