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什么时候考试都一样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60字
  • 2020-11-05 16:27:36

王二狗骑着摩托车一路来到铁皮箱,结果栓子不在,王二狗又一溜烟儿跑到了作坊这边。

一进门就听见栓子在那儿疯狂的怒吼。顺子,顺子,快点儿,快点儿关掉,关掉快关掉。

轰轰隆隆的的宣闹声,吵得周围都听不清楚,栓子在那使劲大喊,顺子咿咿呀呀已经看明白了,关掉了电源,然后声音停了下来。

王二狗进来看见两人灰头土脸的模样,笑着问道,这是怎么啦?

哎!买了电动机功率太大,做粉碎机根本不行。

你弄那么大的电动机出去干嘛?

不是想着给你省钱嘛。要买就买个大的,刚好他们厂子里边儿那些不用了,我就买上了。还买了不少其他好东西,你过来看看。好家伙,买了一个车床,一个钻床。他买了台非常破烂的铣床。

3000块钱买的啊。

嘿嘿嘿嘿,是他们反正都不要了,于是我就找关系托人买的。

不是偷的吧?

绝对绝对,绝对不是,他们本来是要当废品卖掉的,于是我就成全是我了。

我去!当废品卖掉,还有这好事儿。

是呀,你看这些机器好多都是那会儿苏联帮着弄的。人家都淘汰了。也就咱们凑活着能用。

王二狗好奇心大起说道早知道咱多买点儿拿的少了,你联系联系看看有没有了,有多少咱们要多少。

就这样东西,我想怎么也得合适,光卖铁也不止这个价呀。

啊,有了卖铁?老板,您这也太狠了哇,这东西都能用来卖铁。

拿回来堆在那。能用的凑合着用,不能用的保养了,维修了换零件拆着用。

如果合适的话,去厂子里面找了两个老技术工人,看看他们能不能用,帮咱们调试好,安装好,需要什么东西,到时直接让他们现场加工得了吗?

那您的意思是说还可以雇两个工人。

哎呀,就是他们用他们临时的时间,反正上班儿他们不用去的话,可以来咱们这儿挣点儿零花钱。

哦对,这样也对啊。

王总您太坏了。

哎,懂得利用了嘛,反正他们闲着也是闲着,与其打扑克是吹牛晒太阳,还不如挣点儿钱对吧?

栓子和顺子两个人呵呵地笑了起来。

柱子呢?王二狗好奇地问道。

不在铁皮巷那,他估计去市场那边儿了。

哦对了。

哪天你去小五那儿看看,他到底需要什么,他说他需要一个绞肉机,你看看能不能弄一个。

看看他那儿还有需要什么帮忙的,能提高效率,而且能解放出人力的,你尽量被他帮他捣鼓捣鼓。

他最近被面店打击的也够呛,整个人灰头土脸的,能帮就多帮一帮他。

诶,行了王哥。

诶,这是什么?

栓子乐呵呵的笑了笑,嗯……,这个是我们烧水用的。

啊,你们现在烧水不用煤炉。用这东西。

王二狗看到了一个砖头上,几块砖头上绑着一根铁丝,铁丝已经烧红,上面红红的还冒着烟。

嘿嘿,主要是现在不是冬天,平常也不烧不烧火,也不烧炉子,于是就弄这……,然后用来烧水煮面什么的,栓子说着说着声音就降低了下来,因为它知道一度电五毛多钱用来烧水做饭太浪费钱了。

平时偶尔用用就行啦,这都是这东西几瓦,度数大吗?

嗯,不大也就20来瓦

我来烧个水啦,炒个菜啦特别方便。

哦,行了,你弄个锅什么的了,弄成一体的吧。这样太不安全了,小心哪天漏了电,一个人没有,电死了也没人知道。

行,我哪天弄?

不是哪天弄。现在就弄,要不然不要开。

拴子显然没想到。王二狗因为这事因为这事儿发怒。

说完这些话,王二狗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些重了,于是回过头来跟栓子说。

这就和我刚开始做废品回收一样,许多破烂堆到一起没有加固,倒下来那是要死人的。

所以安全永远是第一位,哪怕是不挣钱,今天少挣点儿钱咱们先把安全弄好。

先把这些大后方弄好这,才是最主要的,以前和我们一块儿收废品的一个叫王大头的。

头特别大,一个废品玻璃瓶掉下来,把眼打瞎了,现在成了独眼龙。还有另一个是砸断了两根手指。

诶,好的王哥栓子默默地低着头,他知道这次错的挺离谱的。

要是不行的话,明天我让人给你三个人每人买一顶安全帽。最好要穿上工作衣,我不想让你们大夏天的穿上厚厚的工作衣,这样你们肯定也不愿意穿,所以安全自己一定要保证。

诶,好的王哥。听你的,栓子子笑嘻嘻的看着王二狗。

今年夏天热的出奇,知了吱吱地拼命呼喊,像是受不了这日日的炙烤,偶有清风徐来所有人像是被打了一支兴奋剂,再急躁的人也会长长地出口气。

哎!总算是来了点风,这鬼天气要是挪到冬天给多好啊!

王二狗站在校外门口,看着稀稀散散的人群,或是焦急等待或是时不时地看看手表。

偶有人大声说话都会被众人恶狠狠地盯着,所有人的目光聚集时,宛如舞台上的聚光灯特写,那场面就算是身经百战的将军也架不住这样的哀怨。

那时候的学生家长也去陪考,可是没有像现在这么普遍频繁。

现在的陪考简直成了考试的节日,所有人都特意的请假休息,不管需不需要一直陪着到考试结束。

那时候只是早上送到考场,中午接了回来,下午送到考场,晚上接回来,仅此而已。

多数人都根本不去,就像平时上下学一样,只是那几天伙食特别好,不让多吃生冷,防止拉肚子。

偶有不舒服也会让医生解决,简单迅速的一针,要多粗暴又多粗暴。

王二狗中午来接秀子,早上老严送到了考场,千叮咛万嘱咐,秀子尽管不耐烦,但是还是耐着性子,听完了老头子的唠叨。

哪像兰子呀!,只说了一句:“好好考啊!考不好就在家里陪弟弟玩,也挺好的,妈就不送你了,平时咋样就咋样啊!”

看着秀子不服气的眼神,兰子才像安慰似的回口说,中午让你哥去接你,咱们中午吃你最喜欢的酱骨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