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大壮的心事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333字
  • 2020-06-01 13:14:40

这半个月张强像是活在梦里,脸上的伤已经全部消退。

宋明哲来了几次,话里话外说着张强配不上宋玉芳,让他自己识趣点儿,有多远滚多远。

不要害了那么好的姑娘,人家肯定是要考大学的。

她还要出国,你根本就配不上人家。有点儿自知之明。

几次宋明哲将无尽的嘲讽甩给了张强。

张强全盘接受,在深夜里独自品尝。

一直敏感的他很明显感觉到,宋明哲的未尽之意。

那就是门不当户不对,而且自己还会让,这么好的姑娘失去了翱翔的机会。

张强在想自己这样做对不对?

深夜翻来覆去睡不着的不止张强,还有二狗。

老实说二狗来武校不是上学的,他只是想有一点儿武术功底。可是一年快下来了,王二狗花了不少钱,到时候说没有毕业证,只是相当于插班生。

学校也不可能给他发中专毕业证。现在王二狗突然觉得自己和班级里面的其他学生不一样。

可是那又怎么样,自己和谁都不一样。

结果最近倪老师通知,他说明天可以不用来了。

这对王二狗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自己在自己心中早就毕业啦。

王二狗虽然有些失落,可是那又怎么样?

自己当初的梦想不是已经实现了吗?

街坊邻里们传说着,关于垃圾王的故事。

把二狗成功的收服了二驴子,现在二驴子帮二狗到处推售的电风扇和收音机,也帮助二狗收一些东西。

有一些废旧电器,也有些家具还有一些老东西。

多的时候有三十几号人,帮助王二狗收拾东西。

最近收音机卖了不少钱,王二狗给张强寄了2000。他说让他尽快来,实在不行就请个假。

大壮最近总是往芬姐那儿跑,没什么事儿的时候。

王二狗笑呵呵的看着大壮和芬姐嬉笑怒骂,看着眼前的情景,王二狗时不时想到了小辣椒。

小辣椒比较直接,每次给他写信两件事儿。

第一件帮助文宣要本儿书,越老越好。第二件问王二狗有没有想她?

就像人如其名,辣的香活的像辣椒一样。

这姑娘敢爱敢恨,和自己那不紧不慢,磨磨蹭蹭的性格完全相反。

最近真的有也些不错的书,文宣竟然塞给自己两本儿,寄给自己两本儿。

明,清时的《史记》,有几页的竟然还有批注,看的王二狗都流口水了。

挣了钱,王二狗给小辣椒寄了一套围巾和帽子。

给文宣一副鎏金步摇。

本来王二狗没想这样,可是最近他无意中得了这么一套。

本想着给小辣椒留上,可是文宣这套书,二狗太喜欢了。

所以就想拿这套步摇换,至于其他的王二狗根本没有多想。

反正还有给小辣椒准备了一个玉镯。

秀子今天特别高兴,放了学早早的回了家。

看到父母是郑重其事的穿着正装。

妈妈竟然买了套连衣裙,一看就是老严的手笔,碎花,袖口大红。

一根细细的金链子,吊着一根金坠儿,似乎是一个金佛。

老严说这是找庙里的和尚开过光的。

常言道,男戴菩萨,女戴佛。老严对这东西特别爱惜。

老妈说这东西太金贵,老严说要本来就是你的。

其实老妈平时根本舍不得不带。

只是今天的事分外重要,用一条丝巾轻轻围一下,便看不到了这条金链子。

含而不露应该是老妈的特色。

爸爸穿着一身中山装,笔挺神气,戴着一顶帽子,干净整洁。

右边的袖子随着风打着摇摆。脸上的络腮胡整理的干干净净。

笑容止不住一样,在脸上开了花。

爸,真帅

今天是约定一家人吃饭的日子。

虽然是傍晚了,按照那时候的规矩晚上一般没有正餐这一说,都是中午请人吃饭才正式,好在一家人没那么对计较,一家子仍然郑重其事地来到芬姐的饭店。

芬姐和秀子是认识的。之前和二狗吃过几次饭在这里,所以都是相熟的人。

芬姐今天专门弄了一个小包间,说是小包间,其实是芬姐和她老公住的地方,今天特意收拾出来给王二狗用。

一家人感激的看着芬姐,芬姐抹着泪却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都是一家人”。

二狗早早就到了,很明显他坐的神情非常不自然。

“您来啦!坐,坐,妹子你坐我这边。”

“吃什么菜,您来点!”

二狗把菜谱恭恭敬敬地递给老严。

老严涨红了脸,点了一个。兰子最爱吃的爆炒猪肚,然后就把菜单给了袖子。

“秀子,来点吧,我不会点。”

嗯,一个糖醋鱼,糖醋排骨。

哥哥爱吃的宫保鸡丁。

妈妈爱吃的麻婆豆腐。

爸爸爱吃的红烧肉和大白菜。

给我来个炝花生,和炒青菜。

这些行不行?

“行啦,行啦!咱们家人吃不了那么多。”

“对吃不了那么多”老严含蓄的说的。

老严此刻倒是个合适的家长。

显然有些不自然可还是正襟危坐。

“还有什么没?我这就去找芬姐。”二狗挠着头说完。

二狗说着就出去了。

留下来母女俩和老严。

老严长长地出了口气,看了看兰子又看了看秀子。

你哥长得真高,是个棒小伙子。

王二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菜单交给了芬姐,又在后厨擦了把脸。

芬姐狠狠的在王二狗背上捶了一拳,还骂他是个没良心的狗东西。

王二狗羞涩地笑了笑。

芬姐还安排着饭菜又不放心地说:“好好的啊!

一家人就应该在一起。

不要弄的苦大仇深似的。

谁也不欠你的。

你也别觉得别人欠你的。”

“哪有的事儿芬姐,我也一天天长大了,就是不知道咋说。”王二狗的别扭的样子看着就纠结的厉害。

“那就不说,一家人哪那么多话,用心就成了。”芬姐到时干脆地很。

“”姐,是真羡慕你啊!”

赶着王二狗回去,芬姐感叹地说道!

“好啦!告诉芬姐了,一会儿就上来。”王二狗坐下来故作轻松地说。

“哥,我给拿了两瓶好酒。

村里边打过来的。”

王二狗平时和老头儿喝酒的时候喝过这种酒。有一次王二狗听别人说那边儿就有好酒,专门给老头儿弄了几箱。

是村里边儿自酿的,据说那老头儿酿酒已经祖传三代了。

大壮呆头呆脑地看了一下,就要出去。

“大壮一块儿吃吧!”兰子叫到

,就像是村里喊别孩子来自己家吃饭一样。

“不了,婶子。”

你看你这孩子。到婶子这还客气呢。

兰子慌忙拉着大壮。

大壮急了。

“我还,…我还和红霞…帮忙呢。还没到吃饭的时候呢!”

大壮说的磕磕巴巴,可是所有人都听懂了。

王二狗第一天听到大壮这么说。

他开始意识到该给大壮找间房子了。

大壮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冲出了房间。

差点儿将端菜的芬姐给撞倒。

后厨有个声音特别清细,说道:“你慢点!”

大壮,呵呵地挠头笑。

芬姐假怒道:“一对儿傻子,无可奈何又格外的高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