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山里人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615字
  • 2020-06-01 13:26:34

一个女人不经意间的开了门,她不知道要面对是什么,仿佛就是去邻家串个门,随意的开了一下门。

花白的头发,穿着都是补丁摞补丁的衣服,说出来你绝对不会相信,她才只有45岁。

常年的劳作使得,这个中年妇女俨然像70岁的老妪。

纵深的沟壑和沧桑木然的表情,仿佛已经行将就木。

只有那个惊讶表情,和饱含泪水的双眼,才显示她是个活人,她还在这个世有点人气。

上一刻小芬还在想,如果还是不让自己进门,自己扭头就走。

下一刻看到老太太,小芬那一双眼睛淹没了胸口心灵和眼前的一切。

心里愤怒的火山,和着脑门儿的正热。全然没有准备的她,现在只是汪洋大海中漂泊,突然从故乡的门缝里伸出一条长长的藤曼,缠住自己在外漂泊的那颗心。

老妇人不会感觉这不是自己的女儿,没有谁会在大中午对着这个门发呆。

这个门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村里随处可见的烂木头片儿钉的门。

随处可见的乱石头,堆砌起来的门框,怎么可能有一个这么漂亮的闺女,在那儿流着泪。

敲着自己的胸堂,像是受尽了委屈归家的小鸟,像是无处可躲的小狗在四散奔逃时,找到了回家的路。

娘,,…,娘…饱含热泪而又被感委屈的声音,叫的人撕心裂肺。

小芬,老妪。声音嘶哑像是被堵住了喉咙,又像是怕叫醒了沉睡的巨龙,声音高昂,干裂,又有戛然而止。

老妪向门后看了看,小声的说到你爹还睡着,以他的脾气肯定不让你进门。

老妪悄悄地将小芬带进了门。

突然发现一个老头儿。

站在堂屋门口。

你还回来干嘛?你不是我的女儿。我刘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给我滚!

看着闺女在那发呆,老头更大声了。

“还嫌不够丢人啊!我的老脸都让你嫌尽了,你回来干嘛,你回来干嘛?你给我滚!

干瘪的老头儿像极了杨树的根。苍老干瘪,还有韧性十足。不用面部有什么表情,满脸的皱纹,已经足以让他的面部表情扭曲,全白的头发还不能遮盖住,像火山似的火爆脾气。

要爱,就爱的直接,要恨,就恨的干脆。要爱,就爱的撕心裂肺。要恨,就恨的寸断肝肠。

你看女儿带东西回来看你啦!

谁要他的东西?

老头拎着的东西就扔出了窗户。

酒瓶子碎裂在地上,香甜的美酒像极了小芬的泪水,散落的糕点像梨花一样飘落。整包的香烟四处凌乱,一支支香烟还立在那儿,直不楞腾像是倔强的脾气。

弟弟出来了,看着眼前的姐姐,他几乎已经认不得了。那时候他还小,知道自己有个姐姐。

可是真是眼前这个女人吗?她那么漂亮,穿着那么那么好看。村里人结婚时新娘子,都没有她这么漂亮。

她那么光耀夺目,真的是自己的姐姐吗?以前的那个黑小子怎么会是这样。

老妪在那儿哭哭啼啼,只管哭着却也没有任何动作,她也没有办法。

家里轮不到她做主。

古老的三从四德,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依然有着广泛的市场。

多少年,多少代,世世代代已然如此,任由外面发生天翻复地的变化,村里人也许只关心,梯田上那十二株玉米。

小芬生气,气爹的无知,气爹对自己一点都不了解,气爹的控制欲望,还要掌控自己的人生。

自己是他生下来的,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无论是好是坏都有他来决定。

多少年了,多少代了,世世代代女人的命运依然如此。

多少孩子?无论男女多少辈多少代依然如此!

