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哪辈子的孽障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819字
  • 2019-11-04 15:05:55

老头有些气急,踉踉跄跄差点儿绊倒,王二狗连忙上前扶住,还打趣道:“呀!老爷子,慢点。你说你老胳膊老腿儿的,你说你那么急干嘛!您的云淡风轻呢!”看着老头儿正了正身形接着说:“对吧!要撑住啊!您不能这样,您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会毁于一旦的呀!”

老头儿笑了,被气的哭笑不得,正了正脸说:“你小子损我是吧?”

“你个小屁孩儿损我一个70岁老头儿是吧?”老头儿甩开了王二狗的搀扶。

王二狗压根儿不相信,老头儿70岁了“停!您这样七十岁,唬谁了?说你五十多,六十我信,七十还是算了吧!”王二狗当时都笑喷了,“老头儿我知道你老,但是你也不能说你七十呀,您看你头发别说是银白了,您连花白也算不上吧!”

老头儿不接话茬,只是淡淡地看了王二狗一眼,笑了笑,笑的有点开。没一会嘴就合起来了,然后发现他瞬间又恢复到了云淡风轻样子。

“哼!你这个小狗崽子。”

“嘿嘿!”王二狗笑的更贱了。“老爷子,您怎么知道我叫王二狗。没看出来您老人家还能掐会算啊!是不是还会行医问药占卜吉凶,厉害呀!老头儿!”

老头一听更气晕了,“你小子干嘛在我门口,你该干嘛干嘛去,回你家找你妈去!”

不说还好,一说王二狗脸立马拉了下来,抽搐的哭了出来了是没错,他是来看他妈的,他也知道他不该来看,可是禁不住亲情的纠葛呀!

显然老头儿发现了王二狗的不对劲儿,那个倔强的狗崽子再怎么淘气,再怎么浪荡再怎么恬不知耻,再怎么插混打科,再怎么耍赖皮,但他终究还是个孩子,十五六岁的小男孩儿,那股倔强的劲头身体上僵硬,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直到王二狗数的十五圈儿的时候,眼泪又转了回去说:“我没妈也没爹,我就自己一个人。”

老头儿开始怪自己说错了话,紧接着又觉得这孩子比较可怜,什么意思啊?那是要我收留你呀?

老头心里乱糟糟的。

“唉,我这不收留你啊!该干嘛干嘛去,以前住哪打现在还住哪去。”

老头子一个人孤单惯了,哪能让这孩子像这个猴崽子上窜下跳,在自己面前晃悠。看着他心烦,一个人喝点小酒,吃着花生,溜达溜达。做点菜凑合着吃一顿,写写画画多么自在,没事儿弄个小猴崽子,开什么玩笑!

王二狗可笑的更自然,“老爷子我没有打算怎么样,我就看您。您比较好奇,我就喜欢和您这样的人,拉拉呱,聊聊天儿啊!您哪怕打我,骂我,收拾我都行,怎么也都行。诶!我就是欢喜着您我高兴。”

说的老头子一阵吹胡子瞪眼。

“诶!就这么样就行!”王二狗真诚地说。

老头儿气急了,“你个猴崽子,别和我耍泼皮那一套,一边去!”

老头子连门都不出去了,不遛弯儿了,关着门,气呼呼的回去了。晚上老头儿画画,画的画的就忘了时间,弄完之后发现都已经半夜了,他出去溜达溜达,看了看,发现王二狗果然在门口呼呼大睡。

那年代在街头睡的人特别多,老头看了看,哼了一声,就走了。

时至夏天王二狗睡得特别香,尽管蚊子总是半夜里纷纷扰扰,反反复复总是吵醒他。他王二狗也有的是办法,一套专业的防蚊设备,用外套裹住了大部分身体,但凡是能露肉的地方,王二狗全部裹住,闷着头钻在编织袋里,脚上再来一个,就算是睡袋了。更有甚者还在老头儿门口点了堆火,那酸爽就跟住在原始山洞似的,还玩的悠然自得,睡的那个起劲啊!那个酸爽啊!估计在他家也睡不了这么香。

