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兰子的执念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741字
  • 2019-11-27 18:29:35

你小子没个正行,最近干啥啦?

没干啥。

没干啥干嘛!把自己弄成这样。

这不是流行嘛,赶时髦!

二哥,要不!?我也给你弄一身,兄弟我最近弄了些衣服、牛仔裤,准备开个服装店。

呀!你小子也干正经事儿啦?

那是!这不是您教育的好嘛!你店在哪儿呢?咱们过去看看。

哥这边,在锦江街上,友谊商店那边。

哦!

对,最近那边儿拆的也忒……,到处都是盖新房,到处都是装修的,走咱们过去看看。

小丽。

龙哥!

王二狗看了看二驴子,心里嘀咕着,龙哥?

二驴子尴尬地笑了笑:“叫那个哥了!咱哪敢叫哥,有二哥在,咱就是个跑腿的,哪敢叫哥!”

二哥,那姑娘很恭敬的叫道。

姑娘跟自己年纪相仿,只是没自己这么老成,大波浪卷儿的头发,胸前吊着眼镜儿,白里透着红的脸上,像是擦了粉,她的眉毛宽宽的,眼睛中等,短上衣一条牛仔裤,配上乳白色的高跟鞋。

王二狗上下打量了一番:“你对象?”问二驴子。

二驴子慌忙应答道:“不是,不是,不是。”

二狗分明看到那姑娘,使劲地掐着二驴子的腰间的肉。

二驴子直咧嘴,不敢出声。

嗯,你这个店还不错,就是衣服吧,没有中山装那种。

二哥,这多好,估计适合你穿的就是这种西装,你们这种大老板穿这种合适。哪天我给你弄一身。

哦!行吧!。

行,你们忙吧,我得到处溜达溜达。

王二狗就喜欢看着别人去拆迁、装修,这样也许能淘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所以有工人的地方,有工地的地方,人们经常会看到一个穿的邋里邋遢的年轻人到处溜达。

开始许多人以为是找工作混饭吃的,后来人们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捡破烂的,有名的破烂王。

呀,王哥来啦!王哥!

王哥你看看这个行不行,能给多少钱?

什么?这什么东西?这是……?门把手。

不知道我们拆一个老房子弄出来的,那个主人家那扇门都不要了,我们就拆下来个金属物件儿,看看能给多少钱。

发个应该是个门把手。

只看样子应该是晚清时的东西。

不对。

既然晚清时的东西,这么好的门把手,那门……

你们把其他的垃圾扔哪了?我去瞅瞅!

没什么有用的,在那边儿垃圾堆里面。

这个哥,这个能换包烟吗?小伙子年纪不大烟龄不小。看着满嘴黑牙,王二狗只能感叹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

给,一天就知道抽烟,我这儿有拿走,这十块拿走。

哎,谢谢哥,谢谢哥!

我就知道哥不会亏待我们。

有什么好东西还找我啊?

唉!

王二狗在垃圾堆里不断地扒了着。

我日。

这么好的东西,糟蹋了!这应该是一个红木门。

只可惜那俩傻子,为了弄个破把手,把门给弄得撇岔了。

王二狗又把这个把手放上去试了试,还不错不影响使用,就是有些地方有擦痕,美中不足啊!可是这样也不错了。

我去这什么?

这东西人能扔吗?

王二狗看见了排位----灵牌。

上好的木质像是檀木,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但,体结构圆润,看着像名家手笔。

好,一并带走。

于是工地上许多人都看见破烂儿王背着个门,在工地上来来回回的穿梭。

许多人都嗤之以鼻,抽着王二狗的烟,不断地向他所在的方向吐唾沫。

你瞧破烂儿王开工了。

那年代到处都是拆迁工地,翻新重盖人们都赶时髦,都想从物资匮乏的时代迅速转成物资充盈的时代。

大家都求新求变,这样能给自己更美好的生活。到处宣扬着深圳的速度,到处宣扬着的经济特区。

耽搁了两三天,王二狗和秀子一起回家里吃饭。老严今天早早收了摊儿,从早市上买了一些猪肉、羊下水和一只老母鸡,早早的开始摆弄。

那个年代对客人好,就做满桌子肉菜,素菜很少。

人们认为吃肉是最好的,是富裕的象征,也是客人的尊重。

有一家人吃个团圆饭,当然要最好的。

王二狗拎着两瓶酒带着两条烟,大壮不知道从哪儿弄了点儿人参,一部分留给了老头儿,剩下的一并带了过来。

大壮现在王二狗是基本指望不上了,这小子每天除了就帮自己收拾东西之外,根本见不着人影儿。

去饭店也找不到,只是去大壮的家里找他的时候,听见红霞似乎在唱歌。

于是王二狗不敲门,就径直走了。

二狗来啦!

