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南下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410字
  • 2019-12-25 09:45:29

大壮先去铁皮箱转了转,这里现在存放一些易拉罐和铁皮。

柱子拿着牙刷,嘴里还吐着白沫,冲着大壮说,大壮哥早上好。

吃饭了没?

还没呢。一会儿柱子去煮点挂面。

好。

大壮又去作坊里转了一圈,作坊这边儿,东西现在已经很少。不紧急的情况下,一般都在铁皮巷那边儿完成,大壮每次来就是看看,张强这边儿屋子和家具,顺带安排那哥俩帮助打了打扫一遍。

然后大壮又去了穆老爷在哪儿,老爷子精神抖擞,看着遛弯儿刚回来,哼着京剧字正腔圆。

老爷子,昨个天气有点儿冷啦!您得多多注意,多加点衣服。

行啦!忙你的去吧,我没事儿。

那老爷子,我走啦!有什么事您就招呼。

二狗走的时候特别叮嘱我,让我每天一次来给您请安。

你这猴崽子。我能有啥?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赶紧滚蛋!

工地上还是热火朝天,大壮驮着半扇猪肉来到这里。

其实也没有多远骑摩托车一溜烟儿的功夫,反正也要来这里上班,和郑红军抽了一根烟,大壮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大壮现在的工作就是带着两个人,每天在市场里面转,两个退伍军人,做这事比大壮要合适多。

但许多商户希望能够看到大壮,这样所有的问题都能直接快速的得到解决。

没事,大壮也乐此不疲,反正自己有的是力气,农村人谁一天没有走二三十里路的。

每天早上大壮挨个儿去看看,昨天生意怎么样?遇到什么问题?今天都进了些什么货?货品出了什么问题?进货的资金有没有问题?

最让人头疼的是,那些随军家属的安置,他们有几家都合在一起做生意,纠纷肯定不会少。

做服务员的、销售员的家属,大多数都是找李姐帮忙,也有些找大壮。

各种小偷小摸的,流里流气的,动手动脚的,大壮一盖收拾掉。

有时候大壮觉得自己确实有些粗暴。

可是有些小子就认这套。

两个巡查的哥们,保证这里没有人敢在这里小偷小摸。

没去过东北,不会知道被冻成狗,没去过南方,不会知道被晒爆皮,在炎热的南方,特别是广东这点体会特别深。北方的大地上已然进入了秋深,凉爽可人,可是这里仍然炙热如火。

椰树,大海,到处忙碌的人群,到处都是建筑工地。

来到这里你才觉得,自己赶不上他们的脚步,太快了,太快了!北方人还在悠闲散步的时候,这里的人都已经开始小步奔跑。

北方人还在朦胧睡梦中,这里早已热闹如街,到处都是来这里寻找梦的人。这里不缺乏寻找梦的人,这里不缺乏年轻和创业的激情,这里不缺乏资金,不缺乏技术,什么都不缺。

唯一缺的就是时间。

快再快!

成了深圳人的标准。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这可不是深圳人随便说说的,这是他们的真实写照。

这里不乏寻梦人,这里到处都是发财的地方。

这里聚集了大量的知识分子,他们在这片热土上,开始了新的篇章。

这里盖楼,人家是一天一层,自己哪里本来觉着,自己已经很牛X了,结果一对比,直接被人踩到泥里了。

那里卖服装的都觉得自己是个人物,来这里你连街角边小摊小贩都算不上。

这里的电子产品把王二狗的眼睛都瞪出来了。

黄金饰品晃瞎了,他纯金的24k的狗眼。

就在王二狗瞪着眼睛看这个世界的时候,别人也瞪着眼睛看着王二狗和他的钱包。

都怪王二狗骚包地,非得买个钱包,二狗之前就没用过钱包,总是把钱像厕纸一样,一堆塞在裤兜了,碰上东西比较黑,手赃的要命,那钱就更难说了,好在人民币的价值还是杠杠的,无论怎么样依然坚挺,最多应对方的强烈要求下,在几张人民币中选择黒处较少的一张,你要是不知道什么是价值,你可以找其他的任何东西试试。

好的皮囊千篇一律,高尚的灵魂万里挑一,说的就是这。

王二狗骚包的不知道为什么要买个钱包,将自己的零钱和一些日常用的钱装了进去,为此还耐心地将钱展平,平整地放了进去,然后将这些放在自己的口袋里,还拍了拍。

要不是常年有做生意的良好习惯,(将大钱装进贴身的内衣上衣口袋里),王二狗铁定要光着腚回家,至于有没有艳遇真不好说,但是被警察以扰乱社会,裸奔为由接受处罚,搞不好警察叔叔还得倒贴车费,要真是那样,以王二狗那不要脸的劲,绝对能做出来这事,认识他的人毫不怀疑。

穆老爷子笑着说没有原则就是最大原则,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周围人想吐,那叫臭不要脸好不好?

穆老爷子恍然大悟道,也对哦?

一脸受教的模样让大家笑开了怀。

王二狗在这美好的日子里内心却着实日了狗,看着那个远去的小屁孩,王二狗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可是想到自己的身份证还在钱包里他就不那么淡定了,我去!

哎!你等等,然后他看到了那个影子消失了,慌忙追到街角,到处都是人,同样的影子王二狗能看到十几个,然后王二狗,找到一个,抓起来一看,对方用淡定的眼神看到他时候,他慌忙地说了声对不起,然后自己匆忙逃窜。

王二狗在以往的日子里总感觉是个人物,现在他清醒多了,他确实连个屁也算不上。

于是他在服装大世界市场里看着眼前的一切,简短小巧的格子里,五脏俱全,整体平米数没有超过15平米,有收银台有姑娘,有样式有存货,还有打包要发出的东西。

在能看到的空间里,大部分都在摆设的样品,看不到的空间里,大部分是用来放置存货。

老板娘很忙,横跨着个钱包在胸前。

这个多少钱那多少钱,不用看账本随便都能报价,然后打电话催着别人来送货。

王二狗简单对比了一下,这里的货品要比他哪里销售的要低,最少80%以上。

王二狗内心又一次日了狗,想到以往自己辛辛苦苦的找二驴子进货,现在有种被耍了的冲动,可是他也能理解,要是这不是二驴子的本意呢,可是现在没道理自己再这样做呀。

这个老板娘应该是北方来的,转了一大圈了,就能听懂她说什么,其他地方要么是听不懂,要么是不带搭理他,要么是不知道他说什么,王二狗找了能看到到老板娘的地方,蹲了下来,你还别说这地方,找个能蹲下的地儿还挺难。还好在别人的异样目光中,二狗终于实现了自己坐在地上的梦想。

至于别人的眼光,王二狗根本不在意,又不是没见过,以前都天天都见。

以为老板娘肯定中午去吃饭,结果她想错了人家自带饭,这里有推着餐车送盒饭的,人家还是没有歇着继续做生意。

他以为晚上人家早点回家,错了,人家就睡在这里。

王二狗内心又一次日了狗。

他实在气不过,就在人家这边关门时,他走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