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厨娘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377字
  • 2019-11-07 22:55:23

王二狗瞬间想到了庙会的时候。那时候人们吵吵闹闹,哪里都是人到处都是,里里外外大家都各自忙活各自的。这时候王二狗就在边上儿到处帮忙。自己就像是一个救火队员,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在每个地方。卖东西的人反而成了自己的雇主,而自己就是那个打杂的,送东西,递东西,抬东西,扛东西等等等等。

王二狗对这些甘之若饴,他在劳动中享受着快乐,尽管他知道这些自己不喜欢,但是他还是为了自己学好一手菜而努力地去做,这样才能更贴近他们,知道他们怎么做,知道他们怎么想,知道他们怎么应用这些东西。

大家在忙完之后,一些老师傅开始有意的,无意的教一点点。王二狗学会的第一道菜是在他在厨房帮忙五十多天之后。

那时候那些厨子们也要吃饭,于是他粗略地做了个宫爆鸡丁。二狗第一次炒的宫保鸡丁实在是难吃得很,被饭店老头儿狠狠地批了一顿,王二狗没脸没皮地笑着听老头儿说完。

于是第二次老师傅站在边儿上,就开始简单的教了他几手。王二狗吃的香甜觉得好吃到爆。可是师傅却说啊!凑合着吃吧,饿了,真饿了。

听了老蔡的话王二狗知道自己离大厨还远着呢,当然自己打工出头的日子也还远着呢!

老头儿除了要求王二狗弄好三餐之外没有其他任何要求。

有的时候,甚至觉得老头儿希望他吃了饭后远远的,老头儿喜欢自己一个人。一个人一直待着。有的时候老头在发呆,有的时候老头拿着见笔就是了失了神。

王二狗在回到家里面准备做饭时候,远远看到老头儿拿着一支笔,笔直的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就像是军人在站军姿一般。

王二狗起先以为老头儿是手麻了或是闪了腰。着急忙慌的去给老头儿一阵搓一阵揉。这时候的老头往往一愣,然后连忙说:“我是罪人,我是罪人,我有罪,我有罪!”语速快的出奇。

王二狗先是一愣,然后轻声说道:“老头儿,是我二狗。”然后装作漠不关心地说吃啥饭呀?

我给去做。这老不正经的。

这个时候,老头儿先是一愣。然后,闷声闷气。“那你看着办,什么都行,嗯!来盘宫爆鸡丁就更好了。”

日子一天天地过,王二狗做好饭,吃完饭后,王二狗收拾完桌子碗筷,老头儿去遛弯儿。有空王二狗就在书店和饭店来回穿插着帮忙。有时候老头儿兴致好了,还会将教王二狗写个字。老头儿看着王二狗写的字叫做狗爬字。说王二狗实在是笨的出奇。这样的狗爬字实在是出去丢人现眼,于是扔给他一本字帖说去练吧。一本很很古老很烂的字帖。王二狗曾经看到一本比较好的字帖在书架上和这个类似,但是也没有这个好,售价已经超过几十块人民币。

没有多想,拿着就开始练。

你很少见厨房里会有厨娘,但是厨房里要是有厨娘,而且是掌勺的那种,你应该知道最少她绝对是个吃货。

王二狗开始渐渐的和厨房人混惯了,他发现经常会有一个小厨娘出现在他的面前,进了后厨犹入无人之境。

于是王二狗开始了自己的神奇之旅。有时候雨菲弄一个不知名的黑色料理。有时候会弄一些不知名的奇怪菜。尽管她有时会被一些昆虫吓得哇哇乱叫到处跑,可是一旦这些昆虫入了锅她就神情专注像极了另一个灵魂入体。

雨菲时常进入厨房,对着后厨的那些家伙们一顿批评,不是说你这个菜,盐放的少了。就是说你这个油炸过了。你这个菜摆盘不好,改刀不好。你这个菜不够味儿,吃起来没有层次感。你这个菜。酱料调的不够,葱放少了,蒜放多了。

咦!你这个料里竟然加了姜和香菇?这个搭配好!

尽管被一个小丫头点名批评,诡异的事没有一个人嚷嚷反而很服气。

雨菲一个地道的吃货,重新刷新了王二狗的三观。王二狗只好屈服在她的雌威之下,像小媳妇儿更像个狗腿子一样,整天跟着她到处乱窜。王二狗也乐也这样,毕竟跟着跟着吃货有肉吃,而且呢,能吃到多样多种东西,还能吃出水平来,这样的人也是极其稀少的。

王二狗虽然认为她不如老书人有意思,但是总比没有的好,相对于那些只知道低头削土豆,低头练切菜,练刀功的傻小子们,他更愿意跟着雨菲到处蹭吃蹭喝。

当然,王二狗有时也会去图书馆找一些做菜来的书籍看一看。算是对厨艺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于是人们就常常会看到一个,两只小老鼠。在厨房里蹭吃蹭喝,偶尔会尝尝这个菜,偶尔会尝尝那个菜,有时候王二狗觉得自己连手都不洗,就去抓别人菜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谁能挡得住有美食的诱惑呢?跟着一个小吃货,谁能知道未来是会怎么样的呢?反正明天总会有好吃的,反正自己只是来学如何做菜的。要是让王二狗在那练刀工,对着一堆土豆,切成均匀的土豆丝,对不起!弄不了,他切的细的可以去当线,切的粗的能当椽。但是王二狗还是很努力的,一天他终于将土豆丝切又细又均匀。

雨菲笑着说:“哎呀!王二狗,要不这样吧,哪天我你给我打下手吧,给我切菜,配菜。”说着挖了挖鼻孔继续道。

“我来教你怎么炒菜,然后我来尝菜怎么样?”

因为雨菲的独特技能。吃什么什么都能吃出别样的味道,吃什么都能说出个道道来,于是雨菲就被用来品菜和开发新菜,这样使得这家伙更加肆无忌惮。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儿虽说胖到不至于跟猪一样,只是比别人略微胖一点,可那个年代还没有特别胖的人,在王二狗的眼中,她和猪先生已经画了等号。

我二狗羡慕雨菲的好舌头,它好像是能品出多样的味道,除此之外还能闻出炒肉时候的不同味道来。不像是王二狗也只能吃个大概。

“二狗你这个肉炒的有点老啦!”雨菲尝着酱料说道。

“二狗下锅时候你问问。最少有三到四个味道。”

“你怎么能感觉不出来呢?你是猪吗?你是猪吗?你是猪吗?”

“猪只会吃,我还会干活儿。”二狗挣扎着摆脱命运似的说。

那你为什么闻不到呢,是不是鼻子有问题。雨菲带着疑问说着。

王二狗想着谁能和你比的思维,感激地看着雨菲点点头。

“哦!我知道了你不是猪?”

王二狗开心地笑了。

“你是笨猪,懒猪。”

周围的哥们都笑岔气了。

王二狗气的在菜板上将蒜拍成泥,还很有节奏。

随即雨菲又说:“不对,不是猪。”

王二狗内心窃喜,终于知道了我的价值,然后他看着雨菲挠头思考。

隔了十几秒世界都安静了。

“应该是懒狗、笨狗!”

周围的人都听着笑成一片,王二狗很无奈,真的很无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