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往事如烟随风而逝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77字
  • 2020-06-01 13:14:52

芬姐看着电视机的热闹场面,心里一阵暖暖的。

美好的生活即将开始,更美好的生活等待着自己。

她仿佛看到了一家人的笑容。看着眼前的一家人,虽然有些变扭但温馨的样子,怎么看都看不够。

再过几年也接自己的父母来城里,不知道为什么她想笑,那种坚信美好,最终笃定成为现实时的快乐。

虽一瞬间却刻骨铭心。

当初跟着老赵的时候,家里什么也没有,穷得连条两条裤子都没富余。

娘哭天抢地让他和老赵断了,揪心地不只是泪珠子像线串一样,心也像棉花似的扯成一缕缕一寸寸。

一项倔强的爹还将她锁在屋里,威胁恐吓虽不至于,但也言辞激烈,让人的心沉沉地压了块石头。

她倔强的像头牛,认死理儿。让她嫁给村长的儿子,可是她才不稀罕那个装腔作势的公子哥,明明村子穷的只求吃饱,那小子却常常穿着他仅有的一套行头,站在村口的高台上展现自我,活脱像个行为艺术家。

她最喜欢的是老赵,要是让她嫁给村长的儿子。

她生不如死,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人有什么意义呢?

活着又有什么滋味?

她此生,她这一生一世只认老赵,无论是平贱富贵,委屈难受,疾病苦难,她从不觉得自己能够放弃。

多吃点儿苦没关系,只要自己年轻,她相信自己和老赵一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她不相信,凭着老赵的本事,凭着自己的勤快,怎么会有没有饭吃。

于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虽然从窗户勉强出来,却被父母堵在门口。

母亲含着泪揪着她,母亲各种委屈求全,低声抚慰,甚至不惜下跪哀求。

父亲大声嚷道:“你走了,走了就别回来,我以后没留你这个女儿。”

往事一幕幕回荡,苦涩、甘甜、欣喜!失望!都已过去。

现在自己有了一双儿女,渐渐懂得了为人父母的艰难,懂得了母亲的含辛茹苦,父亲的心力交瘁。

等等老爹松了口,她就将他们都接了过来,一定是这样的。明年再弄一套好的房子。

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在一起,就什么都不缺了,等着日子越来越好。

您尝这种酒,是在村里面打的,说是祖孙三代一直酿酒。

“看着就好喝!”老严没喝就已经醉了。

本应该欢快的气氛,不知道今天怎么了,一家人坐在一起都感觉分外的拘谨。

等菜都上齐了,大家才开始动筷。

兰子招呼着大家,其实都是一家人,不用招呼一个眼神就够了。

秀子今晚很高兴,她直嚷嚷着这个好吃,那个好吃,给这个夹点菜,给那个夹点儿肉。

老严乐得直合不拢嘴。

老严和二狗喝了一杯又一杯。兰子也难得兴致高昂,也喝了半杯白酒。

喝着酒慢慢气氛就上来了,中国人吃饭,正式的席面上没有酒,这不叫席面。

两瓶白酒喝完后,王二狗喝的有点儿多。但他还是送老严、兰子和秀子回了家。

尽管兰子子一再挽留,二狗还是走了。但是二狗还是说了句软话。

妈!我这时不时不是会来的,也不在这一天两天的。

老太太高高兴兴的答应了。

完了打着酒嗝回到了家,看着穆老头一脸惊讶的模样。

俏皮的王二狗,向老爷子打了个千儿说:“老爷子吉祥!”

跪安吧

每个人脸上洋溢着笑容

娘亲你怎么没有小脚丫?

娘亲那会儿上学根本就没有弄脚。再说你老爷爷舍不得。

那时候裹了几天,疼的路都走不了,脚涨的整天哇哇地哭,你姥爷整天抹眼泪,最后赌气的说:“不裹了,不裹了,要是嫁不出去,爹养你一辈子。”

娘亲,我爹呢?

你爹打鬼子去啦。

去了哪儿了?

现在娘也不知道他在那,反正你爹会回来找咱们的。

娘怎么每个人都有爹,我怎么就没有爹?

乖,你爹会来找咱们的。

我不是野种,我不是野种,我有爹,我有爹。我不是野种,我不是野种,我有爹,我有爹!

儿子,做人要有骨气,咱不求人。

你爹也从来没有求过人。他唯一求的就是你爷爷,希望他入伍。

不要给人跪下。

儿子。不要这样。

男儿膝下有黄金。

娘亲。娘亲。

娘亲我饿。

娘亲,你看我摘了好多摘摘面儿,捡了好多地皮菜。

娘亲,你看我捞的鱼。

娘亲叫咱们这是要去哪儿?不是说在这儿等着爹吗?

哇哦,这样大山真漂亮。

你看娘亲里边儿有条河。

娘亲,我害怕这样的山,我不敢走路有狼。

娘亲你怎么啦?

娘亲你怎么啦?娘亲你怎么啦?娘,你怎么啦娘?

你哦,我记得呢,我记得呢。

我会回去的,我会回去的。

你不要给我看他的照片。我没有爹。

我从来没有爹,我小时候没有长大了没有,现在更没有。

如果我有爹他怎么不来?如果我有爹他为什么不管你,娘?

你不要离开我。

停车,停车救救我娘,救救我娘,我求你了,我求你啦。

停车,停车。

啊!

娘,你在哪儿?我回来了。

你好,你在哪儿?我回来啦。

回到咱们原来住的地方啦,娘我回来啦。

娘,我现在过得挺好。你在天上好吗?

我很好。和兰子好好过吧。

娘,我想你,好想好想你。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老严半夜醒来后什么都消散了,只剩下兰子,满是泪水的眼眶和深情温柔抚慰,心像飘荡的落叶归了根。

深夜的电灯亮着格外晃眼。

把灯关了我害怕。

哦!

床上响起了压抑呻吟、沉重的喘气声和床不堪重负的吱吱声。

后来用闫涛经常和女孩儿们说的那句话,让小蝌蚪去找妈妈。

严涛认为自己就是这么来的,而且就是这天晚上的事,当然这是后话。

……………………………………………………

求收藏求推荐,各位兄弟姐妹,今天有仁兄(扬大胖子阿)打赏100起点币,兄弟感激万分!加更!兄弟给脸我一定兜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