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四十八题 所谓母亲大体一样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20字
  • 2020-06-01 13:10:40

张强在绿色的火车皮里感受着这个狭小空间的拥挤。燥热环境游弋的心,满鼻子的汗腥味儿和脚臭味儿,夹杂在复杂的空气中,吵吵闹闹的车厢里格外的沉闷。

凌晨一点,张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睡不着。

也许是因为胸口从未有过的巨款。也许是还没有从暑假故事的心境中转回以往的样子。

也许只是因为对面妇女抱着的孩子,时不时的哭闹,吵得他心烦意乱,可是他又没有办法将满腔的怒火,埋怨这个已经狼狈不堪的母亲。

出门在外,也尽量的妥协和退让,也尽量的包容和忍让。毕竟在这个年代,能吃饱饭谁也不愿意背井离乡。

张强没由来的,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皎洁的月光,像常常的丝带随着车厢越拉越长,仿佛那头就连着自己的梦乡。

也仿佛那一头就是现在的睡梦中的父母。

闪过车窗的风景就像家里梦里的窗户。

也许是这个年轻的母亲,让张强想到了小芳。也许是这个红格子头巾,让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张强没由来的鼻子就酸,对面的妇女很明显没有睡熟。

孩子轻轻一动她就醒来,抱歉的向张强笑了笑。

“姐,孩子怎么了?是不是饿了?”

妇女尴尬的笑了笑,轻轻地点了点头,两三岁的小孩子早也没有了奶水的滋灌。匆匆上车前的那碗玉米面糊糊真的没有多少。

张强慌忙地从背包里拿出了二狗给买的饼干和水果。

拿着自己的杯子,起身就去水房打点儿水。

妇女看见了张强递过来东西,本能的向后退,然后又又向前凑了凑,轻声地说谢谢大兄弟。

上车的时候给孩子拿点儿米糊糊,可是早已吃完。

农村人的质朴本能要拒绝,面子比天大,由来已久,可是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脸真的不算什么,于是羞怯地接过东西,给孩子饱饱吃了大半。

又好好地将剩余的饼干还给强子,将桌子上的碎屑收拾到嘴里,苍白的脸上尽是满满地谢意,农村人木讷却知冷知热,女人扯了件包里的外套,硬要给强子搭着夜里御寒。

张强看了看妇女舔嘴唇的模样,就知道她现在肯定滴水未进,不知道为什么张强的眼睛突然红了。

妇女也有点些不解,张强起身说:“姐和孩子你们坐着吃完,我去过道里抽支烟。”

妇女又是一连串的长谢:“兄弟,不知道说啥好哩,真是谢谢你呀,都是好人出门尽遇见好人。”

张强尴尬的笑了笑,眼里尽是母亲的温柔。

张强知道自己不离开这妇女,不离开这个姐姐。这个姐姐肯定不好意思,场面也会极其尴尬。

车厢连接处强子生疏的拆开那包二狗送的烟,修东西的时候,张强想事情的时候莫名的就想抽一支,于是走的时候二狗给装了两条。

猛吸了一口一个劲儿的咳嗽。四周都是苦哈哈地村里出来的农民,有的刚出来,有的已经脱去了农民的稚嫩,他们衣服泾渭分明却感情上不分彼此。

说的都是朴实的农家话,麦子,棉花,玉米收成,家里的几个孩子之类的。

张强就着车窗外的月光和闪过橘红色的灯光,眼泪哗哗往下流。

一个遥远的回忆激荡着自己的心里。

自己年幼时母亲也曾用着米糊糊。给他当做早饭、午饭和晚饭。

时常放学的时候,锅里总会有母亲的米糊,锅巴熬制的米汤。也曾因为别人家吃好的和母亲闹腾,也层当着母亲的面碎了整整一碗,看着母亲满地碎渣收起,一向坚毅的母亲打了强子响亮的耳光后,哭的让强子这辈子都忘不掉。

不知道是那位大姐的的话,让她触景生情,还是对父母的愧疚。还是?眼前一切。

没由来的眼眶湿润,又狠狠地抽了一口,他一个劲儿的咳嗽。仿佛想把心中的郁闷和内心的忧伤一个劲儿的吐出来。

可事实上他发现,这些吐出来的一切又轮回到了自己的心中,不断的像潮水般一样冲击过来。一遍又一遍。

张强回过头来看那位大姐迅速吃完,自己又一个劲儿的车厢里抽了一支烟,看了会外面的风景。

其实黑夜里哪有那么多风景,只是朦胧胧胧一片。更多是在车窗中,灯光反照自己的影子,像另一个若引入若现的自己。

看一下自己,看着自己的影子,熟悉而又陌生。

熟悉的是自己的样子,陌生是自己此刻的心情。

不一会儿张强想到了这一个暑假的收入,又想到了未来。

有一个良好的工作。一个美好的未来,一个城市的户口,一个城市的家庭。

没缘由的笑了,仿佛这是母亲的笑脸和父亲的倔强。

约么着过了半个小时,强子走回到自己座位上。看到了妇女尴尬和灿烂的笑容。在妇女的感谢声中。

强者尴尬的笑了笑,红了脸,表情有点不自然。

姐都是自己都是出门在外的。互相帮衬是应该的。再说我也不是为了你,是为了孩子。

旁边的女孩儿也冲张强点了点头。

那个大姐将孩子打发睡着后。几个大人也渐渐在车厢的嘎达嘎达声中睡去。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那个大姐下了车。告诉张强和那个女孩儿。大姐就在玉城下车了,姐夫在那儿给人当当小工。

你们要是来玉城一定要来家里。虽然姐不知道能不能在这待下去,可是日子总会好起来的,只要我们努力干活,不会少口饭吃的。来吧!姐,一定给你们做好吃的。

强子和女孩儿都点了点头,强子把包里剩余所有的饼干和水果都塞给了大姐。

大姐说什么都不要,张强说:“姐我在省城也马上下车呀,下午我就到了。”

“再说我包里面还有。”

“拿去吃吧,这是我给孩子的。”强子不容分说。

赶快谢谢叔叔,赶快谢谢叔叔。就遇见好人了,出门尽遇见好人了,妇女一个劲儿的谢。

火车再次开启,伴着妇女的挥手,伴着小女孩儿的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