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山里红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19字
  • 2020-06-01 13:34:05

王二狗回到家里看到了,老头儿一个人搬着摇椅躺在葡萄架下,惬意的模样另王二狗神往,嘴里还哼着京剧,藤椅旁边放着他的茶几。老远的看见王二狗,一脸嫌弃的闭上眼,说道:“你还知道回来呀?”

“瞧您说的,这不是紧赶慢赶回来了吗!”

肚子舒服点儿了没有?

没事儿。昨天的冰棍儿不好吃。要不然你给我买个老冰棍儿吧。

别。我求您了,你要是实在想吃,就来个雪糕吧。

没嚼劲。

我的老爷子。你以为你还年轻呢?

可是我就是想吃冰棍儿。

老爷子天气也凉了。您,您还是悠着点儿吧。

小兔崽子给我滚。

滚回来。

咱中午吃什么?

您想吃什么?

嗯。我想吃个烤鸭。

得了,我去给你弄去。前北街有一个老钱家的烤鸭不错。

不知道有没有了,我得赶紧去,去的迟就没了。

那赶紧的吧!

王二狗拎了一只烤鸭,十几张薄皮饼,又弄了点儿炝花生。看着喝酒菜,中午能和老头喝点儿。

大老远看见了秀子。

秀子。

哥。

你怎么在这儿?

我去扯点儿布,妈还忙呢?

啊……,她还挺忙。

今天休息天,对呀!

哎!对了。给你大壮也弄一些床单了,被套什么的。

啊,大壮哥不是有被子吗?

王二狗笑着说:“给大壮和红霞办事儿用的”。

哦,这样啊!这个铺子是我同学家的,能便宜不少。

那干脆让她过去量一量。

然后做好,送过去。

行。

就说是结婚用的啊!

知道啦!

中午去我那儿吃吧。

不啦,我回家呀。走的时候妈叮嘱我,中午一块儿回来吃饭。要不你也回去和我们一起吧。

老爷子最近不舒服。我得照看着点儿。

那你快走吧。

我说完这事儿就回。

你要找不着大壮的话,就到铁皮巷那儿,有棵柳树那儿,从左边数第五家。

知道啦!

小燕。

秀子

只见从商店里面出来,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一双小环眼,耳垂上带着两个线圈儿,笑了起来,牙齿洁白但有几颗长歪了,慌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咯咯地笑了起来。

两个人拉着手手舞足蹈。

没有回到这里已经有十年了吧。还记得那座山高耸入云,挺拔而又锋利。

虽然是立秋没多久,可是在山间显然是两个世界。

山顶的草已经枯黄,仿佛已经入了深冬,山脚还是绿色莹莹的仿佛还是夏天。

就如山里的人爱要爱的直接,恨要恨的干脆。

小时候时常的看着山,自己就坐在山脚下,感觉山里就有神仙。

小时候也时常做着神仙的梦,想着有一天神仙来这里,教自己点石成金,能改变人一家人饥饿的命运。

老辈们口口相传着,这是神仙曾经修道的地方。

山脚下的仙人庙香火终年不断,山里人的信奉一点,她们认为山是有神灵的。

到处都是盘山路,人们上山去采草药换钱,在山上开点儿梯田,然后种几棵玉米。巨大的石头被人们翻过来,调过去,想挡住洪水来滋润那些干涸的田野。

小点的洪水大家开心的手舞足蹈,大一点儿的洪水大家就愁眉不展哭天抢地。

这就是山里人的命运。时常就会看见谁,也会听到谁滑下去啦,摔断了腿,谁的孩子掉下去了没了命。

站在这个小山坡上,向下望去是一条长长的沟,上面有一个小小的村庄。

也就是三四十户人家,村里人姓曹,姓魏。还有姓刘,也就是自己的本家。

这个村有个小小的名字叫北疙瘩村。

村长姓魏,应该还是姓魏,魏姓家已经当了好几代村长了。自从记事的时候,姓魏的家就是村长,不是今天这个姓魏的,就是明天那个姓魏的。

没办法,这村子里大多数都姓魏。姓曹和姓刘的也有,只是加起来就有五六户。

这里的人流行换婚,就是你的妹子嫁给他,他的妹子嫁给你。

山谷里这样的婚姻再正常不过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风俗,反正这边都是这样。

村里面的傻子不少。

农闲时人们就会围在一起,多少人就会被这些人的话改变了命运。

每当孩子长大了,大人发现是傻子后,村里人总要说起这家人来。

就会说葬了良心,干了不该干的事。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包括当事人自己。就会细数这家人什么时候偷了东西,那家人什么时候丢了牛,这家人什么时候摔胳膊断了腿,那家人什么时候死了鸡、兔子和狗。

上至祖孙三代下至吃奶孩子,没有一个放过的。

村里人都不认识自己啦!六年的变化足以改变一个人。当年又黑又瘦的小芬今天回来啦。

你是谁?你……找谁……?

村里人总是这样问

他们总是用,看外来人的眼光看着小芬,小芬虽然有点战栗,鸡皮疙瘩满身都是。

但生来任性倔强的她,很快就适应了这样的目光。

家里还是那样,石头砌的墙,石头垒的门,石头造的屋子。

大老远就看到了自己的家,站在家门口她不敢进去。临近中午太阳晒得暖暖的,就如她现在的心一样,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一会儿冰凉,一会儿炙热。

自己曾经无数次想象这样的环境,想象怎样去面对自己的父母。

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这个石头做的房子,尽管曾经带给了她饥饿,尽管曾经压抑了她的身心,尽管曾经给她无情的鞭挞。

可是谁又能忘掉生自己养自己的地方呢?

尽管它破败不堪,尽管它不能遮风挡雨。

这个心灵的符号,带给自己的不是物质上的享受和精神上的慰藉,而是融入自己血液,骨髓,灵魂深处那不可磨灭的符号。

生来植根于此,死后必埋葬于此处。

小芬无时无刻不想,站在门口的大石头上大喊,她想告诉所有的人我回来了。

在梦里,在现实中她多少次想这样喊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可是她又强着将这种心神压在心底,任她在心底里,翻江倒海,怒涌波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