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人生如此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427字
  • 2019-11-11 23:11:41

妹妹还是出现了,尽管他比以往晚了将近两个小时,却不知道遥远的对面站着的二狗像是过了几个世纪。

妹妹的后边跟着那个男人应该姓严,是刚才王二狗才确认的,严老头儿搀扶的那个姑娘。

看见王二狗之后妹妹高兴地小跑了过来。后面是老严几声关切的叮咛声。

“哥,你来啦!”

“爸,今天我哥送我去上学啊!”

老严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二狗。

王二狗回敬他的是那鄙视、漠视和慌乱的眼神。

老严复杂的叹了口气:“行,就让你哥送你,但是也要慢点,不要跑!”

秀子非常高兴。

老严回头和兰子去收拾自己的买卖。

二狗和秀子一路上有说有笑地向学校走去。

“秀子,现在疼不疼啦?”这个问题王二狗问完就后悔了。

“不疼啦,哥你别担心。”秀子一如既往地笑着

“影响你上课不?”

“不影响。我是左手受伤了,又不是右手,又不影响写字。还有啊,你不要老是哭丧着个脸,这又不怪你,是我抽那个八音盒的。”

秀子显然知道王二狗在想什么。

“都怪哥不好。以后哥天天叫你上学好不好?”

“好咯!”听了王二狗话秀子畅快的答应着,还高兴地跳了一下又觉着不对。

二狗送完秀子上学后赶紧回去看自己的废品摊儿。去了一看,王二狗傻眼了,昨天出事后自己慌慌张张的收拾完。根本连门都没锁,许多东西也没来的急收拾。可是今天上午来了之后发现值钱东西都没了,连一些废旧的钢筋,还有自己收拾一些喜欢的东西都没了。自己曾经那么嚣张的给周围人看那些东西,现在却悔的自己肠子也青了。

王二狗冲着自己上就是哐哐两个耳光。脸上火辣辣地让他开始有些后怕,不久前自己的狂傲还历历在目,碰见个冷眼看他的就觉得对方以貌取人、狗眼看人低,反正走开之后总要骂骂咧咧好一会,才能将自己的心里的阴郁挤了出来,今天想来却如此可笑,自己不过是得了一尊佛像,这和守株待兔里的那个农夫又有什么区别,指望着一次偶然的好运就能带给自己不一样的人生,怎么可能!这是多么的可笑笑话却偏偏自己又不自知。

如果不是至亲的血,自己怎么可能有自我意识的觉醒和心里更深层次的敬畏,人生是多么的可笑,老头儿反反复复强调了多少却没有这样的代价来的直接干脆,不能痛彻心扉如何能醍醐灌顶大彻大悟。

如果说快乐来源于苦难之后的解脱,那么幸福必定是失去人生真谛这座神庙后又在空凹的山丘下发现了内在的心核。

许多时候当我们避无可避退无可退的时候换个方向看或许又能豁然开朗。

还好有些好东西在老头儿那儿放着,不至于一下被偷个精光,王二狗一边感叹的自己的无知,一边收拾着眼前的零零碎碎,干着干着自己就坐在那里发笑。

王二狗从小的教育就是这样的。不屈不挠,它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放弃,也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儿而垂头丧气苟延残喘地生活。

他常常对自己说如果生命没有将你打倒,那么他必定希望你更坚强地站立。

生活只是一块坚毅的磨石,留给自己的精华不能太多否则灵魂受不了那样的重量。

当你被层层剥落如同一颗洋葱,每一层你或者哭或者伤终难留她下来,当你退无可退,避无可避时她还是残忍地一如既往,剥掉你最不舍的,剥掉你要命的,剥掉你灵魂深处的所有珍爱,直到你彻底放弃反抗,任由着她为所欲为,直到你笑呵呵地看着并像对待自己一样不分彼此。

你才明白世界给了你一个庞大的躯体,更大的梦想却只给了你丁点大的灵魂。

人生真的是这个样子,当你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你会去感觉。哦!自己已经失去了,应该正视了,应该更加努力的去做现在的事情,人生真的就是这样,哪有明明白白的直线可走。

王二狗不是不知道是怎么了,以往王二狗走街串巷时,两条街他都已经累得像狗喘一样。伸舌头直呼着算了算。自己失去了一些东西后,反而怎么会使得自己更有力量。他今天逛了两条街,过了三条街,来到这四条街,他仍然感觉自己还有力气,趁着中午饭这点儿时间,趁着晚上这点儿这点儿时间。他能再来一点,再做一点,多做一点。他不断的激励自己,多一点,多一点,更多一点,更努力一点,以往的懒狗,笨狗,王二狗都不知道他们去哪了,状态好到他自己都纳闷儿。

人生也许真的就是这样,向前走了两步,注定要向后退一步,可是退后这一步,反而给了他更强大的力量。

王二狗加速奔跑,得赶着放学前给老头儿做好饭,和老头儿粗略的聊了几句,听了老头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有营养对自己没意义的话,感慨之余更感谢老头儿给了自己一个温暖的家。一个自己随时随地惦念的家。当然除了秀子之外,老头给了王二狗无微不至,像爷爷般的关怀,还有像父亲般的温暖,这是他以往没有的。

王二狗开始认真的将捡来的东西分类。塑料一部分,酒瓶一部分。纸箱,废旧报纸杂志一部分,生活必需品,一部分,生活费易耗品一部分,然后是铁,钢筋一部分,铝、铜一部分。王二狗开始在那个废旧的地方写标示,按物品来分类放置,不再东一堆,西一堆。王二狗现在感觉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两天过后王二狗已经忘却了自己曾经丢过东西,那心中隐隐的痛逐渐变成了对秀子的愧疚。今天该是秀子换药的时候了,王二狗早早地来到秀子家,以往的尴尬少了不少,至少面对是也能简单地打个招呼。

于是王二狗接着秀子去了医院。还是原来的地方,还是原来的味道。王二狗到收费口去交费。谁知道缴费口的姑娘看见他就笑着说:“今天不哭了?你要再哭着交费我可不不收了啊!“

王二狗抬头一看,哟!巧了,竟然是那天那个姑娘,她比王二狗大不了多少岁,也就是20岁的样子。

青涩的王二狗,显然没有多想,只是想着是憨厚的笑了笑挠着头说:“嘿嘿,让您见笑了,我妹子受了伤,我失了神儿!“

小姑娘笑了笑说:“没事儿,正常,来这儿,人都这样。”

小姑娘长得眉清目秀,一看你说的属于机灵鬼儿那种人。大白褂子,带着个护士白帽,两条辫子。宽大的衣服上套着一具架不起衣服的身躯,大眼睛,小鼻梁,笑起来有个小酒窝,牙齿洁白。

同龄人总是选择同类人说笑,想像王二狗这种喜欢找老头子的世间少有。

如果你有疑问的话,你可以看到小朋友们经常就喜欢找小朋友们玩,尤其是他们特别喜欢和自己一样大小的孩子们玩。也许在他们的世界里同频同率才是正常的,你是什么样的人就会被什么样的人吸引这个是有道理的。王二狗也用亲身经历证实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