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年轻适合干架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121字
  • 2020-10-18 16:05:54

我最喜欢的老师就是我们数学老师语文老师,他们一手字写的真漂亮。

哎,听说你们语文老师打人了?要是背不会打人真打?

真的,我们班的男同学都被打断两根教鞭了。反正我是没被打过,我们老师,不打女生,顶多说一说,骂两句。

我们班男生最怕的语文老师,见了他都躲得远远儿的。

秀子,听说你去补课啦,效果怎么样?

还行吧,反正挺贵的。也是咱们学校的老师办的,说是从一中请来的老师。

补一门儿的话,每个学期都是晚上上课,上两个小时,一个学期800块。

哇,那确实挺贵的啊,那你们班长有多少人?

十五六个吧!

哇,那就好多钱一个学期那得……1万多吧。

哇,一个学期挣1万多。

所有的姑娘都瞪大了眼睛。万元户在那个年代已经不算少见,可是也毕竟也不多。

尤其是人家能在不到半年时间里赚1万块钱可想而知。

还是你家有钱?同学们羡慕着说。

有啥钱呀,没钱,没办法了,我哥哥挣得娶媳妇儿的钱都贴给我了。秀子一脸无辜的。

行啦,我知道啦,你哥哥有那么大个商场,还有那么多人还有饭店。

哎,那是我哥哥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再说了我爹一个卖菜的还能挣几个钱?

偶尔去打打秋风,蹭吃吃蹭喝就不错了,难道还真要通通霸占。

反正也是亲哥哥,不占白不占呗。一个姑娘笑嘻嘻的看着秀子。

我现在都觉得对不起我哥,你别忘了我姓严不姓王。

这个也就是咱们姐妹们私下里边儿说,其他时候我根本不敢提这词儿。

所有得姐妹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下来,是啊,每个家庭总有一些无法言语的悲伤,无法言语的痛苦,这涉及到更深层次家庭和心里,各种痛苦和悲伤,让人无法释怀。

看着秀子黯然的悲伤大家都默不作声,好在秀子很快反应过来。

唉,没事儿,反正他是我亲哥哥,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再说了现在这样也挺好。

诶,这个笔记本里面上面的贴纸很漂亮。

咱们小卖铺里面买的,学校旁边儿那个小卖铺买的,卖的还挺好。我去了几次,好不容易买上,这是最新版的《神雕侠侣》里边的一些贴画。

哇,是呀!真漂亮。在众多女生的感叹中,一天仿佛就要结束了。

哎呀,我这时事政治老是背不下来,这怎么办呢?

那能怎么办呐?多看新闻呗。多看新闻效果就会好点儿了。

哎,我就是个文盲,额,不,正政盲,,不,政治盲。

你说语文老师是不疯啦,每天让写一篇日记,他换要求专门按了一个小本儿,这怎么办呢?

本来写日记这种事情很私密的,还要上交写什么呀?

就是。就是,一群姑娘郁闷的一起嚷嚷。有一些想说的话,想给自己说的话,没办法写在公开的日记里呀,这哪叫日记呀?分明就是致公开信。或者是宣传大海报。

那你说我要是买个我买个两开的纸,钉个本子写上日记,你觉得怎么样贴在教室的墙上?

那肯定好,就怕老师当时让到时让你写的满满的,你怎么办?

那我把字写大点儿不得了吗?一篇儿上写上俩字。

我觉得到时候老师让你写小篆,你……你就惨啦,你纯粹是搬搬起石头砸自己脚,投机不成蚀了把米。

哦,是啊,唉,真是反对强权,反倒霸道,反对独裁,真是无耻。老师简直是***主义,对咱们实行***统治太客气了。

你看他每天留那个发型,哎呀,关键是留个长发还不洗头,头皮屑掉的满地都是,每次写字,粉笔末到处来回荡,然后口水沫横飞,我老是被他口水喷到,真恶心。

哈哈,哈哈哈,一大群的姑娘笑着看着这个矮个的姑娘,没办法,谁让你坐在第一排呢,前两排都逃不过这种厄运。

你听说了吗?有老师开不了工资,然后去工地搬砖啦,白天代课,晚上搬砖,人称搬砖老师。

那有什么呀?开不了资没办法呀,搬砖,当家教。做小买卖的,做什么的都有。

那哈,你说咱们学着还有什么用啊?咱们学的也去搬砖做小买卖,现在不学也能这么做呀。

所以说啊,最近读书无无用论特别特别流行,什么北大的卖猪肉啦,什么清华的卖菜啦,多了去了。

可是你要回家和你哥说,我不读书你试试,你哥绝对打断你的腿,不相信你可以试试。

唉,是啊,我哥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学习努力读书,我要是把他这个梦想给破了,他铁定饶不了我。

什么时候咱们才能长大呀?咱们才能自己挣钱呀,哎,你说要放暑假咱们去打工怎么样?

你快别了!女孩子能做什么呀?别人在骗了,现在骗子那么多,一个女孩子有又容易出问题。

秀子,你能跟你哥说去,你哥那要人吗?咱们只要他一半儿的工钱就行。

哎,我没办法跟我哥说,我要是跟我哥说的话,我哥铁定给我200块钱,说别打工啦,好好学习吧,要不你要是闲的话还不如多报个补习班儿呢。

哎,是啊,肯定是这个模样。

没办法咱被家人控制了人生啊。谁让咱们不挣钱,老是花钱呢?

拿人的手短,吃人嘴软,哎,是这个道理。

一群姑娘讨论着人生百态,一群小伙子去打个篮球,有冲突打的鼻青脸肿。

二傻子,你他妈的是不是想死啊?

穿个球老是接不住,咋回事儿你呀?

你他妈的才是二傻子呢,你们全家都是二傻子,老子又没看到怎么啦?

你本来就投不进去,装什么蒜了。

咋地?男孩子一推桌子,一脚踢翻了凳子,然后想要冲过来,就被周围同学拉拉了下来。

哟,你个傻叉来啊!动老子一下,说着一个蓝球扔了过去,砸到那哥们儿,鼻血立马流得出来,于是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

别拦我啊,谁他妈拦我,我跟谁急?不要弄不死这小子,我不姓刘。

你他妈的本来就不姓刘,你他妈跟我姓王,你装什么逼了你?

我XX,你大爷!

于是教室里上演了全武行,整个班里边儿顿时热闹非凡,那声音犹如时代的钟声,在纷繁绚丽中到处吵吵闹闹,在熙熙攘攘中互相追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