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选择与黯然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175字
  • 2021-04-01 09:05:14

小美举起那个银色的戒指,看着好像也不那么讨厌。也许我也该试试新的生活,至少这样也给自己另一个选择,一个回归正常女人的选择,其实自己以前那样也没有什么错,只是也许太急功近利的些。反正至少自己现在有了住的地方也有了些钱,不必像以前那样缺衣少食,饥渴的望着那块骨头,就像那个流浪的小狗没人怜惜一样。

就在去。就在自己最后一天输液的时候。二驴子突然闯进来。

小美你咋啦?生病啦?你也不告诉我,处在这个破地方,咱们去好医院用最好的最好的大夫。赶快好起来。

我还想着给你买进口皮衣呢,你看看你!二驴子看见小美转过头去一副爱理不理自己的模样。你以前不是一直喜欢进口皮衣吗?等你病好了咱们就去买皮衣,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谁稀罕你的东西?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得随时恭候,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小美你也知道的呀,生意上忙最近又那么多事儿,各个店都要进货,买东西还要上新货,我也分身乏术呀,再说了还有丽丽在旁边呢,我不可能……。

哎!我知道!行啦!咱们俩就这吧,以后你也别来找我了,我也不去找你了……,我觉得这样也……挺好,我也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你呢?也好好的跟丽丽姐过吧!

你知道人类有多贪婪吗?人类最喜欢的东西。是抓在手里,看着远方最喜欢的东西,是下一届。最需要的是资金没,目前没有的。如果自己手里面已经有的,忽然发现要失去那种痛苦,真的是让人无法想象人类不害怕失去希望得到的,却害怕自己失去已经

小美举起那个银色的戒指,看着好像也不那么讨厌。

也许我也该试试新的生活,至少这样也给自己另一个选择,一个回归正常女人的选择。

其实自己以前那样也没有什么错,只是也许太急功近利的些。

反正至少自己现在有了住的地方也有了些钱,不必像以前那样缺衣少食,饥渴的望着那块骨头,就像那个流浪的小狗没人怜惜。

这不是最可怜的,可怜的是自己明知道柱子会疼爱自己,但就是和他在一起委屈。

人啊!...……!真贱!!!

就在自己最后一天输液的时候,二驴子突然闯进来。

小美你咋啦?生病啦?你也不告诉我,住在这个破地方,咱们去好医院,叫最好的大夫,用最好药,赶快好起来。

我还想着给你买进口皮衣呢,你看看你……!

二驴子看见小美转过头去一副爱理不理自己的模样。

你以前不是一直喜欢进口皮衣吗?等你病好了咱们就去买皮衣,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谁稀罕你的东西?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得随时恭候,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小美你也知道的呀,生意上忙最近又那么多事儿,各个店都要进货,买东西还要上新货,我也分身乏术呀,再说了还有丽丽在旁边呢,我不可能……。

哎!我知道!行啦!咱们俩就这吧,以后你也别来找我了,我也不去找你了……,(小美哭的抽抽着说)我觉得这样也……挺好,我也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你呢?也好好的跟丽丽姐过吧!

你知道人类有多贪婪吗?人类最喜欢的东西,是抓紧手里的,看着远方的,眼残着得不到的。

眼下最需要的是没钱,要干的事太多了!

如果自己手里面已经有的,忽然发现要失去那种痛苦,真的是让人无法想象,人类不害怕本来已经没有的希望,却害怕自己失去已经拥有的,这是人类的通病。

这里小美和二驴子同时都有这样的感觉,面对不可知的未来和还不算残破现状。

怎样做就是正确的,怎样做又是错的呢。

最少他们都不知道。

也许二驴子是真心的,也许小美也是真心的,可是谁能知道真心在哪一瞬间就没了呢?

小美别别!二驴子很慌张。

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离开我,你说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二驴子确实不想放弃眼前这个姑娘,最少是现在。

如果说现在逢场作戏的姑娘都是为了自己的钱,而小美也许也是这样的,或许他们还有一点感情。

小美转过头看着二驴子无比灰心失望的模样。

真的!

真的,真的,二驴子拼命的点着头,好像在床边摇摆的拨浪鼓。

那……你离婚,娶我!小美很是郑重其事地说。

小美……。二驴子一下像了,是泄了气的皮球,脸都枯萎了。

你看我说吧,你就是拿我当玩具吗!我只是比你玩的那些女人略微高级一点。小美说着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了下来。

一点儿哭腔都没有,看着二驴子一阵震惊和心疼。

好啦,你走吧!

小美彻底死了心,无论是以前的逢场作戏,还是几次感情的纠葛。

最少曾经有那么一瞬间,小美是真心爱上了这个男人。

甚至好多次想小美就想着就这样过吧!最少衣食无忧,最少自己能平静的生活,如果将来有了孩子,就让自己来养吧!最少自己还能有个依靠。

可是自己发现原来一切都是虚幻。一切不过是自己做了一个可笑的梦而已。

小美流着眼泪,背对着二驴子。

听着他朗朗锵锵的走出了门。

眼泪不值钱的又下来,小美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内心不断的骂自己,你个天生的贱货,你哭什么?你想他干嘛?

可是谁知到自己流的泪更多了。无论自己算是什么也好,至少曾经还有过感情!

拖着疲惫的身躯,王二狗今天又被遛了狗。秀子和一起的小姑娘从楼上逛到楼下,又从又从东城逛到了西关。从北面儿去了南边。从最开始的要买台电脑到后面疯狂大采购,自己都不知道经历了些什么。

这时的秀子像是离笼的小鸟,叽叽喳喳自由的在天空中翱翔,而王二狗怎么感觉自己像是提着笼子在后面没命地追鸟的大爷。

苟延残喘的王二狗吐着舌头,就像只经历了追兔子的猎狗一样,无辜的蜷缩在那里,任由秀子他们毫无顾忌地折腾。

一个文静的姑娘走到二狗面前笑出了声。

这时候王二狗才发现原来是她,这姑娘永远是神出鬼没,仿佛是从画中时常冒出来一样。

回来了?王二狗温温地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