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过往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88字
  • 2019-11-17 13:43:35

每当思念发狠,揪的心肺复苏。

妹妹这时笑着就会意外出现。这些年妇人的生意渐渐有了起色,中国的大环境就像一个大市场,所有人都在挣钱,所有人都在奋斗,所有人都对未来有了新的希望,所有人都在消费,都人们争相购买的电视机,洗衣机,冰箱。

更加想着买房子,添置家具,城市到处都是工地每个街道不置办东西,不和泥加瓦都不对劲。

王二狗借了大壮五百。加上自己攒了一些钱。买下了了现在放垃圾放废品的那处院子。

感觉自己在这个城市能有一个睡觉的地方,心在这个城市里扎下了根。

尽管如此他还是喜欢和老头儿住在一起。所有喜欢的东西都锁在老头儿那边儿的库房里。

看见笑靥如花的妹妹,再多的忧伤与困苦都被风吹散。

看着丫头活蹦乱跳的样子,王二狗很难将眼前的少女和那个黄毛丫头联系起来,常言说女大十八变,妹妹是幸福的,至少比自己幸福。

“哥!”秀子抱着二狗的胳膊一顿撒娇。

“你这疯丫头,都上初二了还这么疯,哥问你,初中毕业后你准备考中专呀?还是上高中考大学?”

“哥,我想考个中专,但是以我的成绩不一定能考上,爸说……!”秀子看了看王二狗,见了他没有什么反应继续说,在她的世界里二狗是至亲,说话还不至于拐弯抹角的。

“无论我考上中专也好,还是考上高中也好,他都会出钱,他希望我能继续读书。”

“有时候我觉得吧,爸比我亲爹都好。他越是这样,我觉得越对不起他。”

王二狗瞬间沉默,他不知道该自己该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听着妹妹说。

妹妹显然已经知道了哥哥的反应,立马连忙岔开话题。

“哥,你去武校没有一个心仪的姑娘?”问了王二狗一个大红脸。

“你怎么和老太太似的也操心这事。”

“看你那样,有想法……”秀子咯咯笑着。

“有个不错的姑娘,但是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看上自己。”

“他们中专学的稽查的,属于司法体系的。将来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公家干部,而你哥呢?”

“说的好听点儿是个待业青年,说的不好听点儿就是个社会盲流。”

“哥,你不要这样说,你这几年收废品做的也不错。要不给你找份正式工作,到建筑公司上班儿去。妈说那边也招人了,合同工干上几年也能有个正式的工作。每月也能开三五百块。”

“以后再说吧。”

王二狗很明显听出来了,秀子带着妇人的愿望来的。

“哥,你是不是还恨咱妈了?他让咱妈.......你不能这样对咱妈,咱妈不容易。你说咱爸那样,吃了上顿没下顿能行吗?这就不能怨咱妈。没办法,当时没带你,那是咱爸不让带,咱爸不让带。因为你的事儿妈哭了多少回,没明没黑地哭,有时我半夜醒来看见咱妈不是流泪伤心,就是看着外面等天亮,笑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妹妹说着眼泪都下来了,带着哭腔一个劲儿地拍打王二狗。

“你没良心!你没良心!妈,每天每夜说起你就哭,说起你就哭!你怎么能这样呢?”

吓得王二狗连忙护着妹妹连说没有,没有,不要这样,不会这样。

等着妹妹发泄完情绪,二狗赶紧岔开话题。

“妹子,哥也想上学,能不能有什么办法。”

“我.....我给你问问,我们数学老师最近在考一个什么考试,听说还考过了之后,国家就承认你的学历到哪儿找工作也不影响,虽然不管分配,但是有工作的还能提高你的工资。”

“诶,好的。”

妹妹走的时候还是哭哭啼啼的走了。

他想让王二狗去妇人家吃饭。

可是王二狗想着就有点儿尴尬,想着就有点儿难为情,想着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他不想去面对这些,至少情感上难以接受。

最后实在没办法,他推脱答应着妹妹,下个月去,下个月去。

王二狗希望着下个月妹妹能忘掉这个事儿。

月光下散落在大地上,满地银色看着就美不胜收,一个中年妇女显然没这个心情,站在门口不断的向外张望。近年来生活上不再缺衣少穿,似乎已经忘记了。

当初饥一阵饱一顿的日子,似乎已经忘记了颠沛流离,山上沟下田野,背井离乡逃荒的日子。

年少的妇人,年少的女人。拥有美好的梦想,可是一切都改变了。

家里开始不断地迁移,从城里到郊区,在从郊区到山区,再从山区到了山顶。

生活环境不断的发生变化。几个兄弟只活了两个。一个腿摔伤至今仍然一瘸一拐,一个年少白头,肺结核后遗症稍微用力就咳嗽。

每当妇人想起这些总是唉声叹气,他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也许是自己挣着命像是淹在河里的人,不断来回扑腾碰巧活到了今天。

作为一个女子,她青春时曾经到处流浪,在姨姨家住几天,在姑姑家住几天。运动,运动,搞得特别厉害的时候她东躲XZ,就像流浪猫一样。

他不想回忆过去,那无尽的伤痛带给她的伤。

已经在心中结下了结了疤,不想再扯了下来变得鲜血淋漓,支离破碎。

这几年生活好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儿子。

姑娘渐渐长大了,也很懂事儿。美好的生活已经开始,也许这就不错啦。

这就生活现在除了儿子的生活时常揪心外,她仿佛就已经活在了天堂。

坐在家里边儿的老严,抽着烟烟头的火光忽明忽暗。晚饭早已做好,可是秀子不回来,两个人实在是不想吃,也没意思吃。

她是老严身上的心头肉,谁都动不得,说不得,碰不得,有人说了就这一句姑娘的坏话,老严火气立马,蹭就上来了。

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女儿。虽然他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来自那种心灵的上的感应,来自那种非血清上的挚爱。让他疼女儿疼到了骨子里。

他不是不希望自己能有一个亲生的儿女,可是自己哪有那么多奢求,老天已经给了自己这么好一个家,莫要贪心不足蛇吞象,最后鸡飞蛋打落了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