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人生中所谓的各自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508字
  • 2020-11-09 16:24:40

昨天在外边儿泡姑娘,家里的生意就乱成一滩子了,郑小妹幽怨的看着他好几次。都笑骂着,若隐若无的表示对二狗的爱慕,王二狗又不是个呆子不解风情,却自动无视这些,恋爱中的男女都是这样,很容易把两人当成着天地间唯一的男女主角,而别人估计连十三线的配角都算不上。

王二狗从口袋里面掏出支烟,划了根火柴,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头的光亮或明或暗,很有成就感地看着一个大烟圈波谲云诡。

小辣椒被呛得直咳嗽。一脸幽怨又略带愤恨的目光,又有无可奈何。

抽什么烟呛死了,尽管自己嫌弃的说,可是还是往近靠了靠王二狗。这姑娘心情好的时候还主动划了根火柴,给他点烟,顺便还调戏道,爷!妞给你点着,伺候您抽烟。

听到这声的时候,王二狗往往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因为下一秒脚面会受到高跟鞋根的无情肆虐。

如果说王二狗对待爱情的世界上是纯洁和,那么二驴子分明就是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他最大的愿望是能够睡尽天下的姑娘。

有一个曾经伟人这样说过,这世界上的女人除了生我的和我生的其余皆可。

我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二驴子觉得自己要差多了。

处理完摊子的事,处理完自己家的事儿,二驴子已经对所谓地亲友关系麻木了。

人啊,俗话说得好,“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真他妈的经典!充分感觉到了亲友团的热情关怀和令人发指的庞大力量,以至于自己的人生主题都得被他们带着跑了。

二哥,二哥。彪子咋咋呼呼的冲了进来。

咋了彪子?

晚上出去喝酒,新来了几个姑娘,个个水灵,一掐就能出水那种。昨个儿有个哥们儿告诉我,他昨天晚上试了试,爽!活!好紧!

是吗?是吗?哪儿啦?二驴子听到这话,两只眼睛放着光,哈喇子都拉出来了。

丽丽这几天魂不守舍,最近生意已经没法儿做了,自从王二狗从广州回来之后,他那边大部分的卖货价都比自己进货价要便宜。二驴子在亲友团面前没有表示要娶自己的计划,尽管她在未来婆婆面前一个劲儿的卖乖,可是对方并没有把自己当回事儿。

曾经以为自己看好店里这些小妖精们,让二驴子没有下手的机会,家里摊子事儿,生意上一摊的事儿,二驴子完全不在意这些,每天只知道拿着钱出去鬼混。

丽丽还没到门口,就听见彪子炸呼呼地和他商量着晚上去那儿混,她那个生气呀!“老娘跟了你多少年,没白天没黑夜地,没名没分的,整天累死累活的给你干活,挣了钱,让你拿着出去混?”

二哥,这生意没法做了,丽丽拿了个文件夹扔在桌子上,气呼呼的冲着二驴子嚷嚷。

你看看人家这出货价,比咱们进货价都低,我不知道咱们怎么弄的,咱们进货价比人家卖的东西还贵,这怎么能做生意?这个星期没有卖出五件衣服,再这么弄?咱们恐怕连房租也付不起了。

二驴子一个劲儿挠头。

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广州的号。

赵老板你的衣服咋回事儿?别人的卖货价比我们的进货价都便宜。

你好,吕老板。

不可能,不可能有这么低的价格啦。你说的是哪一款?

二驴子一皱眉头那一款!?重复对方的话那一款。

丽丽指了指文件夹上面的名称。

女士夏款花格子式连衣裙。

别人进价是38块钱,卖价是120到80。最便宜也是120。我的进货价65。

不可能啦!哪有38块钱这么便宜的,肯定是质量不一样,工艺不一样,他们简直就是盗版。

你别他妈跟我扯这个盗版不盗版东西,明明都一样东西,你跟我说质量不一样,你是不是以为我是傻子呀?

你别和我说这些,我就问你能不能也这个价给我拿货?

什么!

前期给只能一百件?

那你先发过来,我先试着卖!好就这样,挂了!

先把这些发过来的卖了,货款压下,王八蛋敢玩老子!

二驴子坐下来一阵失神!

以前光进货这块儿,能从王二狗那儿拿到不少的钱。现在人家不仅不进货了,而且人家的进货价比自己要便宜好多。虽然买衣服没有明码标价这一传统,全凭搞价,自己说一个价格,客户还会还价,在嘴唇达成自己的目标出货。

这就要考验售货员的水平,还要考虑自己的成本。本来独家的买卖一本万利,现在眼瞅着自己做的事情渐渐枯萎,二驴的心里糟透了,最近怎么哪儿哪儿都是事儿!!!

不行,我也得赶紧去广州一趟,最好能跟二狗一块儿吃个饭,套套话,然后杀到广州。

二驴子心里已经打定主意。然后告诉丽丽该忙咱们的就去忙。

嗯!售货员这块儿,你要盯紧了。是不是咱们业务员这块也有毛病?脸上一阵青白轮转

然后看了看丽丽,忽然有笑着拉着丽丽坐到自己腿上。一个劲儿的手脚不老实,彪子看到这情况连忙退了出来。

你放心,我心里有你,都是男人嘛,都是逢场作戏。你也别太当真。你给我看好,这才是家。外边的市场,我来给你打拼。过几年咱们结了婚,要个孩子,我的人生就完美啦!

丽丽好像忘记今天要进来干嘛,不是本来想好了要撒泼大闹的吗?不是要名要份要闹的吗?自己怎么现在好像什么都捞到了,便任由二驴子胡乱的瞎摸。

别,别,别弄了。

在办公室呢!

这个小的隔间,本来是把衣服后边隔开一个小的办公室用来记账。狭小的空间里根本容不下两个人才胡乱折腾。

丽丽对着二驴子的耳朵小声的嘀咕着,平时见你在床上也没见你这么狠。

二驴子气急了,掏了两把,然后一拍丽丽屁股,就笑咪咪的走了,临走还不忘从桌子上拿了一踏钱。

看着外面两个售货员的脸,红红扑扑羞涩的模样,二驴子吹着口哨,挑衅的看着两个姑娘。一个低着头,一个挤眉弄眼,二驴子心一下痒的厉害,心想这姑娘有戏,虽然长得不咋地,但是尝尝鲜还可以。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太阳每天总是照常升起,照常落下,没有什么能显示出今天好像和昨天不一样。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七点半城市渐渐黑了下来,灯火逐渐取代了白天的光芒。在这忽明忽暗的城市里,灯光尽情的显示着人类文明的成果。或明亮或幽暗,或五彩缤纷或闪烁躁动。沿着这条路一直快要到尽头,有座属于偏僻地方的酒吧,尽管偏僻,但是这个酒吧很有特色。也是因为偏僻,所以这里是个钓个姑娘的好地方。夜色下酒吧里,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低胸装,肚脐儿装,超短裤,超短裙。要是哪个穿了正装西装革履的进去,反而被认为是异类。

舞池里年轻男女们肆意挥洒,肆意浪荡,随着音乐扭摆自己的躯体,无论是好看还是不好看,尽情的将心中的所思所想挥舞出来。重金属的奔腾中,撕心裂肺地歌声展现着对爱的渴望,像极了总是饥饿的baby需要无数母亲的关爱才能成长。人们挥挥金如土肆意昂然后,扬洒着自己的青春和热血以及浓浓的荷尔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