叔,

别忙活啦,咱们随便儿吃点儿就行了,每次来都弄这么丰盛,我都不好意思了。

没有,没有,一起吃个饭吗?再说这样挺好的,又没做点什么!

我妈呢?

啊!她在屋间收拾东西呢。

王二狗常年在到处溜达,也长时间混迹江湖,在社会上东奔西跑,所以见的多听得多,许多奇怪的事儿都能都能碰上。

尽管王二狗已经从秀子的反应中,知道了娘怀孕的事。

可是当王二狗进了房间,看到娘正在整理那些尿布的时候,心里还是莫名的失落。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娘显然没有感觉到王二狗进来,他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细心的摆弄着那些尿布,婴儿的鞋、衣服,细心地缝制每一个纽扣,王二狗就这么站着,直到秀子不耐烦的开始咳嗽。

二狗来啦!兰子显的非常不自然,有些不好意思哟,有些无所谓。

一会儿有些羞涩,一会儿瞬间大义凛然的模样。

一会儿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会儿又是慈爱和不舍的当娘做派。

秀子一跺脚扭头就走。

王二狗愣了神儿,然后反应过来,快跑两步拉住妹子。

干嘛?一家人吃个饭,你要去干嘛?

我们同学叫我出去。

哪个同学?

就……英子

吃完饭再走吧,王二狗使劲儿拉住妹子。

兰子一脸不知所措,无可奈何却又神情坚定。

秀子吃完饭再走吧。爸,做了你最爱吃的羊肚。你出去回来可就没有啦?

没有就没有,谁稀罕。反正我也是没人要,没人疼了。

秀子咋说话呢?兰子声音有些严厉。

秀子抹泪就跑

一家人怎么都拦不住?

老严垂头丧气。

兰子呆坐在炕上。

王二狗匆忙的说了句:“娘我去找他。”

王二狗出了门长叹一口气,一溜烟儿也不见了。

老严失落地,看着满桌的菜,一动不动。

沉默了良久,狠狠地抽了一支烟,然后用脚死死地拧灭了烟头,然后擦了擦手。

向兰子说道,咱……咱…还是……咱还是别要这个孩子了。

为啥?兰子正言厉色。

咱们有秀子和二狗就行了。

我不!

你年纪也大了,医生说你会成高危高龄产妇,是高危人群,虽然我不懂,但是医生说你估计会难产。

兰子听我的,咱别折腾了。

我不!兰子像小女孩儿一样倔强,而且还嘟囔着嘴。

这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和二狗和秀子一样,是我的孩子,谁也没有权利。

老严呆坐在炕边一言不发!

是我生,又不是你们生,我都不害怕,你怕什么?

兰子你听我的。咱们不要了,这样的家我已经听知足了!

真的,有你和秀子还有二狗,我儿女双全,不愁吃喝,我真满足了,你别这样。

你说的什么我都知道,老严。我告诉你,这是我的孩子。

你要不要那是你的事儿,这孩子我要。我想着给你们老严家留个根儿,我也想堂堂正正的做老婆。对……对得起你们严家的列祖列宗,再说我喜欢这孩子。

至于秀子你不用担心,她都那么大了,她会理解我的,二狗更别说。

再说了,也该给他们留个伴儿,咱们老来老去的,说不定就指望着肚里这个小东西。

你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

老严叹了口气,将说不完的话死死的压进心里。

看着满桌的饭菜,看着刚才热气腾腾的饭菜,热热闹闹的一家人。

四散分裂,心如刀绞。难道自己注定…………

…………………………………………………………

求推荐求收藏!

数据实在不好看,大家帮忙!

可能是年纪大了,啰嗦多了!呵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