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糟糠之妻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67字
  • 2020-10-20 16:22:55

秀子表面上还苦着脸,内心都擦了几次口水,没心没肺地这么紧张的时刻还想着吃。

本来就没打算考中专,是奔着高中去的,所以秀子真没多少压力,只是觉着考的差了实在是,在亲戚朋友中抬不起头来。

不像有的同学好几天都睡不好,总是做噩梦,偶尔睡着了,突然不知怎么地就惊醒了,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还有些同学不断逼迫自己,加多学习时间,以至于效果不佳,更多的时候,自己都有些受不了自己。

也有的同学看到书就吐,还好秀子自己看得开,而且王二狗和家里也没有这样逼迫自己。学生也有学生的苦恼哪有想的那样无忧无虑天真烂漫。

若干年之后秀子才知道学习的成本和知识传递的代价是如此的惨烈,以至于许多人穷尽一生也没办法读懂一本书的知识,还有的人装模作样的研究许多年,却不如别人一天看的多。

有得人苦苦寻觅终日惶惶任然不得要领。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不是吗?所以找到合适的方法,学到合适的理论,找到好的路径最重要。

不要在迷宫里来回绕,在心性和理性中不断挣扎,却不肯跳出世界看世界,或是身在局中却不知,就这样直到自己耗尽一生,也没能从漩涡里走出来。

可悲亦可叹。

王二狗老远的看着秀子开心的走了出来。

如同往常的中放学一样,不同身边的同学或镇定或紧张,或庄重,或严肃,或沮丧或泪垂。

王二狗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忽然觉得人生和不也是处处考试吗?

眼前的也是芸芸众生相,你我眼中的他人相,相生相克,相互依偎却有各有不同。

只是有的注重形式,有的注重积累,有的注重感悟,有的注重实践。

每时每刻只要用尽全身全力即可,至于结果如何,真的那么重要吗?

那么听天由命吧,不是说了吗?

尽人事听天命。

上帝不会辜负为之努力奋斗的人。

时光也不会。

考的咋样?王二狗笑着问秀子。

正常发挥呗,反正也有几道没做好。绣子满是不以为然的说着。

啥!王二狗炸了锅,一阵哀嚎式的唏嘘,秀子却笑得更灿烂了。

这有什么呀?那么多题谁都能谁能都做完呀,如果实在不会做的干脆放弃,把自己会做的做完整全做完全就好啦。

哦,也对哈。王二狗想了想,自己好像是没读过书。最少没读过初中。

不知不觉中王二狗每每总有自己站在学问最高端,有俯视芸芸众生的感觉。

虽然他狗屁不是却不妨碍他这样认为。

和老头待的时间长了,跟着老头也算是见多识广,就感觉自己好像在学术界有那么一把刷子似的,其实多数时自己扪心自问,自己的这些东西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

摩托车轰隆隆地回到了家里,兰子已经做好了酱骨头。馒头,米饭和油炸糕又弄了一个大烩菜,难得开了一瓶白酒。

一进家门秀子就对众人说,不要问我成绩啊,咱们不讨论这个问题,现在就吃饭,吃完饭安静的睡一会儿,然后去考试。

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有点儿不明所以,那场面像极了播放录像带时卡壳儿的节奏。

老严笑嘻嘻的说,看你的样子我们还需要问吗?

于是一家人就像又按下了播放键的啊,场面一样立刻活灵活现了起来搬桌子,搬凳子拿快拿碗筷。

秀子还难得进去,把熟睡的涛子抱了出来。

哎!哎!嗯,我说,你怎么把他抱出来啦!咱们吃完饭再抱出来吧!

可是我刚才看见他睁眼了呀。秀子莫名其妙的说。

睁眼啦什么时候?兰子问秀子

就刚才,还蹬腿了,秀子好奇地看涛子。

现在这个小东西是秀子最好的玩具,秀子时不时在放学后或者走之前拨弄拨弄。

赶紧去取尿……桶儿。兰子男子的话还没落涛子一股喷泉汹涌澎湃,将秀子的上衣浇湿了,原以为没有了,结果小家伙蓄力后,这还不算又换了另一个肩膀再来一遍。

秀子瞪大了双眼,然后再次瞪大了双眼。将涛子扔给兰子之后又瞪大了双眼说道:“你这个小东西。怎么这么淘气呀?把我整个衣服都浇湿了,该打屁股。”

兰子呵呵的笑笑说,谁让你把他抱出来了?

这是你弟弟给你最好的礼物知道吗?童子能尿辟邪而,且这东西能当药引的是世上最好的东西。

啥?你是说喝尿?秀子疑惑地看了看兰子。

兰子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接上童子尿当药引子,然后放在药壶里煎。当然也有直接下药的。

秀子就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涛子,看着剩下的几个人。

哦,呃,想想就恶心。脑袋还一阵摇晃好似拨浪鼓。

那下午就穿这一这身衣服去考试吧,说不定还能得高分。兰子笑着说道。

是啊,是啊,秀子就穿这身去吧,王二狗连忙帮着抢。

绣子翻着白眼儿,吐着舌头说。听你们的才见鬼了呢!

一家人嘻嘻哈哈的笑着一团闹着也乐了起来。

你看这小东西,这绝对是个惹事的主。秀子用筷子沾着肉汤喂小家伙说道。

行了,行了,兰子连忙止住秀子再喂肉汤的举动,埋怨道,你也不是什么个省油的灯。

行,行行,这世界就你宝贝儿子乖好吧!秀子一阵吃醋。

王二狗和老严两个人自顾自喝着小酒,其乐融融。

吃这个。老严将大块儿带肉的骨头夹给王二狗。

叔您也吃,您也吃。王二哥连忙给老头儿也加一块儿。

哎,嚼不动肉了,我现在呀只能吃点儿大烩菜和豆腐了啊,吃肉啊,只能吃饺子和包子了,老头儿一阵失落。

可不是年过半百。头发已然花白,在他这个年纪。当爷爷的都不少,现在自己只是当爹。

每每老爷子看着涛子,眼里有说不尽的爱恋与欣慰,之后便是无尽的叹惜,恐怕自己很难看到儿子长大成人,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老来得子也算是上天的眷顾自己,本来已经不再奢求,可是兰子拼了命的,想给老严家留个后。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