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当你以为你是十八岁的时候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188字
  • 2021-04-10 18:14:44

得!算我没说,晚上去哪儿?彪子听着有吃喝玩乐,傻子才不去了。

就去夜玫瑰吧!哪的姑娘多。二驴子笑着跟彪子说。

丽丽那边儿安顿好啦,你不怕他来闹事儿。彪子故意激将二驴子。

她!哪敢管我!那么多事儿啊?她管我管的够多了,这也要管,那个男人还没个应酬啊!他们老娘们儿收拾家就成了!二驴子伟岸形象立刻又高大了一分。

那就好,那就好。等我一会儿,等我这部播完,我就收摊儿,也就半个小时。

行,你忙去吧,我随便玩会儿啊。说着从二驴子身抓了一把钢镚儿。

彪子冲着二驴子的背影,做了几个鬼脸,又将二驴子祖宗问候了一遍。

二驴子打游戏打得实在是垃圾,自己都受不了,一个街霸,被他打成了保龄球,人物被收拾都看不下去了,游戏杆都要摇断了,也没见有什么效果。看的彪子一阵肉疼。

还没等彪子放完录像,二驴子已经过来了。

哎,没意思。有健力宝吗?给拿一瓶。

彪子摇了摇头。

没有?……了?

汽水总有吧?

彪子还是摇了摇头。

那冰棍儿雪糕,小零碎儿总有吧?

彪子还是摇了摇头。

二驴子叹了口气。拍了拍彪子肩膀,哎!干嘛做生意呀?你让顾客感觉不到舒服,能挣到钱?

这就和姑娘给你服务一样,你不舒服你觉得你付钱舒服吗?开心吗?

彪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二驴子。哎呀,果然是老板呀,就是别人不一样。

还有!你看看你这儿的卫生,打扫打扫能死啊,脏不拉几的臭死了。

早上来的时候扫啦,这些小家伙太能作塌了。

哎呀,反正要是有一个档次的人来这儿玩儿,那真是见了鬼了。

彪子虽然心里不服气,但是二驴子这些指指点点他觉得确实在理,看来当老板还是确实有本事的,至少比自己见识长。

不一会儿影片播完了,从里边稀稀拉拉出了不少人,有些人戴眼镜穿着校服。还有些黄毛,打耳环,公鸡头什么都有。二驴子没想到录像厅能将这些人聚在一起。虽然没有酒吧舞厅那么复杂,但也算是混乱吧。

哎,你这!这帮小子平时闹事儿吗?二驴子看着这些人嘲笑的说。

他们敢!要闹事儿,出去闹,别在这儿闹,要不我弄死他们。彪子说话时横肉都能挤出来。

二驴子和彪子出来。果然在旁边儿的拐角处,看着几个黄毛揪住几个学生一阵疯狂的殴打。

你妈的!赶紧给老子把钱掏出来。一个黄毛凶神恶煞的说。

我……我没钱。戴眼镜学生带着哭腔。眼镜儿都挂了下来,脸上红红的巴掌印。

放你妈个屁,老子刚才看见了,你还有呢,赶紧掏出来。不想死的你就继续跟老子装,是不等老子搜你了?另一个带耳环的上前就是一脚。

几个孩子哇哇的哭一阵求饶一阵。

哎!你的鞋不错,给老子脱下来。一个光头嬉笑着和一个高个学生说。

那小子那么高的个却吓得直哆嗦。

连忙给脱鞋。

另一个学生说:“姚哥,姚哥!你这……。都是自己人别……别。!”

别你妈个X,赶紧脱!要不是看你们穿着校服,衣服都得脱。

大个吓的更厉害了。手哆嗦的死活脱不下来。鞋带解不开。然后用力搬鞋又搬不下来。

黄毛上去就是一脚,直接把那大个儿踢了个狗啃泥。

大个儿挣扎着起来继续脱鞋。

光头试了试鞋,嗯,还行,给哥赏你的。

说着扔给了大个一双烂皮鞋,胶都开了。

这帮小兔崽子挺狠。二驴子看着彪子说。

哎!干什么了?彪子装作不知道喊道。

干什么了!!!

看着几个小屁孩恶狠狠看着他。彪子觉着自己的尊严被挑战了。

想找死是吧!彪子声音格外地横!

几个毛头小子立刻没了踪影。

几个学生用崇敬的目光看着彪子,就差千恩万谢了。

彪子过去看了看几个学生,还好没什么大伤。

鄙视的看了他们几眼说了句,一群怂包!

二驴子笑嘻嘻地招呼着彪子走了。留下一群学生傻傻地在风中干枯。

有多久没有来这里玩了,二驴子自己都不知道了,反正感觉好新鲜。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一股自由的味道令人魂牵梦绕。

兴奋的二驴子都有些迷醉的不行。一水的姑娘千娇百媚,万紫千红,燕肥环瘦,舞池里重金属的轰鸣声撕裂着这个世界,来回摇摆的男男女女随着旋律尽情宣泄。

酒杯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美酒,白的,红的,纯的,浊的,掺着喝的尽兴,单着喝的过瘾。

各种奇装异服,个性装扮四处林立。

超短裙,小背心,肚脐装看着就养眼。要是那个能来个半果立刻一片狼嚎。

二驴子和彪子迷离地喝着酒,四下寻找猎物,这种非洲大草原似的捕猎,让两个人兴奋得无以复加。

彪子来,干!!!二驴子兴致很高。

一口气喝完半杯朗姆酒,冲着舞池的美女们疯狂吼道,这他妈的才是生活!!!

于是他能看到各种美女们聚焦过来的目光。

胆子大点儿的立马回声。怎么!刚从山沟里出来!憋坏了吧?

随即一片笑声。

不过很快就被众人快节奏的音乐淹没。

或明或暗的灯光中也看不出二驴子发红的脸。

想着昨天还为小美黯然伤神,今天就有大把的姑娘,二驴子想想都觉着自己下贱。

彪子去了趟厕所就领了个姑娘,不知道是怎么就年弄到手了!

二驴子找着漂亮的姑娘就请喝酒,很快尽显游戏花丛老手的本色。

小姑娘对着蹩脚的笑话,大大地吐了口气,学着港腔说,什么意思!你想泡我啊!?

惊的二驴子一愣一愣的。

好像就在昨天自己和小美玩那些的时候,还是羞羞答答,扭扭捏捏,怎么现在的姑娘怎么突然都这么直接?

二驴子稍做冷静了一下说,是啊!能不?

你能喝吗?姑娘一脸鄙视。

是男人,可以怂,可以退,但是就就是不能说不行。

小姑娘笑嘻嘻地摆上十个杯子,每人倒了五大杯洋酒。

一气呵成,干干净净,看的二驴子都有些头皮发麻。

这是自己要的节奏吗?好像对于自己来说有点儿快吧!

于是二驴子硬着头皮喝了两杯,第三杯没喝一半儿都吐了出来。

乐的姑娘笑得前和后仰。

姑娘拍的二驴子肩膀说:“大叔你老啦,行不行?”

二驴子涨红了眼。

行!……啊!……啊……,怎么就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