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论吃饭中国人才是正宗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421字
  • 2020-06-01 13:16:17

王二狗起身慢慢的走了过去,一下抓住了男人的手。

“你在干啥?”王二狗笑嘻嘻地说。

男人先是吓了一跳,一看不是警察。

脸露凶相,歪着半个嘴恶狠狠的盯着王二狗。

“你他妈的是谁?管你屁事儿。”

呀!当贼的急啦,要当强盗抢了!

谁他妈是贼?你他妈眼哪只眼睛看着我是贼?

给老子滚开,男子向前一推。

王二狗顺势一拉。

男子平整的躺在地上,那姿势像极了,在地上伸胳膊伸腿儿的模样。

男子起来之后,兜里掏出一把小刀,这时又从王二狗前后边儿蹿过两个人,一个抱着王二狗的后腰,一个正面冲着过来。

王二狗一个转身摔了一个拳头,把那个把那男人打倒。

用脚使劲儿踩了一下,抱腰的那个男人。

男人疼的下意识的放开了王二狗,去摸自己的脚。

二狗一转身,一膝盖顶着他鼻梁上,只听一声清脆声,那哥们儿鼻子开了花,躺在地上。

拿小刀这哥们儿,正对着王二狗一脸紧张,腿脚哆嗦。

一个玻璃罐头打在头上,哥们蹲坐在着的地上,满地的橘子色彩缤纷。

场面那叫一个的劲爆,周围没有一个人叫好,那个差点丢了钱的姑娘收拾了一下口袋儿,连忙躲到了下一个车厢。

反而是那帮贼,一个劲儿的叫嚣。

拿刀那哥们儿歪着嘴说,我走过南闯过北,我怕过谁?

那个鼻子开的花地说,我喝过黄河水,我怕过谁!

另一个哥们儿说,我火车道上压过腿,都不怕!

王二狗乐了,你们是傻叉组合吗?

别他妈的废话,你今天不给哥们儿说个一二三来,我弄死你,歪嘴的说话直咧咧。

就是,我的鼻子肯定断了,要我打的这小子鼻子开花。

来呀!那就来王二狗站了起来。

那个几个本来要去要起来的哥们儿,瞬间又蹲在原地不动。

不一会儿乘警就来了。

三个家伙准备起身,王二狗又一一踹倒。

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

不要打,不要打!

这三个小偷儿偷东西,我抓他们,他们反抗还动家伙还动刀子。

偷的谁东西了!

就是这三个家伙,真不要脸,偷人的姑娘的东西。

就是这三个家伙上来时候,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这三个家伙常年在这车厢上偷东西,我见过他们好几回了。

好像是榆树地的人。

车厢里的人们七嘴八舌的,仿佛刚才寂静的人不是他们。

姑娘正义凛然的进来。

对警察说,就是这三个家伙臭不要脸,不仅偷东西,还动手动。

周围人看着如花似玉的姑娘,满满都是暴怒的脾气,有几个差点冲过来就要动手。

王二狗内心不断的嘀咕,看着姑娘脸上的大黑点儿,鼻尖儿还有些鼻涕,还时不时用小手指抠抠鼻子,最关键的是扣完之后还拿出来闻一闻。

王二狗一个劲儿的犯恶心,心想这姑娘不会叫如花吧!

同志来,跟我们做下笔录。

还有你们三个,都铐起来。

姑娘来你也来一下。

王二狗在姑娘的口水陪伴下,在警察同志的细心询问下在三傻的哀嚎中。

王二狗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洗礼,以至于在以后的岁月里,王二狗在做见义勇为的事之前,一定要认真考虑考虑当事人。

回到自己座位上,王二狗发现雨菲受了伤,手被玻璃瓶划伤了。

王二狗细心的帮助雨菲包裹了伤口。

雨菲看到自己手边的伤痕,一点儿皮外伤。

雨菲瞪了王二狗一眼,无比惋惜的说:“可怜我的橘子罐头洒了满地。”

王二狗这才看见,穿过自己手边的光线,看到了满地的橘子。

如花姑娘又起来了。

小兄弟你去哪儿呀?

哦,我们去繁县。

我也去繁县。

我们去五台山。

我也去五台山。

我去当和尚。

啥?

是,是他们俩送我去当和尚。

小兄弟呀,你当和尚太可惜了,年纪轻轻的不结婚当什么和尚呀?

雨菲和老头听着直乐,像看电视剧一样,看着眼前两个人表演。这也绝对比电视剧好看多了,现场真人版,还是随机剧本儿。

如花姑娘无比惋惜的走了。

火车还是想看向前开,现在懒懒散散的王二狗成了主力队员,帮助老头端茶倒水,还要伺候雨菲吃喝。

那个苦不堪言啊!

终于到了目的地。

在太原下了车之后,然后他们驱车又来到了五台县。

那时候人们的旅游,还没没有今天这么旺盛,但是五台山绝对是,名胜中的名胜,许多中外人士慕名而来,老头儿走的很,。像是一边走路一边回忆。

他们跟着缓缓进了山谷,沿着山谷一路向前,一个长长地台阶,一直通道大殿,连绵起伏的群山。

云雾缭绕,清晨透过阳光,霞光四射,五彩缤纷,在云雾缭绕的地方若隐若现,青山巨石,犹如人间仙境。

青色彩色的砖瓦,大殿的风铃,交相辉映,飞檐陡壁,气贯长虹,大殿前烟雾缭绕,香火不绝。

回荡钟声,灵慧清心,香客赤诚,店内诵经声,轻扣四方,若有若无的梵音缭绕。

诉说着前世今生,相知相恋,相守相伴,或佛光一显或黄粱一梦。

多是迷碌信众,或入定沉思或大彻大悟。

按照老头儿的指点,王二狗他们游山玩水。

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非常非常多,非常非常有名的古建筑。

其中老头最想去的是佛光寺,王二狗无所谓,他最喜欢的是找有年头的东西,老头儿喜欢的他肯定喜欢。

雨霏无比苦闷。这不符合他的风格。

她最喜欢吃,吃尽中外名吃。可是这儿的好吃的,好像不符合他的风格。

不过有一次,她吃了当地的善男信女们供奉的斋菜之后,眼神里顿时有的光彩。

清晨钟声响起,即便是市侩如王二狗,也想起了诵经声,程静的世界里王二狗和老头儿一坐就是一上午。

老头儿喜欢和和尚们诵经参禅。

王二狗更多地是到处转悠,雨菲跟那些大妈,在农家小院儿里到处游荡,蹭吃蹭喝,品尝着或奇怪或欣喜的食材。

看着农家小哥,害羞的模样,看着他们古铜色的肌肤,和健壮的肌肉,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雨菲像是吃腻了城市大餐的贪心食客。

忽然发现农家小吃也别有风味。

要的就是这个味儿。

新鲜新奇。

雨菲与他们一起寻找当地的食材,他们竟然将一种草(用来驱蚊的草)当做食材食用。

和面和在一起,做蒿子面那味道怪怪的,刚开始有些不习惯,可是慢慢的习惯后,你就会发。这东西吃起来容易上瘾。

这边的莜面和槐花炒鸡蛋特别香,仿佛他们能把自己想到的,想不到的都做进菜里,只要发现这东西能吃。

中国人真是博大精深,吃上充分体现了民族的文化,他们包容,他们创新,他们融合。

他们变得四不像,却总能符合时代的安排。

眼前的大妈们前仰后合,也许他们生来就这样,质地淳朴,不独具创新。

他们寻求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他们是大自然中的一部分,大自然就是他们中的一部分。

有些文化传递的大抵如此吧!雨菲赤诚的向远方的高山拜了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