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王二狗的旅行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292字
  • 2019-12-01 22:06:42

还行还行,一个胖乎乎家伙说着。

就是这个家伙,刚才说这个火车站的饭菜难吃的要死。看着样子应该是开饭店的。

那个家伙镶了两颗金牙,带着两个大金戒指。

动不动就说这个生意不好做啦,那个生意挣不多少钱啦,这个钱这个店生意挣了五六万啦,那间生意呢赔了两三千,这家生意呢挣了十几万。

可是刚才掏饭钱的时候,抠抠缩缩。

王二狗认为这家伙是个骗子,但凡做生意没这样的,大家都习惯了闷声发财几十年的传统,几千年的风俗,岂是说变就能变的。

王二狗问有没有去南京的?结果还真有。

大金牙的那位说自己也回南京,南京没有他不知道的。

另一个是回南京的,是个中年男人,像是出差或者是像是跑业务的,背着个公文包,拎着个旅行袋。鼓鼓囊囊的想必备足了年货。这种人回家急切。

哎!恐怕难一起成行,试试吧。

有了这些人的陪伴啊,王二狗感觉旅途还好,车厢空荡荡的没有过分的拥挤,也没有人员吵杂。

人们除了喝酒然后就是无端的沉默,偶尔有几个的聊天儿,聊着聊着也就被回家的强烈执念冲淡了。

王二狗在车厢里翻来覆去,虽然没了太阳,但是谁让人家王二狗人像咸鱼呢。

躺着没事儿干,看着车顶一个劲儿地发呆。算了自己手上这两件事儿。

更多的时候他感觉无聊至极,小辣椒仿佛又进入眼前。

一个人时候你不会寂寞,当你思念一个人的时候,你才会懂得什么叫做寂寞。

列车终于到了南京站,王二狗下了车两眼一摸黑。就打听着去邮局怎么走,去NJ市最大的邮局。

哦!那个做业务员的哥们儿匆匆的指了指路,然后行色匆匆的走了。

那个大金牙的哥们儿死活要跟着王二狗,说自己邮局,有认识的人可以帮忙。

好似累活地跟着王二狗吃了顿饭,二狗就找个借口打发他回家去了,毕竟走南闯北好多年了,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到了邮局虽然还有值班,但是人员已经相对冷清,这个年代人们对对信件,需求渐渐减弱,电报和电话开始兴起,王二狗要的就是这效果。

王二哥死皮赖脸的到了邮政局,看看门儿的大爷拉着王二狗。

“你找谁?这大过年的!”大爷满是抱怨。

问他找谁?王二狗说了半天也没说清楚。但是主要目的大爷清楚了。

收费品怎么收到,我们这儿来啦?

知道吧,我们这儿是事业单位,你要收废品的话也只能是去找我们物资科的科长。

再说了。我们有个公家单位处置废物,有啥废品卖给你这----个人呢?

王二狗千恩万谢。

在想在附近找个饭店,可是饭店已经关门。

王二狗想找着小小旅店,可是小旅店也关门。

现在能开着就是一些大型的宾馆,用来接待宾客的招待所。

王二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进了邮政局的接待招待所。

接下来的时间,王二狗堵物资科长的门。然后到处打听有没有自己需要的老旧信件,越老越好主要是废纸收购。

小伙子,太老的没有都被国民党弄的台湾去了。

咱们这儿要是废旧的纸是有一些也可以给你。反正我们部分也要处理。

王二狗送你的得到了20几包。废纸和各式烂信件。

有的发了霉,有的着了雨皱巴巴地。

但更多是查无此人,退回信件时的人都找不见了。

王二狗看着眼前这一切,感觉有些失落。,这点儿东西也没花他多少钱,可是他的愿望完全落空了。

大爷的,你说你去台湾干啥去?

既然已经来了南京,干脆转上两天再走。

说白了,王二狗有点儿不甘心。

自己千里迢迢,结果吃屎也没赶上热的。

二狗在招待所和邮政局还在溜达,每天主要干的事儿就是和老头子吹牛。

无论是邮政局的他们老头儿,还是招待所的看门老头儿,或是还是他能见到邮政局的各个老人家,反正老头儿有的是时间。

这几个老头动不动就会说,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革命同志…………。

二狗一天给老头儿们供着酒供着烟,闲来无事吹牛。

于是他听到,可能有一家有这种老旧信件。

说是,好像那会儿是民国时期是邮政局的官员,吹的神乎其神。

后来被下放了。

老头儿死在乡下,儿子回来了。

于是王二狗就到人家门口转悠,收废纸收废纸,人家压根儿都没搭理他。

一天王二狗假装要敲门,想要喝点儿水。

人家开了门一脸嫌弃地说,弄啥个银?侬做啥?

同志口水喝。

对方看了看他。去,去,去,去,去。

同志,我买口水喝,你看我这儿还有半包烟。

哦,那你等着啊!

一会年轻的后生,给他弄了半瓢水。

给你有点烫。

然后毫不客气的拿走了半包烟。

王二狗一边喝着水,一边和人搭着话。

这个小年轻。其实肯定比自己年纪大,就是打扮的洋气而已。

你家有废旧报纸吗?或者是废旧纸片儿也好?我就是个收废纸的。

以前有后来我就卖了,没有几天。青年听着王二狗的报价可惜地说。

您以前有多少?

哦!几大箱子?咦……!发霉了,不好弄,不好弄。

贱人!普通话说的不利索,听着十分别扭,可是王二狗仿佛听见了天籁之音。

你卖给谁了?在哪儿?

你等等,我就给你取个纸条,他给留了个地址,说是以后有废旧纸都可以找他。

我记得好像真的哪个垃圾桶里。

那应该找找。给对方一块钱。

我得年后收不够纸,要被老板打死的。

那你就在这儿等着。

马哥见对方进了屋。

他把水找了个角落,倒了倒掉。

然后边跟着进了屋。

那个打量着对方的屋子里。其实说不上是家徒四壁,但也差不多。

只是只是

尼玛的!

王总,王二狗想要的东西都糊在墙上。

王二狗心都碎了。

同志给您的瓢。

弄做啥真?

?王二狗愣了愣神儿。

诶,你这人怎么进来了?男的甩了头,捋直了舌头说道。

哦,我还您东西。

哦,你就这样什么不要动。

王二狗看着墙上的东西在滴血。心里有1万头神兽到处奔腾。四周尘土飞扬,犹如王二狗的心情一样。

难得终于找到了。那张纸条。

上面竟然还有。一点儿面条。

赶紧走,赶紧走。

同志,您墙上这些纸卖吗?

啥?

我着急收纸,看到什么都想收走。

你能给多少钱?

您要多少钱?

怎么也得五块吧?

五块。?

王二狗心里骂娘的,你要是能够弄完整了50块我都给你。可是内心又不能这样说。

不知道写这些的还是不是名人?

三块吧

最少五块。

四块最多了。

四块五。

行吧?

对方笑了,王二狗脸色比哭还难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