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全球地震
  • 这是一棵树
  • 巷相
  • 2499字
  • 2020-02-04 19:46:51

“地震了!!”

不知是哪个人先声喊出,而后响应声一片。

地震,不是一个地区,不是一个省份,这次涉及的是一个世界。

尤以环太平洋一带最为强烈。

一时间,全世界都开始了匆忙。

相对于永远的静者,动者似乎就只剩下逃命这一个念头了。

平时三伏天的广场根本不会有人,此刻人们却熙熙攘攘,不仅不怕热反而唯恐挤不进去,俯观如同一地蚂蚁。

学校操场目前还算宽敞,学生楼成“U形”,高低六层,侧临操场。

但基本只有待在一楼的学生成功跑到了这个操场。

高中生虽是受过防震抗灾的教育,但面对真正来临的灾难的时候,内心还是会显得十分脆弱,何况是来势如此迅猛的地震。

上下的震感刚刚感受到,左右的摇晃就瞬发而至,几乎是一起来的。换句话说,这次地震产生的破坏速度极快。

地震持续的强烈震动久久不停,操场上的学生只能成或坐或躺的姿势在地上等待地震的平息。

地震渐渐地降低了震感。

没人关注到底持续了多久,不过这一段时间足以让人恍若隔世。

稍稍的恢复了一下惊魂,操场上的学生就看起了四周。

颤颤的站起,开始确认自己的好友是否存在。

当然,许多人都是失望。

自己逃出来已经是上苍保佑了,不是每个人都有着这种好运。

这堆废墟,更是矗立在人们心头的一道坎。

“不准去!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所有人都朝着话源声望去。

地震的时候大家本是团结一心的时候,这种话显然不应该出现在现在。

高三的人看到了,似是知道什么。其他的学生则都对其中骂人的人熟悉不已。

学生会主席——米星。

人长的到不是特别帅,但却十分耐看。关系走近一点的都知道他有个十分强大的背景,而这个主席职位甚至都是校长的单纯讨好。

但是本人却因为成绩原因复读了一年,这倒是让原本的准主席气愤不已。

真正让人注意的还是他的妹妹米小浅。

一中女神般的存在,人不仅长的漂亮,性格也是好的不行。待人温婉,作为“贵族”,反而与许多家世不好的学生关系也都十分要好。

但是对于男生,真正能和她玩到一起的。除了他这位亲哥,便是他哥现在拦下的这个人。

还有一个,现在正在废墟里。

“米星!你给我让开!”

钱景云毫不客气的吼道,双手伸到米星的肘关节,用力一推,直接把米星的按在他肩膀上的手弹开。

如果是别人,不用多说了,以后的好果子肯定没得吃。

但此时米星的眼中虽然是恼火,但更多的却不是生这类的气。

看着往左边绕过去的钱景云,米星往右一站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妈的!余震都没结束就过去?!你这书读傻了?!”

“你他妈别管!我要干什么管你屁事?!给我让开!”

余震的常识钱景云自然不会不知道,但还是推搡了米星一把,忍不住的咆哮,双目通红,面目狰狞。

宛如困兽。

见米星还是不让,不知怎的,这一股子脾气就上来了,扬拳就往他身上打去。

但好学生毕竟不能跟这个“混世魔王”比力气,这冲过来的拳头被米星轻而易举的抓住了。

钱景云不死心的增大力气,米星也不费力的全面压制了他。努力的又挣了挣,却依旧是无用功。

钱景云正视着米星,眼泪突然就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米星最为他最好的朋友,看到心一纠,轻哼了一声,心里自然知道为什么,果不其然。

“你知道的啊!!!我……就弟弟……这么一个……亲人了啊!!你让我过去啊!!求你了……”

米星却把头一别。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也是阿雨的最好朋友啊!你不敢去还不让我去了?”

“呸!这就是最好的朋友!”

“你给我适可而止!就是因为你们两个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才拦着你,知不知道?!”

米星头重新摆回来就是一巴掌。

“阿雨万一跑出来了,你他妈搭进去了我怎么跟他交代?!”

米星揪着钱景云的衣角,把眼睛伸到他的脸上,咧嘴咬牙道:

“小浅跟景雨一个班,你他妈当我不着急?!”

一巴掌打的钱景云思路停了下来,本想着反驳米星各种“不敢、不愿”进去的理由。但听到“小浅”两个字却真正让钱景云冷静了下来。

米星对米小浅的爱护也算是出了名了,甚至可以用无微不至来形容,丝毫不会逊色于钱景云和自己弟弟相依为命的感情。

不光钱景云,估计稍微熟悉米星一点人,都会怀疑只要米小浅需要他帮忙,估计这货什么都干得出来。

如果不是他们兄弟和两人从小玩到大,估计连话都难搭上两句。

对于他这种“看守”:看看可以,碰一下你试试?不,最好看都别看。

钱景云和米星属于铁磁的关系,对于米星了解可能还胜过米小浅。

米星为人直爽,虽说在学校是横着走的人物,但他心性却不坏。

从不怕事,也从不主动挑事。

这也让许多好事者不管传出什么绯闻,至今没有波及到米小浅的原因吧。

“但愿他们平安无事吧……”

米星拍了拍钱景云的肩膀,宣告了一场闹剧的就此结束,众人也在米星的哄嚷下四散开了。

劫后余生的众人也都明白失亲的感觉,此刻权当这是个小插曲。

现在毕竟是震后,人心本就惶惶,真正该团结的时候,没人会在这种事情上浪费精力。

……

“米星、景云,天快亮了,先回去吧?”

“嗯……还有一会——你先走吧,我再等等。”

钱景云没有理会对方的好意,直接回绝了。米星耸耸肩也表示要和他一起坚持。

那人摇了摇头,也不再劝解两人。

“祝你们好运吧。”

钱景云和米星看着一个个原路返回的人,内心都不禁叹了口气。

搜救工作本该24小时进行,但这场地震发生的却奇奇怪怪。

余震的发生虽说是正常,但这个余震每当白天就尤为的剧烈,甚至有时产生的强度不下发生时的震感。

但到了正午12点到下午1、2点多又会变小,过了1、2点又会增强,到了夜间便会停止震动。

有人说:“这怎么这么像植物的光合作用的时间点?”

许多人苦笑,不加否置也不给予肯定。

虽说这样只能在晚上搜救大大增加了难度,但终归算是在这过去的两天摸清了地震规律。

地震还能弄清发生时间点,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终归算一件好事吧。

那人脚步减远,米星偷看了钱景云一眼,微微的赞赏了一下。

看了看自己血流不止的虎口,真是难以想象钱景云的毅力。

米星算半个练家子,相对于其他的“富二代”,他却是“官二代”!而且他的父亲还是大名鼎鼎的米阳,现役部队中将。

所以米星作为一个家里唯一的男丁,受到的待遇跟米小浅可不是能够相提并论的。

虎父无犬子,米星这十几年下来,苦头是真没少吃一点!

但钱景云却是实打实的书生。

体育考试引体向上都拉不足五个的人,这一块块碎砖、墙壁,更像是横在他面前的大山。

此刻这人,更像是愚公。

可惜,这是现实,没有神的帮助。

“愚公”能坚持下去吗?

这一刻,米星有了答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