你能体会到王二狗的心情吗?就是好像这个门后边儿是满屋子的金银财宝,靠着这个门你要是睡的不酸爽才有鬼了。夜里王二狗嘟囔着嘴好几次梦到了老头,王二狗都觉着自己魔怔了。

于是接下来几天,王二狗在附近走街串巷到处溜达,晚上的在这附近睡觉。

老头时时被惊艳的一塌糊涂。对着门外边的那个家伙经管咬牙切齿但也实在无可奈何。

老头儿时时被王二狗关照,当然有些关照老头儿并不需要,甚至有些讨厌。你能体会到一个老头儿独立想过马路却被一个狗崽子,打断了自己心里和身体征程的那种愤怒吗?但是二狗格外热情,脸皮厚的出奇。对于老头儿的恼怒、愤恨以至于不可理喻熟视无睹,于是老头儿对王二狗的无赖行径彻底地无奈了。

哀叹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一副任杀任刮的模样。

看的王二狗都看不下去了,内心纠结着自己这么对一个老头缺不缺德。

“我就想拜你为师,我就想跟你交朋友。”王二狗伸着舌头一副乖乖狗的模样。

“拜我为师,你知道我什么?我会什么?你咋回事?你就拜我为师。”

“那天我在菜市场见到您就知道您不是一般人,哈哈!这种人很在意的自己的感受,不随大溜。这样的人要么是智障,要么是智者。再加上您老儿云淡风轻,处事不惊,表里表外型动动作都像个老妖精。想不引起我的注意,那根本不可能。”尤其是王二狗这种人。他就喜欢懒懒散散,那些特立独行的老妖精。

老头儿很吃惊的看着王二狗。

“这是谁教你的,谁教你这样看人的本事,看人的方法。”

“教?”王二狗一脸好奇,“没人教,到是和老康说过。哦!老康是我们哪里十里八村最有文化的人,听说念过十几年的书。老康只是笑着说你小子做什么事总能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习惯了。”

“你就拿买东西的来说啊,真正想买的人一般不会离得你太近也不会离得你太远,在站最前面的一般都是些观众,只是看热闹的。站在最后的人是好奇为什么这么多人。站在中间的做着权衡对比,却没有发现买东西的人正在看着他。而通常说“哦!”了一声的又不做评论的必然是高手。

“这你观察的,还别人教你的。”

“我问过老康,老康说啊。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反向选择。或者说特立独行的人吧,或者说是嗯!嗯!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就这个意思吧。你说对不对?我......我形容不上来,反正我就觉得你跟人看其他人不一样。”

“谁能跟谁一样呀,我当然不跟其他不一样,谁和别人都不一样呀,问题你老跟着我干嘛呀?回去!回去!”

“你都不知道我是干啥的!我也不知道你是干啥的,你跟着我干啥呀?”老头儿摆了摆手笑着摇头。

“没关系,您这对联上不是写着吗?就算意境到不了,我学着写点字也是好的。”

“您不知道我干啥的,我可以告诉你,我叫王二狗。念过几天书。也喜欢看一些书,就是各种各样的书《红楼梦》、《三国》什么样的都有,能借到的书都看了,于是我就四处收书和别人拿东西换书,只要有书,我就看的不吃饭都行,村里也收不到什么书,也没有什么书,我能逮着什么书,就看什么书,所以就看的乱七八糟有字就行。种地的、修理农具的,万年历,女儿经都看过。”

“我看您就特别有意思,我就觉着您和书没什么区别,王二狗看了看老头儿。”

“您就和本书一样,我看着就眼馋的不行。这书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但是您会啊!我要是不抓紧点我真怕您走丢了。您觉着是这个意思吗?我觉着您更有意思,对吧?”二狗流着口水看着老头儿。

老头儿吃了一惊,然后老头儿大笑,狂笑,笑的前仰后合,都快笑尿了。

“要是我不答应你,你是不是打算把我家门口变山洞了”

“哪能呢!您要是觉着这样不好那我到公厕那边睡去!”王二狗笑的很灿烂。

“我不收弟子。你只能是在我家打个杂,我看你也没地方去,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不让你干什么你就绝对不能干。”

王二狗一个劲点头。

“嗯!只管饭管住,其他什么都没有。”老头儿看着王二狗。

“唉!行!”王二狗更是乐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