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相悦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124字
  • 2020-06-01 13:11:49

张强感觉只有付出,才使自己内心得到平静。

被人需要的感觉和力所能及的帮助,使得张强都感觉自己的特别和以往不一样。

以往自己都吃不饱,哪有能力去帮助别人,及时帮助也是很微弱,很微薄的。

现在自己竟然主动去帮助别人。那种自卑,以往的那种委屈,以往那种农村来的,那种土腥味儿,仿佛就像是勋章一样挂在自己的胸前,他为他自己而感到自豪和骄傲。

同学!同学!

张强回过神来,看着这眼前的这个女孩儿。

这女孩儿漂亮的出奇,至少张强在平时不敢用正用眼去看这姑娘,至少张强没有这样的勇气,来驱赶内心的自卑与无助。

他觉得他们俩注定是天上地下,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差距。永远和自己这种人没有交集。

也许自己曾经和她有过接触。这么漂亮的女孩儿,谁又能轻易的忘掉?可是张强实在想不起来,好像在哪里见过。

以往沉浸在自卑和努力学习中。沉浸在书籍的海洋中,让自己忘却和别人的差距。

让自己忘却和别人的不同,越是自己刻意忘却,越是自己耿耿于怀。

你好,我叫宋玉芳。省医专的。

唉!您好!我叫张强。电专的

自强路那儿的?

对,自强路那儿。

哦,咱们学校离得不远,女孩儿似乎很兴奋。

哦!张强有点儿脸红,轻声的嘟囔着。

你们学校的藏书不少。我经常去蹭去蹭你们图书馆。

你是强电系统弱电系的。

强电系的。

几班?

A427班

那你肯定认识宋明哲。

张强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一个公子哥。

不嚣张也不跋扈,但是那种趾高气扬的样子,着实让他这种人自卑的无地自容。

动不动就会说我们省城人,和你们不一样。

无论穿着举止做派都和张强这种人大相径庭。

哦,认识。

他是我表哥……

女孩儿兴奋的叽叽喳喳。可是张强仿佛已经魂游天外。

一路上有女孩儿做伴,怎么感觉时间过的氛围的快?

下了火车之后,张强和女孩儿一路。

将东西送到她楼下之后,张强和她告别,拎着自己的东西回到了宿舍。

自己是第一个到的?

听见楼道里有人在尽情的嚎叫。

张强就知道自己不是第一个到的。

整个楼道里,最喜欢这样深情嚎叫的,只有一个人。

宿舍里的张勇。

人称有大头。

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张勇对于这个外号。感到无比的自豪。

强子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

你呢?

我来两天了。

还有谁来了?

就咱俩。

给尝尝我们这儿特产。

张勇,张强。两个人嚼着大枣,枣胡子还没吐呢。

就有人在门口喊。

这两个黑吃的,有什么东西不跟洒家分享一下。

一个光头冲了进来,这是鲁兵外号鲁智深。

洒家这儿有半只烧鸡。晚上咱们再弄点儿菜搓一顿。

听说有鸡,一个小屁孩儿带着一个大框的眼镜,拖着半袋行李包缓慢的向前。

李建国,人称小屁孩儿。

几个人赶紧跳下床,帮助李建国把东西收拾好。

顺便检查了一下,带了什么好吃的。

结果一看就直到妈妈把他当做乖宝宝。东西整理的整整齐齐,竟然还给他带了奶酪。

于是众人顺利的瓜分了他的奶酪,还给另外的两个人留着点儿。

宋玉方回到寝室,宿舍里的姑娘都炸开了锅。

“唉!刚才是你是谁呀?挺帅的小伙子介绍给我呗!”

宋玉芳回敬了她一个光辉夺目的白眼球。

“哟!说到送姑娘的心里去啦!”

“没有你这样的明目张胆的抢男人。”

“主要抢嘛,当然是明目张胆的喽,难不成偷偷地来!哈哈哈!”

“如果送姑娘不要,那就留给小的吧。”

“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宋玉芳装模作样地步步逼近。

姑娘们一个个奋起反抗。

结果一瞬间被一众姐妹摁到床上,不断挠胳肢窝。

“你说不说,说不说?”

“什么时候藏的男人?”

“这么多姐妹,你悄悄地自己找男人。”

宋玉芳说没有没有。

可是可是脑海里总有那个挥之不去的一对虎牙。

上次英雄救美的应该也是他。别的什麽样记不住,但是她就记住了当时笑容中的一对虎牙,倔强而又从容。

“诶,我错过了什么?我错过了什么?”一个姑娘还没进门就听见声音。

我们家小芳。今天被一个被一个帅哥送回来。

送到楼下,人长得特别精神高高的个子,一脸书生气。

人又特别好,一说话脸就红了。

我上去问了人家一句,人家立马脸红了。

哦!哦!哦呜!!众姐妹看到宋玉芳,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那有姐妹们叽叽喳喳。她全然听不懂,没有听进去,没有任何反应。

小芳又在思春?

上了中专后,大家能第一个是学习,第二个就是找个好对象。这是人所共知的常理,毕竟毕竟在同学中找男人还是比较靠谱的,而且质量也比较好。

不知道有多少女同学,在上学前父母就已经告诉他们了,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找男人。

至于学习反而放其次,反正有学校分配。

青春的校园,青春的风,青春的时代,青春的人。

很普通的校园,一个很普通的大柳树,就成了经常来约会的圣地。

一座旱桥,在许多情书里面就会有小桥流水人家。

桥约月下,断桥映雪,桥定三生,在这个破桥的前后左右,三三两两的人总是数不清多少。

有人仿照里李清照的诗写道。争渡,争渡,惊起野鸳鸯无数。

好在学校里对这些也不怎么禁止,只要不要闹太过分,没什么大的事情,一般学校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甚至和一些班主任一块儿吃饭的时候,班主任还拿这些小情侣打趣。

有时候还能准确地数出班里有几对情侣,在看是嬉笑怒骂中告诫学生做事情适可而止,欲言又止的话中,包含了许多知识结构和人生道理,堪称古典婉转文学的巅峰。

青春的少年男生,一块儿去欣赏美女的邀请总会得到呼应,堪比人过中年的饭局和三缺一的麻圈热情。

有好多人时不时的就会到图书馆,活动室,体育馆什么的地方来体验偶遇的美好。

也有好多人校外的都去医专图书馆,操场上晃悠,说白了就是想艳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