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450字
  • 2020-02-16 13:24:41

王二狗和大壮,郑小妹以及下面的那些人,开了个简单的会。

这次呢,我去广州呆了几天。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我见识过了什么叫深圳速度。也见了人家怎么样经营的,人家的规模比咱们的场所要大十几倍不止,管理的井井有条,人流量比咱们这儿大100倍不止。我就想知道为什么人家能行,咱们就不行。我们的差距在哪?

我们应该怎么样去克服这些差距?当然我这里不是说我们做的不好。也不是说我要说谁惩罚谁。我就想让你们知道自己差距在哪里,然后呢努力去改正学习进步。

我希望我能跟大家一起向前走,走得越远越好,都能活出个人样。

如果干得好,年底给大家发大红包。

大家都兴高采烈的。

我从深圳那边雇了几个人,教大家如何去管理这个商场,人家只来半年,我希望大家那都能认真学习,也希望咱们做不到100%像人家那样,最起码也要做到80%。

还有一个咱们从学校招人。你们谁有亲戚好友学历比较高的,工作能力比较强,可以来这儿找我,我这需要招八到十个。

兄弟姐妹们啊!我的的差距真大啊!是真的很大啊!

下面的严肃地地听着二狗絮叨,手指却很诚实地四处乱抠,至于思想和观点在那,天知道!

就在王二狗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的时候,张强也像一个没头苍蝇一样在大山里来回扑腾。

大山有五六十户人家,在这片区域的应算是一个大的村落,可是至今还没有通电,张强开始在各个山头转悠,在图纸上标记哪边儿更适合架设电线。

两个月前当他刚从王二狗那回来后,领导就扔给他一本儿施工图,说这是县里的主要工作,今年主要的任务是这些地区通电。

于是王二狗开始跟着师傅到处跑,当然有时候还有那些表情木然的家伙跟着,因为张强断文识字儿,而且在中专那会儿学习还不错,所以在图纸上作业就交给了他。

连绵起伏的大山,成片成片的环绕在张强的周围。在大山的仰望下,张强正在费力的爬上远处的山坡,那应该是这段儿最低的,可是尽管如此,仍然有不近的路途。

山地土地贫瘠,只是在零星有些土的地方长了些荆棘。很少能看见高大的树木,只有些小的草丛和大片大片的石块,这样的环境只能在电视剧里出现,可是现在就在眼前。

这里没有什么特产,只是听说有些草药,除了些不值钱的草药外这里最有名的还是何首乌。

一个神奇的药种据说它的功效超过人生百年何首乌能活死人肉白骨,千年何首乌,那已经是传说中的仙物,普通人不配得到。

张强可没有!他没有心思去看看周边有没有何首乌。他只是一心想爬上这个山坡,却发现有一个姑娘站在山坡上向下攀爬。

这种意外的相遇让张强有种还在人间的感觉。他都记不清楚自己又有多久没有见到其他人了。或者说是其他外来的人。

如果你不细心发现,很难发现她是个姑娘,穿的男人的衣服,那种厚厚的农家土织布,如果不是因为她扎了两个马尾辫,虽然短的可以,戴上帽子之后就不会再发现。但是仍然从鬓角能感觉到他不是一个男人。

可是张强才不管这些呢。你知道吗?他们说这个山里有狼,张强一个人外出的时候好像听到了狼的叫声,偶尔能看到一个人,那简直那就和快被淹死时候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死活都不会松手。

张强看的那人下来之后,顺着山坡下来之后连忙跑了过去,大老远送给对方一只烟,哥们儿抽烟。离山顶远吗?张强一边拍着身上的土,一边递的烟里边。问道。

结果对方不做声。一个劲儿的往下爬。

张强哪会任由他离开?

说话呀?张强纳闷地问到

狼,有狼。姑娘颤颤巍巍的说。

张强仔细的看了看,确实是个姑娘。尽管听着声音像。脸上灰黑,灰黑的,一双大眼睛闪着光。

在哪儿?在哪儿?

在哪个山头上?姑娘躲在张强身后。

张强向前走了走,仔细的看了看。

没有呀!

山坡很陡峭,要不然的话张强早就爬了上去。

张强。我顺着山坡向上看了看。一边摇头,一边仰头张望。

果然一双闪绿光的眼睛幽幽突然出现,吓得他一下跌倒在地。

心里只有一个词,完了!完了!

怎么办?怎么办?确实有狼有狼。

姑娘似乎比他镇定。毕竟生在山里的人,只要附近有狼,总会见到过,也许他们和狼已经相互抗争了很多年。

天渐渐暗了下来,落日余晖没有想象中那么光彩夺目,只是感觉太阳到了尽头,而张强感觉自己的生命也会随之流逝。

你有火吗?

有可是这么高的山上不是不让点火吗?

那边有个山洞,咱们躲在里边把火点在外面。

奥喔,喔……

快走。

好,快走。啊!……我走不了。张强觉着自己太没用了,泄了气的说。

“我脚崴了!”

“快走,我背上你。”姑娘没有丝毫犹豫。

张强不知道,这么弱小,一个小姑娘竟然能背着自己走,而且如履平地。手里的篓子子贴着地不断地向前。

这里根本就看上去不像有山洞。

青藤一片。草木茂盛。

姑娘扒了扒,突然看见了一个洞口,揪了一把枯草团成圈,点着,扔了进去。当火苗下去之后,浓烟从里面冒了出来。姑娘等了等,然后回头和张强说应该没什么东西进来吧。山洞不大,像是两块巨石,中间留了些空隙一样。不过也足够两个人蜷缩着身子用来躲避藏身。

你在往里点儿。姑娘对着张强说道。

张强使劲儿往里挤了挤,回过头来说到头儿了。

姑娘给他的说哦,两个人,要是一个人的话还有富裕。

张强不吱声,内心无比郁闷。

谢谢你啊,救了我一命。

姑娘摇了摇头说,谁救谁还不知道呢。不过两个人在一起。狼一般情况也不敢动了。

你坐着,我给在洞口点的火儿。姑娘那样子像是告诉自己的弟弟,自己要去做饭一样。那么随便,那么自然。

张强看着姑娘利索的点着了火,没等他感叹道时候。

浓烟冲了进来,熏着他两个眼睛疼。咳……咳……

张强感觉自己要被熏死了。想从里边儿爬出来。

谁知姑娘告诉他别动,再忍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张强眼泪鼻涕大坨地留下了,在那儿强忍的难受。果然一会儿,火小了烟也少了。

等姑娘转过头来看的张大少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时候。乐得咯咯笑。

你们城里人。这点苦都受不了,来山里干嘛?

来给你们通电啊。张强无奈地说。

那感情好!我们这儿早就想要电了,有个照明的电灯多好,不用点油灯了,熏的黑乎乎的。

你这小丫头。大晚上的出去干嘛?张强感觉自己被一个小姑娘教训了。就急忙的问道。

我都15啦!不是小姑娘。

再说你年纪也不比我大。

15。张强看着姑娘这哪是15年纪了,看他的模样,最少也得十八九。

那你出来干嘛?

我在那儿留了一窝草,得把它采回来可以换点儿钱,给我爹看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