小芬走了,头也不回。任由母亲在那里撕心裂肺,任由弟弟在那里不知所措,任由父亲那仇恨又复杂的眼光看向远方。

她庆幸!她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就算是为此家族蒙羞,庆幸自己逃避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一个私奔足以让家族蒙羞,足以让一切都毁于一旦,足以让父亲骄傲的荣光一切化为尘土。

可是自己不后悔,也许那个决定是自己一辈子最重要的选择,无论对错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后悔!

绝不后悔!

也不容许自己后悔!

她心里默默地回忆自己过往,当走出村口的时候,她回头再望似乎已经听不到了,母亲的哭喊声,似乎也看不到了,小村庄里那个让人爱恨纠结的父亲。

感谢自己,如果自己当初的决定自己还耿耿于怀,不知道是对与错,现在再回过头来看,就像眼前的自己回头再看原本的自己一样。

我绝不后悔,小芬风中一字一句说道:“我绝不后悔。”

她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心,更加坚定!

无论是山上的狂风,电闪雷鸣。任何一切都不能阻止,都不能动摇他的决心。

“我绝不后悔!”小峰又一次一字一句地,对着山间的清风说道。

仿佛钟声仍然飘动带着微笑,好似仙人的默许,她听见了山的回音,我绝不后悔。……

她收拾心情,继续出发,一路上,将自己丢失的灵魂,全部找了回来,坚强的像个战士。

她要向下一个目的地,距此二十里地的北山沟出发。

北山沟他在住了几年,如果不是那年灾荒,她可能要在北山沟了此一生。

当年她和赵哥私奔到赵哥姑姑家,那时候的日子苦着也甜着。

记得新婚的夜晚,他们没有一个像样的饭菜,赵哥指天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让她过的无比幸福。

可是幸福不就在眼前吗?小芬无数次这样安慰自己。也告诉着赵哥,最少姑姑给了赵哥和自己一个温暖的家,一个逃避的港湾,一个能够安放自己爱巢的地方。

小芬都不愿意回想过去,当时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她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离村子渐渐近了,那块地那年一点收成也没有,但凡有点吃的也……当时灾荒都没有吃的,当时做为外来人都没有田地。当时没有这没有那,黑灰色的记忆里还有爱情陪伴。

小芬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所有事情都能过去,也终将过去,只要你还活着。

小芬笑了笑,对苍天对大地,对自己,对山川河流,他又一次的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绝不后悔。”

姑,

正在忙碌的老太太,看到了一身盛装的小芬。

你这孩子来了也不先说一声。

你先坐着,喝点水,你看看家里啥也没有,大中午的!吃啥呀?怎么……?

我去……,我去借点……鸡蛋去,你等等。

姑,不用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

中午饭简单但是对于山里的人来说,这是无比的丰盛。

小孙子想吃一点荞麦面,可是姑明显不高兴,她希望小芬能吃点,还有那两个白面馒头。

一个锅里面蒸出两样饭,白面馒头是给客人的,尽管孩子们都咽着口水,所有人都知道,而那两个鸡蛋也是客人的,如果客人吃剩下,孩子们才能在鸡蛋壳中,去搜寻那魂牵梦绕的鸡蛋味儿。

小芳吃了一半个馒头半个鸡蛋,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连忙说自己吃饱了,吃饱了。

自己不饿!自己不饿!

走了近四十里的山路,怎么可能不饿?

不过在小芬的强烈要求下,姑姑没有说什么。

孩子们欢天喜地的吃着饭,为自己多吃那半个鸡蛋,而高兴了很久。

姑这次回来啥也没给您买,给你留100块钱,您自己喜欢点儿啥,就买点儿啥。

哦!对了,红霞给您扯了点布,托我给您带来。

红霞还好哇?

挺好的。

一家人收拾完之后。

坐了下来,小芬让了几次,可是姑姑强烈要求小芬坐在主座上。

………………………………………………

兄弟们,给点支持,求推荐求收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