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有意思的事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243字
  • 2019-11-03 10:23:29

二狗来来回回在城里转了一圈儿,他想看看这个不一样的世界里的人是怎么过日子的,反正他已经安心了好多。在这里和在村里面他那个狗窝里有什么不同,反正哪里都是房子,哪里都不是他的家,家在哪儿?我已经没有家了,我就是我自己的家,我在哪儿拿,家就在哪儿。

二狗想着秀子。他看着秀子回了家。在消失的街头他听见了秀子在哪嚎啕大哭,本来想一走了之可是他不放心,他躲在角落里悄悄的看着秀子走回了家,顺着秀子的方向看到那个妇人兰子。以及一个老头儿,呵!落寞的理智慢慢找到了回躯体的路,王二狗说不出的失落与惆怅。

他怨谁?怨那个老头儿!怨自己的母亲!怪怨父亲,秀子还是自己!

不,什么都不能怨,只能怪他那个家里已经失去了灵魂,哪有往日欢笑,只是满脸的惆怅,纠结,在满是悲惨,黑暗,毫无希望的日子,谁会在这样的日子中坚守。谁都不会,自己也想必不会吧,王二狗曾经也自己无数次畅想,如果没有生在这样的家庭该多好。就像隔壁的的刘二来着。

多好,家里边儿的孩子每每出去回来时候锅里总有饭。无论吃什么总有。家里面大人也很少有出现打架,摔盆,摔碗。

可是自己的家呢?谁都在压抑毫无生机,王二狗这样无数次这样想过。所以她特别能理解。当一个家里面失去希望的时候,这个家早已没了灵魂,注定要散落四方。

王二狗远远打量的妇人一眼,心里默默念叨着,甚于还能扯下默默的怨恨,心里默默叨叨的说了一句。

过的好就行!过的好就行!

王二狗低头走了。城市的中心四处洒落着新时代的光辉,上班都很忙,不像以往的庸庸散散,人都很着急。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是一夜间涌出的奔腾河流,王二狗感觉人多,好多好多的人,乡村里可没有这么多人,乡村里的人多数戴着草帽,穿着汗衫,围个毛巾,那个都是汗了吧唧!城里的人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带着各式各样的帽子,军帽,蓝帽,八棱帽,前进帽。他们的衣服也是各式各样蓝的,红的,黄的,灰的,黑的,绿的。王二狗看不过也看不进尽,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王二狗只是在寻找。至于寻找什么王二狗自己都不知道。也许只是为了看着这些人,人们推推嚷嚷,买东西的询问声,卖东西的吆喝声,买东西的人呢?挑三拣四,卖东西的人都是呼五喝六,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到处都是人,王二狗看的新鲜,看着热闹。每年有集会的时候,王二狗总是喜欢到人多处穿来窜去。也许这就是王二狗认识大千世界的方法。在人群熙攘中,王二狗看尽了人世间的繁华和喧闹,想看尽了肮脏与粗鄙。人嘛!要看人的不同,才会有点意思。二狗就是这样就是喜欢热闹,在热闹中他庸庸懒懒笑一下,潇潇洒洒,别别扭扭地在人群里蹿来蹿去。当然人群中也有一些贼眉鼠眼,只顾着打量别人的钱包。二狗一眼就看出了这些人。这些人和别人不一样,他们总是在意别人在干什么,而自己不在意做什么,他们的目标就是谁粗心大意谁。那些大马虎注定要付出代价,王二狗轻蔑的笑了笑继续行进。可是人群中总有一些游戏人间,有别于其他的人。那些人潇潇洒洒,看似嬉笑怒骂,看着就假痴不癫。可是他们那种潇洒,那种从容,那种淡定,那种悠然自得,在王二狗的眼中,简直如美味一般。就是要找这种人,就是仿佛从画中跳出来了一般,算不上道风仙骨,却也足够傲视人间。

王二狗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这种感觉呢,不知道。但是王二狗在和老康的嬉笑怒骂中,被老康收拾得东躲XZ的时候,在和老康叙述自己的体会时候,在乡间,在村里到处摆弄到处流浪的时候,看到了自己感兴趣的,就是这些人。这些人在太阳下,躲在角落里晒着阳光,他永远别人不一样,别人就是那样模糊的看着世界,庸庸散散,打的瞌睡,丢着盹儿。找着虱子,拍着泥土。而这些人呢,时而慵懒又目光交错,时而怒静又聚气会神,这种人啊,不愿意和别人过多的接触,自视清高,游离于群体之外,总有着种走到哪儿都引人注目的本领。还记得《肖申克的救赎》里的安迪吗?别人都是在坐牢,他却在自己的花园里散步。王二狗就是要寻找这样的人不为什么,哪怕是给他老人家当次尿壶都行,王二狗就是喜欢这样的人。人和人呐,总是臭味相投,也许王二狗就是这样子,可是王二狗除了懒,和书,他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秀子中午吃完饭回到家。说了自己和二狗的吃饭过程中说了什么,显然兰子上了心。想来城里打工,这是多么让她喜出望外的事情,好!好!只要在一起比什么都好,哪怕是没有吃,没有穿,吃的不好,穿的不好,不要紧,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好了。况且现在只要自己卖力气,只要自己和老头儿努力去干活儿,怎么可能会吃不饱,穿不暖呢?

严老头这边儿是没什么问题的,当时在一起的时候已经说这事儿,严老头儿也知道自己有一个儿子,也说了可以在一起无所谓,关键是自己努力干活儿,儿子也不会差到哪去,在一起是多么多么的重要。

于是她想去工地上看一看。八九十年代到处都是需要建筑工人,到处都是在建房子,弄围墙的,铺地的,弄砖的,搬瓦的,到处都需要人。人们吃饱了,穿暖了,就开始想着盖房子。买房置地永远是中国人绕不开的话题。自己认识一个相熟的工人大梁,大梁当大工已经有些年了,也经常帮助别人干一些工程啊,比如说是盖房子什么的。兰子能想到的也就是大梁,于是她就专门去找了找大梁,看看哪有没有适合自己儿子的工作。八九十年代的建筑工人那也是非常吃香的,各种福利,各种待遇还是比较好的,除了要吃些苦卖点力气外,这份工作已经在那个年代里,是比较赚钱的一群人。

正在工地上忙活的大梁,老远就看见了兰子过来。

“大姐怎么有空过来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儿啊?”大梁笑呵呵地过来说。

“大梁,嗯!姐求你个事儿。”兰子生涩后坚定地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