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喜欢和分享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243字
  • 2019-11-23 13:14:40

“哦,对了,还有件事儿。有小关找你,能帮你就帮帮他。”

“哦,是给我留个电话,我还没打电话呢。我这就去打。”

王二狗到街边的小卖铺上。拨通了电话号码。

“喂,你好,是关先生吗?”

“你好,我是关南征。”

“你好,关先生,我是王二狗,他们说你找我,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儿呢?我就是铁皮巷那个王二狗。”

“哦!原来是王师傅,穆老爷子徒弟。”

啊,对,我刚回来。您有什么事儿?”

“是这样啊,王师傅。”

我想知道您有黄花梨靠椅吗?清款的那种?

我这儿缺四把。

要不您明天过来看一下,你看看有没有一样的。

嗯!王二狗心里边儿滴血。这都是自己身上的肉啊!

本想一口回绝,可是想想穆老爷子算了吧!

有,我明天看一下,您这儿需要什么?

“嗯,好吧!”

您在哪儿?我明天什么时候去找您?

哦,明天您到军区家属大院儿。

您告诉他找关南征就行。

好的,明天见。

军区大院二狗去过,作为一个合格破烂王,王二狗几乎去过城市里每一个地方,哪怕是那些犄角旮旯,往往给他的惊喜超乎寻常。

不过像这么高端的地方,王二狗确实没来过。

这个军区大院儿里,一个独立的小院儿。卫兵一直把他送到关南征的面前。

您好,我是王二狗。

你好,我是关南征,比你大几岁,叫我关哥就行了。

关哥。您的东西是什么样的,我能看一下吗?

关哥,将王二狗带进一个四合院,王二狗就走不动道了,门头的砖雕上牡丹,石榴,蝙蝠,鹿,桃,苍松,翠柏。骄傲的是美轮美奂。

王二狗就没见过这么好的,这么完整的砖雕,里间的窗户下还有百子送福图。

王二狗真心跪了。如果说二狗是个以捡破烂儿的方式来收集老东西。

那么人家绝对是,整块,整段,整个儿定点式收割,整体打包带走。

进了门,到了书房。金丝楠木的笔架。

博古架上放满了各种瓷器,尽然还有一把铁壶,应该是北宋的。

王二狗,看的心都碎了一地,恶狠狠地嘀咕,这要是砸碎了应该有一斤铁。

王师傅这边,你看一下。

只见黄花梨木拼的桌子,一个桌子两把椅子,桌子上平淡无奇,只是纹路清晰,色泽优雅。四个脚上有包铜印花。

两个椅子上做工做工简约。靠背上有荷花和牡丹两幅雕刻图,扶手简约,没有像样的雕花和配饰

王师傅,我本来是想凑一套桌椅。您看能不能给凑齐八个椅子,要实在不行,凑六个也行。这个我找了好多人,都没有像样的。于是就找了穆老爷子,穆老爷子说你可能有。

王二狗的心里更加滴血了,就怕吃里扒外的,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心里恨得老爷子直咬牙,你老不死的,我攒齐几个容易吗?就让你给惦记上了。

哎,王二狗边说边咬牙,以至于话说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咿呀呀的。

这个我有,我有一套。只是准备再再凑两个椅子也能凑一套了。

和你的相仿。

我那是梅兰竹菊。一个桌子是苍松迎客图。既然是老爷子说了,那都送你。

关南征听了这句话,心里直骂娘。

你大爷的可算是找到了。为了给姥爷送点儿东西,我心都碎了,喜欢什么不好,非要黄花梨。还要求挺高啊!

终于不用再被娘唠叨了,说自己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吃没吃相,连个事儿办不了?要这儿子有啥用?

王师傅,您看,嗯,我也不知道市场行情,您给个市场价?

不用了,关哥,老爷子交待的送过来,千万千万不用客气。

关南征,反而有点儿不好接手了。

老爷子特别安顿我,况且这也不是什么事。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明儿个我就拉过来。”

你这,关南征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心里嘀咕是我们家老爷子和穆老爷子交情深?

还是姥爷爷和穆老爷子交情深?

这,小辈儿完全不懂呀,也不能问呀。

哎,先拉过来吧,拉过来再说。再想办法能弥补他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王二狗在车上抱着这套桌椅,哭了半天。一边的滴血,一边画圈圈。老头儿啊老头儿,下手真黑真狠。

没办法,谁让你是我的老头儿呢?

一边的大壮还打着腔。

哥,这不是你的命根子吗?你把命根子给别人啦。

给我滚!

哇,狗扭曲的脸都变形了。

大壮只是呵呵的笑了一下。

王二狗一般做决定,大壮从来不过问,只是偶尔喜欢刺激刺激王二狗。

王二狗细心地给这些椅子都把棉衣穿上。以往的那套打理的东西都打包装箱。

穿的小心翼翼,仿佛就像送上送出嫁的姑娘。

往事历历在目,老头子在看到第一把椅子时候告诉王二狗。这东西是好东西。王二狗为了凑齐这四把椅子,没少费工夫。

他还记得在路上。他把自己脱的只剩个裤衩来盖住这些东西。大壮拿着雨布过来的时候,王二狗已经冷得直打哆嗦。

他还记得那把菊花的椅子。是他听说河北有家人有,他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弄过来。

王二狗一声轻叹。哎,给别人做了嫁衣。

希望。他能好好对你们。

关南征接到卫兵电话,说是有辆货车,拉了些东西进来了。关南征收拾了一下,慌忙出门去迎接。

王二狗他们已经开着车到了四合院门前。

只见王二狗和一个壮汉,轻轻的抬着桌椅,仿佛是掺着一个老爷子下车一样。

看着王二狗小心翼翼的模样,更加确定了这东西在王二狗心中的地位。

好东西谁不喜欢,可是有谁真的能为好东西付出一切。

关哥不是很懂,只是自己姥爷很喜欢这个东西,听着姥爷捣鼓了几次。

二狗知道,关也知道。这东西确实少,也确实是好东西。

王二狗打开裹着的包衣果,是那种用棉衣缝制的。

做一套,必须是找人手工缝制的,搬到家里打开包装。保养的很好。自己那套桌子可以扔掉了,然后换上这套,再配上四把椅子,还有自己那两把,齐活儿。

大桌面上一副苍松迎客图。

六把椅子上分别是梅兰竹菊,牡丹,莲花。

靠椅上的图案小巧而又精致。各色图案虽然差不多,但是很明显雕工不一样。但没有一个水平差的。

关南征心里嘀咕着姥爷的80大寿,这下应该出彩了吧?

老妈不能再唠叨我了吧?

王师傅谢谢你啦!你比我小几岁,我就叫你二狗吧。以后有什么事儿能用到我的,尽管说话。

不用,不用自家人,说这话就见外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