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值得付出青春的都是美好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326字
  • 2020-06-01 19:53:51

不知道为什么,王二狗转着转着就觉得自己特别渺小,在这里仿佛自己置身于历史的长河中。

感叹历史的雄韬与波诡,感受他们的雄宏与激荡,感受到他们的荣耀与坚守,赤诚与刚烈,他们在那里仿佛无声的呐喊,他们在这里有声的回荡。

他们用他们的身躯来向人们展示,自己曾经的荣耀,他们用他们自身的脱落与凋零,来展现自己曾经的坚守和岁月的无情。

时光雕琢下的斑驳,犹如长河中倒影的平静,涌泉似的云朵,和正的风光,像交杂在一起的人生滋味,润物无声般涌入王二狗的心田,沉浸在这样的时光中,王二狗久久无声地矗立在大殿之外。

向上眺望,看着宁静的斗拱,俯视着向他诉说,看着店内的彩绘,拈花含笑。

林立的佛像千姿百态,王二狗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一个像入了戏般的王二狗,大概是这大山里的小沙弥,寻找着这种精神的真谛。

看着遥远的风景和近处的景致,仰望着苍松翠柏优雅,俯视着蚂蚁似的芸芸众生。

王二狗敲着木鱼手持佛珠,含笑默念。

如我这般,世人皆佛。

在入定和回神中王二狗来回穿梭。

看着历史的种种,掩在历史的长河中,王二给我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感觉自己做的一切索然无味。

王二狗看着这些曾经无比雄伟的大殿,在时光的长河中不断地凋零。

曾经这些建筑曾经堪称世界之最,被梁思成先生誉为中国第一国宝。

每每自己想到现在的商场实在汗颜,就这点儿东西,自己还累死累活,折腾的脑仁儿都快碎了,而眼前的这些建筑花费了多少人的心血?凝结了多少人的智慧?可能是有些人一辈子的精力全在这里。

王二狗四处转悠,将能看到的一切记在心里,划入血液烙入脑海,感觉自己的心平静了许多。

这就是老头儿带他五台山的原因吧?

当地人说五台山上的求签许愿特别灵,王二狗赤诚的许了个愿望。

雨菲看着王二狗庄严的表情,十分好奇他到底许了什么愿,为此问了二狗好多次,王二狗只是笑了笑。

在五台山住了一个星期,王二狗还是有点儿恋恋不舍,庞大的建筑群。

许多珍贵的历史文物和建筑,根本不是三两天能看完的,王二狗只是默默的希望自己以后能够常来。

就在王二狗他们到处游荡的时候,张强他们开始的毕业考试,对于考试的事情,张强实在不担心。对于自己的档案,和未来的工作张强,有说不尽的苦楚。

像自己这样的档案,估计当技术员也不容易,可能要下一线,也许会放在边远山区。

自己和宋玉芳约定好,等她毕业。按照她的思路,可以先考大学,然后再上研究生。

而自己可以先工作再赚钱,可以供她读书,这也是自己唯一高兴的事了。

二狗写信告诉她大壮结婚了,她特别叫自己的父母去参加的婚礼,并带上自己那份礼金。

班主任对张强,谈了几次话,除了惋惜就是安慰他。

向你这样的学习成绩,其实你能得到更好的工作。

可是没关系,只要是金子到哪里都能发光。

你相信老师,只要你努力工作,谁也不会轻看你,但是如果你从此自暴自弃,那么就从这里自己打败了自己。

宋雨芳倒是笑呵呵的看着张强。她常说的一句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猴子满山跑。

看着张强失落的表情,她又说不过我坚信,你就算是个猴子也是至少是个孙悟空。

临近毕业了,许多学生想在毕业前这几天,把想在学校里干的事儿,没干的事儿,想干的事,没干完的事儿,都干完。

于是学校里每每出现奇怪的事情。

有人看见深夜里有人高声吟唱。

世人皆醉我独醒,世人皆醒我独醉。

有把酒高歌的!

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有抒发情感的。

你大爷的!谁动了我的奶酪。

胖子,胖子!你见我桌子上那张纸了没有?

那张纸。

那张白纸。

哦,我擦屁股了。

你大爷!他妈的,那是我给小莲写的情书。

写你妹呀!没有字。

用蜡写的,一烤就出来了,我操。

宿舍里笑成一片,这哥们儿的感情,就这么随着屎被冲走了。

有的在女生宿舍楼下高唱,赵传的《爱要怎么说出口》,唱的动情时高喊女生的名字,后面跟了一群饿狼深情嚎叫,然后被老师带走。

楼上的姑娘羞红脸,没躲没藏,正在纠结时要不要下来将这些傻瓜们撵走?

看到老师将这群家伙带走时,莫名的开始有些担心。

至于其他的听众有些惋惜,还有一些琼瑶的粉丝,不断的脑补其中的画面,爱恨情仇,生死别离。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对于深夜里唱着,《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的女同胞。一般小声的唱时,巡查的老师就当没听见。

要是有人高声歌唱或者是整个宿舍高声歌唱时,总会又响起《洪湖水,浪打浪》。

等宿舍的安静了下来,老师下了楼后总是感叹年轻真好,谁没有年轻过,总要做些疯狂的事才证明自己年轻。

那些上山下乡时的情景,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那个年少轻狂时的身影,那个倔强的姑娘甩着一身长辫子。

站在山楂树下的炙恋,已然随风消散,河边边的羞涩,小桥下幽香的花朵怕是早已凋零。

还有到处喝酒的,到处打架的。有不明不白挨打的,也有不明不白打人的。

于是校方开始严肃纪律。

整个学校,犹如正在大喇叭里播放的声音或刺耳或美妙,全都嘎然而止。

今天是离校的日子,所有人都哭成了一团,曾经有深仇,曾经感觉自己有深仇大恨的,曾经感觉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仿佛在今天都烟消云散,只有深情的拥抱和挥手告别。

班主任将一个个同学送走,有握手告别的有挥泪告别,有拥抱在一起告别的。

有独自悄悄走的,有含泪告别的,有拉着手一起走的,有互相捶了胸口说再见的。

照片上那张班级集体照,从此再也没有人聚齐过,学生们懵懵懂懂,老师已然习惯。只是在他们宿舍楼里来回走动时,看着那空空的宿舍,看着这寂静的班级,仿佛昨天他们的笑容还依然回荡,空空的床铺上留下了,他们青春的气息和往日的笑容。

楼道里仿佛还有往日的嘈杂声和喧闹声,虽然这些只是在自己脑海里互相印证。

直到新生开学时,老师看着一些新生仍然感觉这是自己的学生,他们的影子相重叠,他们的笑容是那样的真切、美好。

以至于他们常常叫错名字,而且还不断的感叹。如果有学生在能回过看他来看他们,他们就像见到一个久别的亲人一样欢欣鼓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