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心安(有推荐,加更)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19字
  • 2019-11-14 23:56:33

无数次张强在村里面上学,要上台时领奖,看见父母眼光里闪烁的泪花。父母所有的钱,所有挣来的钱都舍不得给自己换一身新衣服,都舍不得吃上一点酱油。多数是只吃饭,菜里很少能见到油星,只是偶尔自己在过生日过节或者是学习成绩得到老师表扬时。妈才回才会额外的给他加一点儿肉肉,碎肉心。

长年累月的天天劳动。爸爸的手上的大多长上的厚厚地老茧。

厚的像是铁片那样僵硬。也时常都会有伤口。爸爸的脸上被风、吹日总是红扑扑的。那不是来自羞涩还是太阳太阳照烧的太阳照射时的晒伤。长时间的劳作使得他们的身体,不再那么挺拔,而是渐渐弯了下来。爸爸张果用的一个花格子的红色头巾,爸爸带一个蓝色的前进帽蓝帽。尘土和飞扬灰尘时常汗水浇灌。这两样物品使他们渐渐失去了颜色。红的发黑,蓝的发白。就像现在张强嚼着饼干,感觉不出现中的甜,感觉不出口腔中的填塞,只能在内心酸涩羞处的空间里不断的挤压。肺部猛吸的空气,压抑着心中的各种。纠结突变。复杂的情感。复杂的情感像五色棒棒糖来回悬绕在心中,在脑海里。

耳边听到了大壮打开收音机刺啦刺啦声音。

“哎!这破收音机。”大壮有些气恼。

昨天收音机就不太好用,我使劲拍了几下还好能将就,今天又不行了,大涨边说着边用那熊掌般的手,拍着这个破旧收音机啪啪作响。

说是破旧,其实不是,只是外表下沾了不少灰尘,看着像放着那里时长时间不用了。

大壮这是你们买的收音机?

哪有买的是二哥收废品,废旧物品东西的时候,人家觉得没用了,坏了就扔在那里。

二狗哥拿回来弄拨了弄拨,发现还能用就将就着用。

反正是有时候能听,有时候不能听的。

张强觉得无端受了大壮和二狗的好意,应该干点什么?

我来看看。

对呀,有强哥呢,你可是咱们村里有名的文化人呢,肯定能修了这个是吧?

张强确实学过类似的电路机械图。但是从来没有修理过任何实样的物品。

没有这样的机会,也没有这样的空间,给他实践的机会和场地。

张强打开收音机的后盖儿。

大壮找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工具。

笑呵呵地说这都是搞个以前用的工具,我都收起来,然后放在工具箱里。

你看着哪个能用?

张强看着工具箱里面乱七八糟的工具。

手钳,改锥,活口扳,扳手,管钳,和一些零七碎八的东西,螺丝,螺帽什么的一堆。

虽然这些工具非常实用,但用来修收音机有点儿大,但还是有办法的。

收音机看了一下,根本看不懂里边儿的线路图,这都显示了些什么?顺着电源不断地捋着线路。发现有个电线的接触点断开了。

于是张强很容易的就把接触点用两个细铜丝。打了个麻花节,把它绑固定在上面。再用点儿胶水儿做轻微的粘黏。

然后试着打开电源。收音机正常运转。

大壮高兴的直乐呵。一个劲儿的夸张强,你真厉害,你真厉害,这你都能修好。

看着大壮安安静静地守着收音机,听着里边讲的评书或是新闻,仿佛能看到大壮在这个院子里的那种孤寂和没落,的确远离家人远离人群坚守在这里真的不容易,但好在这里自由,他和二狗也彼此有个照应,算是美好的生活起点吧!

傍晚时分落日余晖还没有散去,西天边上的云彩像火烧了一样。天空中时不时飞来各式各样的小鸟。

时不时会有鸽子嗡嗡地成群飞过,也有乌鸦和燕子的清鸣。

人们的叮铃铃声慢慢响起,载着满满的笑容游荡在回家的路上。

张强坐着困了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在火车上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就没有卧铺,只是凑合着和别人坐了一个座位。其中的艰辛和困苦远非现在动车上的同学们能体会到的酸爽,要不是年轻,他根本就熬不住这么长时间。他好在身为农村的他适应力还是不错的,最少整个车程打了几个盹后还算好,现在在却困意十足,这里睡得安心,睡得香,睡得甜的时候,梦中他回到了久别的家里,看到了到了久别的父母。听见了故乡的老牛在黄昏后的召唤,耳边时家乡劳作时的小曲,吃着香甜可口的饭菜。

周围人都笑呵呵的看着他,那种钦佩,那种从崇拜的眼神让他无处可逃,走到那都有受人尊敬的问候,令人高看一眼。

当他走过人群的时候,背后总留下来阵阵夸奖。

用今天的话来说,她永远属于别人家的孩子。

永远是我也是另一些孩子的榜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壮和别人在叽叽喳喳说话。很厚重的声音,爽朗的笑声。渐渐地将张强呼唤了回来。

张强揉着朦胧醒睡的双眼,擦了擦自己的口水,

于是他看见了二狗。

二狗没有什么变化,就是感觉比以前长得高了,长得壮实了。

还是那个模样,皮实的劲儿实在让人受不了,操碎了心。

这个在张强以前看着无赖的二狗。现在有一点儿不一样了,是它的精气神儿还是啥?

到底哪儿不一样?其实张强也说不上来。

只是感觉还像以往一样无赖皮实,懒洋洋的!

无论着说话语气还是做事上还是那那幅模样。

但是他总感觉还和以前不一样,是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感觉怪怪地。

欢迎我们大学生来到我的狗窝。这真是蓬荜生辉啊!你能来这里我很高兴。

睡醒了没有?睡醒咱们就去吃饭

张强赶紧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哎呀!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准备躺会儿结果就睡着了。”接着擦了擦惺忪的睡眼,又看了看笑容可掬的两个家伙。

“你别说睡得还挺香,都流口水啦!”

张强起来简单的擦了把脸。就随着二狗来到了一个小饭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